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X背後悲歌 工會資方疑一伙 — 頁3,共3 — 《大學線》

iPhoneX背後悲歌 工會資方疑一伙

勞工之路阻且長

潘毅解釋並不是要反對大企業,她反對的是這些企業要在高度剝削情況下生產商品。(羅煒婷攝)

香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潘毅認為,2010年工人大規模自殺發生後,富士康受到來自勞工組織和中國政府的雙重壓力,不得不重新制定工會系統。此外,富士康即使本身抗拒成立工會,也要應付中國現有勞工法律,比如制定虛假的選舉程序。而政府不整治富士康這類被資方操控的假工會,是想藉此營造表面和諧的勞資關係,使經濟穩步上升、政權穩定,不過潘毅強調,政府持續壓抑勞工權益,矛盾最終會成為計時炸彈,未必如當權者所料,可以維持社會穩定。

職工盟專責倡議的幹事林祖明指出,中國工會被資方控制後,工人較難發起罷工以改善就業條件。2010年,南海本田廠工人主動組織罷工,現時恐怕難以再現。(羅煒婷攝)

職工盟專責幹事林祖明亦指出,雖然現時中國《勞動法》容許工人有集體談判權,工會和資方可簽訂集體合同,但官方工會代表被資方控制,勞資之間問題未經談判就已被「和諧」。

政府容讓資方控制工會,犧牲工人權益換取經濟數字升幅,最終目的是要穩定政權的高壓管治。林祖明指,習近平上台後更加設立了《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有境外聯繫的工運組織都迫於停止運作。工人如期望於體制外抗爭,恐怕將面臨更大打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