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筒媔ヮ茪F絕望的聲音,在一個電話訪問中突然聽到受訪者說有尋死的念頭,我心堣ㄧT怦然,掌心一直冒汗。這個訪問不好做,一方面要得到資料,一方面又怕問下去會觸動受訪者的神經,更要給他鼓勵,希望他能支持下去。

受重建影響的深水鶨~民多不勝數,有的欣然接受賠償、有的受到欺壓,記者總不能一一幫忙。作為記者,責任在於把事實的真相帶到公眾面前,讓社會知道問題所在,引起各界關注,令受害者得到公平的對待。

這是記者的使命,也是我們應該繼續堅守的原則。

撰文:蔡尚熹
我們第一次的《大學線》採訪奉獻了給前警務處處長李明逵,感覺十分良好,整個訪問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內容,而是笑聲。

初次致電給李明逵時戰戰兢兢的感覺,於訪問後完全消失,他說話時總帶著笑容,十足一個慈父模樣。提到兒子於英國行醫,略有成就時,他卻沒多好氣地為兒子澄清:「我的兒子是老人科的,並不是傳媒所說的腦科。」這番話引起了小記們的哄堂大笑,李明逵見狀也不禁莞爾。

而不得不提的是,他在一次訪問後請了小記與兩位拍擋於馬會會所內吃了一頓豐富的早餐,本院教傳媒道德的教授要是知道了,一定會說一句「unethical」,他在課堂時教導我們不應接受被訪者的恩惠,例如送禮、請客等,以保持新聞工作者的中立,但處長請客這些機會可不是常有的,一定要好好珍惜。

誰說警察都是惡形惡相的?

撰文:吳少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