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X背後悲歌 工會資方疑一伙 — 頁2,共3 — 《大學線》

iPhoneX背後悲歌 工會資方疑一伙

2015年,富士康舉行了工會員工代表選舉,在園區張貼公告,宣稱每個員工都有權參選。小英有興趣參選,到處查詢,卻發現告示甫貼出來,提名期限已過,而且翌日便有了選舉結果。法國《世界之聲》亦有引述調查,指出當時工會「投票過程弄虛作假糊弄員工,不遵從正式的投票流程規則,未進行廣泛的選舉前宣傳動員,選舉監察形同虛設。」

在另一車間工作的湖北工友小花(化名)已在富士康待了三年,她表示從未收到過選舉的通知,更一次都沒投過票。小花認為,多數員工認為選舉是上級的事,對選舉的形式及結果並不關心。工資比選舉帶來的權益更加現實,員工為了養家一般會選擇默不吭聲,服從上級幾乎成了一種機械反應。

工會工廠一家親 工人有苦難言

自2007年富士康創立工會以來,工會主席一直是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的前私人秘書陳鵬,工人們認為富士康工會並不屬於自己。

事實上,富士康工會有很多辦法留難提出投訴的員工,比如工會只在白天開門,處理工人投訴,但值日班的工人若在上班期間到工會求助,就會被記錄為脫崗或者曠工,曠工三天就自動離職。又比如夜班工人即使可以到工會投訴後,上司會不許投訴人加班,但工人底薪微薄,要依靠加班的補貼維持生計,不能加班即變相減薪。

勞工組織項目幹事馬浩然指,鄭州工廠大量聘用學生工。由於學生工只能上早更,本來的工人被迫當晚更,較年長的工友身體未必能承受,有些更因而辭職。(高仲禮攝)

勞工組織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SACOM)一直致力監察企業不當行為,維護工人權利。其項目幹事馬浩然指出,富士康工人每月底薪只約2,500元,在公眾假期上班便可得三倍補貼,加起來月薪便達4,000多元。底薪過低令不少工人為了維持生計而無奈加班,忍受長時間工作,甚至每個月平均超時工作80至100小時,遠超出中國《勞動法》規定的36小時。馬浩然補充,工人更要面對零散化問題,富士康利用學生工、派遣工和臨時工取代全職工人,大量的替代工令富士康毋須增加工資來留住全職工人,這進一步降低工人的價值,亦無法改善工人低薪問題。

小花也曾因合同糾紛嘗盡被工會敷衍的滋味。她說,即使工廠報紙常宣傳工會幫助維權,工人都明白工會不會替自己出頭,工會和廠方才是一家人。

繼續閱讀:

勞工之路阻且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