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馮錦崙
記者■鍾綺君 謝裕衡
  升中面試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今年,拔萃男書院負責升中面試的老師以英文問:「你有沒有女朋友?」十一、二歲的小六生只懂尷尬低頭。
  
  另有學校問:「《詩經》與《楚辭》有甚麼分別?」學生目瞪口呆,無法應對。

  時事題如:「你認為應如何解決中日關係的問題?」等,於這兩、三年的升中面試堙A比比皆是。有家長直言:「這怎麼可能是小學生懂得回答的!」升中面試困難如此,天真爛漫的小六生可以如何應付?

  中一自行分配學位制度的新機制,由今年開始實施,在申請自行分配學位階段,每位小六生可報考的中學,由一間增至兩間,令各學校的報考人數倍增,競爭更為激烈。而升中面試是學校取錄與否的重要一環,有學校計算面試成績,佔收生準則七成之多。

  家長胡太擔心:「競爭激烈,即使兒子成績優異,參與了不同的課外活動,也未必能取得面試資格。」她把兒子的證書,製成厚厚的履歷表,希望幫助他突破重圍,但最後仍要靠兒子面試表現良好,才能進入心儀中學。這一切的準備功夫,令胡太不禁歎謂:「現在考中學比當年我考大學還要難。」

出盡法寶 小學派面試「秘笈」
  很多小學為讓學生成功入讀心儀中學,出盡法寶,舉辦升中講座和模擬面試,甚至外聘補習社,到學校進行升中面試訓練。荔枝角區某小學從去年十一月起,安排小六生每一循環週上一小時的面試課,由老師講解面試技巧,並印有習作讓學生做足準備,一月開始加緊訓練,每一循環週共四小時。

  有部分小學則透過畢業生轉述面試問題,印製歷屆試題一覽,供快要升中的學生練習。近年的面試題目,已不單問及學生的日常生活及興趣,還涉及假設性和時事性問題,如「發明一樣可以造福人群的東西」、「如果你是隱形人,你會怎樣做?」,更有學生曾被問及:「你會怎樣解決中日關係之間的問題?」及「香港未年五年的發展方向」等。(詳情見附表)


害怕面試想放棄 分析時事失童真

  兩位小六生安仔(化名)及康仔(化名)是孿生兄弟,他們就讀九龍城區小學。記者把搜集得來的問題問他們,他們認為假設性問題不大困難,但當被問及對三三四學制的看法時,他們似乎未能分析好壞:「我認為三三四不太好,因為不用修讀中七,但修讀中七又可以多點時間準備。」對於中日關係及中央屠宰,他們異口同聲搖頭表示:「我不知道,因為老師沒有教,所以我想班上的同學也不會知道。」

  展晴(化名)就讀北角區的小學,她曾看有關中日關係的報道,但不知道當中的原因和內容。她所讀的小學早於十二月已派發面試筆記,展晴覺得筆記上的題目很難:「我剛收到筆記時覺得很害怕,因為班中同學都不明白那些問題在問甚麼,連老師也說不懂得如何教我們作答。」她曾想過放棄,幸在老師的指導下現已敢於嘗試作答。
  
  家長范太表示,現時學位競爭激烈,成績及課外活動缺一不可。而面試問題艱深如此,超越小六程度,使女兒更感壓力。她慨嘆:「小學的讀書時間應是最快樂的,要小朋友了解及分析時事言之過早,也使他們失去童真。」


民仔為功課、課外活動及面試而日日奔波,
每天只睡六小時。(鍾綺君攝)
面試班盛行 大灑金錢在所不計
  雖然學校已有訓練,但升中競爭激烈如此,家長仍難以放心。根據新論壇香港家長協進會,於一月發表的報告顯示,受訪的四百五十六名小六家長中,達百分之二十四的家長會替子女報讀面試班。

  開辦升中面試班的鼎峰補習中心導師梁小姐表示,今年收生情況理想,本開設了三班面試班,每班六至七人,現將再加開三班。

  同樣開辦面試班的學習新地帶負責人陳凱琳表示,課程主要訓練學生禮儀、面試技巧和組織能力,今年報讀人數也有增加。其中Learning Plus Language Centre 的報讀人數,更由去年的五十四人上升至今年的一百三十八人。坊間的面試班每小時收費逾一百元, 「一對一」的一小時訓練收費更達二百五十元,但仍吸引不少家長替子女報讀。

  滕太的女兒現就讀拔萃女書院中二,當年也有報讀面試班,短短兩個月,已花上五六千元。但滕太表示:「女兒最終成功入讀女拔,當年花費多少也很值得!」

每天只睡六小時
希望回到未有面試時

  小六生民仔(化名)家住荃灣,自一月起,每星期都會到銅鑼灣參加面試班。他希望升讀聖保羅男女中學,或拔萃男書院。他充滿自信,跟導師以英語交談對答如流,成績全級第一,說話頭頭是道,談及年輕人問題,他認真專注地評價:「現時年輕人的觀念錯誤,不應為打機荒廢前途......」 
 
