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期大學線

時代選上的香港

2014 年 11 月 03 日

這些年來,香港人一次次走上街頭,在高牆前發出一聲聲微弱的吶喊;許多人在思索,然後慨嘆我們到底難以擺脫形式化的抗爭。因此,二零一四年,應該足以叫很多人銘記在心。 …繼續閱讀

115期大學線

大時代的見證人

2014 年 11 月 03 日

李安琪 「隆」…「隆」…像雷聲,也像節慶煙花爆開的聲音,實情是我第一次跟它交手的催淚彈。「嗚嘩嗚嘩嗚嘩」…音頻高得像我家小狗要餵食時發出的控訴,事實是,這是比牠更擾人的警笛聲。「喂,我剛見到一批又一批 …繼續閱讀

114期大學線

我的那夜凌晨

2014 年 04 月 22 日

朋友參加了紀錄片比賽,請我幫手一起「夜探」某間二十四小時快餐店的凌晨生活。某次我們駐足了油尖旺區的分店,裏面間間如難民營,瀰漫著一股酸餿味。那夜我遇上了露宿者、吸毒者,還有不少有家卻因心靈寂寞而不願歸家的人。 …繼續閱讀

114期大學線

有一種死亡叫做自我放棄

2014 年 04 月 22 日

樹上,生著一朵零零丁丁的洋紫荊。洋紫荊曾經茁壯,但成長的過程中,因經歷過風吹雨打的摧殘和曝曬的煎熬,幾乎被蹂躪得不相信再有艷麗盛放的機會。 …繼續閱讀

113期大學線

大學第六件事

2014 年 04 月 09 日

大學五件事——讀書兼職上莊拍拖住hall,筆者認為還有第六件事,就是聯署。不知從何時起,聯署成了如吃飯飲水般平常。台灣反黑箱服貿、反暴力清場,我們聯署;《明報》總編輯劉進圖被斬,捍衛新聞自由,我們聯署;支持女工合作社繼續服務中大,我們也聯署。 …繼續閱讀

113期大學線

香港,你到底有多香?

2014 年 04 月 09 日

曾經有朋友和我開玩笑,說自己每次乘搭東鐵線火車的時候,不用抬腳走路,因為遊客的推搡會直接讓她「被上車」。也曾聽過家住沙田的友人抱怨,因遊客購物太誇張,家裡的日用品時時會因買不到而出現短缺。 …繼續閱讀

112期大學線

摘去鮮花 然後種出大廈

2014 年 01 月 02 日

有牛也有田(其實為數不多)的鄉下沒甚麼不好,反正早已習慣都市人眼中的不便,要我住在空氣混濁的鬧市才受不了。一直以為,錦田會十年如一日,但近幾年,常光顧的餐廳變了地產鋪、士多也被連鎖便利店取代……而數月前,離家不到數百米的空地,變了一個大型樓盤。 …繼續閱讀

112期大學線

不求掌聲

2014 年 01 月 02 日

我仍然記得,那天我正在當兼職的電視台工作,新聞部同事罕有的把電視聲量扭大,讓官員生硬冰冷的語句,一句句如播放錄音帶般蹦出,響徹整個辦公室。「錄音帶」播完又播,同事們的臉愈拉愈長,我的心也急墜到谷底。 …繼續閱讀

111期大學線

被偷走的洋紫荊

2013 年 11 月 21 日

有人說,基本法起草時出於文字忌諱,略去洋紫荊的「洋」字,而稱為「紫荊花」。 實際上,前者是紫紅色羊蹄甲屬,後者是粉紅色豆科紫荊屬,兩者不同種,樣子也長得截然不同。 染紅的是外表,不變的是內涵。 …繼續閱讀

111期大學線

怪獸大學

2013 年 11 月 21 日

大學開始為「港孩」所淪陷,有大學新生要父母陪同乘搭校巴,將衣物鞋履搬進宿舍,也有宿生要勞動母親親臨宿舍為他做飯打掃,以上種種都令一眾同學瞠目結舌。 …繼續閱讀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