161期大學線

採訪手記|香港人與俄羅斯的距離

2022 年 10 月 15 日

記者|陳朗酲 國際新聞對我來說一直很遙遠,我對俄羅斯國內局勢的了解更十分淺薄。我總害怕自己將受訪者當成了工具,經常反思:千里之外、看似與我不相干的人與事,我到底有多關心? 然而,我從受訪者口中聽到了許 繼續閱讀

161期大學線

採訪手記|危難中開出的花

2022 年 10 月 15 日

記者|李慧琳 七月,一次意外引起大家對脊髓神經損傷這一議題的關注,MIRROR舞蹈員李啟言的受傷、大眾的嘆息帶來了這一專題。第一次採寫醫療話題、採訪兩名脊髓神經受重傷者,不知如何面對這看似沉重的題目。 繼續閱讀

161期大學線

採訪手記|與大自然共樂

2022 年 10 月 15 日

記者|蘇曉欣 做鄉郊保育這議題,走訪了荔枝窩村,採訪住在裏面的村民。到訪荔枝窩,先要經歷一個半小時的船程,途中手機失去訊號,除了閑聊或睡覺,就只能邊聆聽船上導賞員講解,邊觀賞四周風景,例如導賞員會形容 繼續閱讀

160期大學線

家屬親述:被拐賣婦女回家了 傷痛卻是終生

2022 年 04 月 19 日

「對於他們來說,他們把我媽還給我,我們還得謝謝他們。我每每想起,都覺得特別嘔心。」周女士的母親沈雪梅在1997年,被人從家鄉雲南昆明拐騙,失蹤20年後,周女士在江蘇省徐州尋回母親,彼時沈雪梅已經精神失 繼續閱讀

160期大學線

採訪手記|百無禁忌

2022 年 04 月 01 日

記者|雷璟怡 「不要到處張望,不要指著別人,不要亂說話。」這些叮嚀伴著一封利是,收進了袋裡,和我一起到紅磡採訪。死亡和殯儀業,都是大家敬而遠之的話題,即使討論,也總有不少顧忌。我抱著這樣的心態,準備訪 繼續閱讀

160期大學線

採訪手記|資訊牢籠下的悲哀

2022 年 04 月 01 日

自烏俄戰爭開始以來,兩國除了在現實世界中兵戎相見,更在網上大打信息戰。有關戰爭的消息孰真孰假,我這個「外邦人」自然是難以定奪——但至少我仍有接收資訊的途徑。反觀俄羅斯,開戰後便禁止民眾傳播非官方的軍事資訊,加上隨着社交媒體退出俄羅斯市場,民眾要接觸外來資訊可謂是難上加難。 繼續閱讀

160期大學線

採訪手記|不願成為包袱

2022 年 04 月 01 日

做長者日間護理中心這專題,採訪了不少基層長者。他們很親切,面掛笑容,稱呼我們「阿仔阿女」,訪問前後又擔心我們身體作息。微笑背後,有苦自己知。這些長者,退休後百病纏身,部分甚至要肩負起照顧者的責任,照顧自己之餘,亦要為患病家人奔波。我常忍不住問他們:「不累嗎?」只見他們不作聲,思索一會,然後淡淡道:「都沒辦法。」 繼續閱讀

160期大學線

採訪手記|理性下的感性

2022 年 04 月 01 日

記者|譚雅詩 「中國拐賣婦女」這個議題,是內地、也是受害者心中,外人難以觸碰的禁區。可想而知,要找到願意分享的受訪者,很困難。我和編輯只能在各大內地社交平台大海撈針,幸運地、也是不幸地,找到了一位受害 繼續閱讀

155期大學線

採訪手記|沒有無緣無故的奇蹟

2021 年 10 月 22 日

記者|吳芷晴 一直都希望能在做《大學線》期間挑戰自己,因此即使我對投資的概念一竅不通,還是選擇了以加密貨幣作為故題。記得在做資料搜集時,看著升升跌跌的幣值,五花八門的幣種,簡直一頭霧水,好像花了很多心 繼續閱讀

155期大學線

採訪手記|他們為何這樣害怕?

2021 年 10 月 22 日

記者|周聞曉 本以為娛樂圈議題尚算「安全」,且張哲瀚粉絲過百萬,所以受訪者應不難找。但真正實踐才知,事情遠不似預期。最初我找到一位相熟的粉絲,期望她能向我坦露心聲。但訪問剛開始,我的心就涼了半截——她 繼續閱讀

155期大學線

採訪手記|一個時代的殞落

2021 年 10 月 22 日

記者|黃嘉愉 一直以來,我對《城市論壇》了解甚少,過往收看《城市論壇》都是為了看嘉賓出醜、怪人擾亂秩序、或是台下觀眾「照稿讀」等光怪陸離的情況。直到要為報道蒐集資料時,才意會到《城市論壇》這類節目在電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