  除上課、做功課和溫習外,民仔每天會花一個半小時溫習面試筆記。雖然每天也可看電視,但他只會收看新聞報道。他更表示,有時候由於太多功課,沒法閱讀當天的報紙,只好留待明天再看。他周末則學習劍擊和跆拳道,回想自己的日常生活說:「我很忙。最近我都不夠時間休息,每天凌晨二時才可入睡,最多只能睡六小時。」

  為進入心儀中學,民仔犧牲休息時間,雖然他表示沒有因面試而感到壓力,但當被問及其中一題面試題目:「如果可以時光倒流,你最想回到甚麼時代?」時,民仔有感而發:「我想回到不用考中學的年代,因為不用為準備升中面試而煩惱,每天都可以很快樂。」

  展晴也有同感,她慨嘆:「報不報讀面試班,我無法選擇,因為不報讀,我就不懂如何應付面試。」

準備面試 家長有責
  然而家長們認為,為了子女的前途,不得不報讀面試班。關太家住元朗,但仍替兒子報讀銅鑼灣的面試班。她表示因為兒子懶惰,成績欠佳,為考到心儀中學,唯有替他報讀面試班。

  民仔媽媽也說:「其實民仔已經很能幹,但礙於他參加了太多課外活動,根本沒有時間準備面試,所以要報讀培訓班,令他能以最好狀態應付面試。」

  但前喇沙書院副校長趙榮德並不鼓勵小學生參與面試班。他認為,父母應親自教導小朋友面試禮儀和技巧,因為小學生應以童真取勝,由父母訓練可保持他們的真性情。

無需分析時事 冷靜作答現真我
  香港教育學院教育政策及行政學系助理教授陳智焜認為,家長毋須過度緊張。他闡述,面試主要考核小六生的想像力和溝通能力。其實小學生也應關心社會,所以題目涉及時事也無可厚非。他以「你會怎樣解決中日關係之間的問題?」為例,說明學校並非要求小學生像成人般多角度分析,只是希望考核其價值觀及時事認知。他表示,也許只要學生回答:「他們應該坐下來慢慢商討,握手言和」,便已足夠。可是,他強調:「學校應只考小六生對時事的基本認識,而且提問時應加以引導,才不會把學生嚇怕。」

  趙榮德提醒學生要懂得「不停微笑有禮貌,反常家力最有效」(解釋見附表)的面試技巧。他又期望,中學校長能考問小六生知識範圍內的問題,讓學生在面試過程中感到愉快。

  他提醒學生於面試時,如問題艱深,應保持冷靜,經細心思考後,才慢慢回答。而家長也不宜太擔憂,使子女感到壓力。「家長要多支持及鼓勵子女,好讓他們能在面試中盡情表現真我。」■


嘉豪自小已訓練有素,致使他於
面試時,臨危不亂,得體應對。
(黃媽媽提供)
「Why are you so short?」升中面試考EQ
  
  去年九龍華仁書院升中面試,念小六的黃嘉豪被老師問及:“Why are you so short? ”(為何你那麼矮?)小朋友毫無懼色,流利回答:“This is because of my family gene, I am short but I am smart”(這是因為家族遺傳,我矮但我很聰明。)最後他憑著過人的情緒智商,突圍而出,成功入讀九龍華仁書院。

  黃嘉豪身高1.36米,他憶述,面試被問及「why are you so short?」時,也感突然。他慨嘆:「因自小已常被取笑,故沒有不開心。」黃媽媽表示平日教導兒子在答問題時要保持笑容,即使被問及短處,也要表示自己有其他優點可彌補不足,想不到在面試時大派用場。嘉豪家中擺放著十多個獎盃,原來早於他三歲時,便開始與母親參與全港親子講故事比賽。多年來,於講故事、急口令及話劇等比賽中屢獲殊榮,更曾演出電視劇和電影。嘉豪也認為自己說話能力較佳、懂得臨場應變,全因自小參加各類型比賽鍛煉得來。

  前喇沙副校長趙榮德不贊成面試問題涉及學生身形,因這些敏感問題或會使小朋友難堪。他又以賽馬會主席陳祖澤為例,他當年因個子矮小,到喇沙書院報讀預科時被誤以為小學生。他指出「不是所有人的情緒智商都很高,不是所有人都不介意的。」

  但香港教育學院教育政策及行政學系助理教授陳智焜則認為,這是學校測試學生情緒智商的方法。「現時家長對子女過份照顧,這些問題可考驗小朋友能否接受現實和挑戰,學校更可從中得知父母的家庭教育如何。」他表示,家庭教育及學生的情緒智商,已成為學校考核小朋友的的重要一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