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者就業路 不止一條 — 《大學線》

智障者就業路 不止一條

設計圖片

政府宣傳片經常鼓勵市民終身學習,但對於大多數智障人士而言,學習只局限於特殊學校及職業訓練中心。有智障人士不甘遵循固有路線,勇於跳出框框,從事技術性較高的職業。然而,並不是每個智障人士都能幸運地獲得理想的工作。對智障人士生涯規劃的支援,以至他們進修的階梯,香港現有的制度仍有不足之處。大部分的智障人士都不善於表達自己,但他們都值得一個向上流動的制度,一個實現理想的機會。

記者│李詠 編輯│李詠彤 攝影│李詠彤 李詠

目標明確 活出不同的路

廖玉怡自幼喜歡運動,曾參與多屆國際特殊奧林匹克運動會。(受訪者提供)

今年三十多歲的輕度智障人士廖玉怡自小喜愛跳舞和音樂,經過十多年的努力,她終於成為了藝術體操導師。小學三年級時,玉怡在老師的提議下接受溜冰及體操訓練,自1995年開始,共參加了五屆國際特殊奧林匹克運動會,並曾於新西蘭特殊奧運會全國賽中獲得體操項目的五面金牌。在特殊學校中三畢業前,玉怡一直專注溜冰及體操的發展。可是,畢業後她跟隨身邊的同學升讀職業訓練中心開辦的課程,課程時間跟訓練常有衝突:「上午的時間撞到正,無機會去練習」,她了解到讀書和運動必須二選其一。

她很快便發現讀書寫字並不是自己的強項:「從小到大我也是專注運動一件事。」玉怡在職業訓練中心的日子並不愉快,因此三年的課程,她不足一年便毅然申請退學:「那時看見身邊的人讀我就讀,到頭來發現自己志不在此,便央求嫲嫲替我向老師申請退學。」退學後,玉怡向運動方面繼續發展,在教練的幫忙下成為體操和溜冰助教,及後礙於助教工作不穩定,曾到主題公園當舞蹈員,但三年前,她再次成為藝術體操助教。

玉怡熱衷於藝術體操助教的工作,常常把握機會裝備自己。而藝術體操的觀賞趣味在於動作與音樂的配合,因此音樂剪接是必須擁有的技能。玉怡從未學習過相關技巧,只能在網上自行學習。從找音樂開始,到剪接音樂應用程式的運用,她都要一步一步探索。即使是教學片段中使用的英文,她亦是逐字逐句翻譯過來:「電腦全部都沒有學過,音樂處理要靠自己去摸索,有時剪錯又弄得不好。」終於她用了一年的時間學會音樂剪接。

廖玉怡立志成為正式的藝術體操教練,見證學生在舞台上表演。(李詠彤攝)

玉怡立志要擁有自己的學生,教練遂建議她考取藝術體操教練牌照。牌照一方面保障她的薪金,一方面是對她能力的肯定,但這對她亦非易事。考取教練牌照包括實習及理論兩部分,實習考試以動作評核為多,玉怡能夠應付。可是她未能通過理論評核。

玉怡的閱讀和理解能力有限,學習理論時十分吃力。雖有朋友幫忙,但考試時終究要獨自書寫作答。努力過後玉怡仍然被評為不及格:「我學習的時候,需要別人讀出來,但我仍需花上許多時間思考。」儘管如此,玉怡今年的目標是再次應考,她表示今次遇有不明白時便會求問,希望老師接受她的特殊學習需要,讓她以說話方式作答理論題目。

繼續閱讀:向上進修 相信智障人士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