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黎曉凝

黎凱欣Florence Lai
九八年在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畢業
現為U Magazine專題組高級記者
負責城市專題及人物專訪

http://florencelai.blogspot.com

巧合(取錄自Florence的部落)
 採訪的巧合。上周與蘇玉華閒聊,提到她的烹飪書。原來她在書中示範的接近50個菜式,是她在3天內,足不出戶關在西貢一間住宅的廚房堙A日以繼夜地切菜炒菜煎炒煮炸,全速弄出來的,不愧是「快靚正」的美女廚神。

 「好彩有人幫手不斷洗碗咋,洗得好快,否則真的弄不完。」蘇玉華這句閒話家常,本來我並不上心,想不到兩天後,我從另一途徑聽到這個洗碗故事的續集,不禁慨嘆世情涼薄。

 話說報館同事米安,為了採訪弱勢社群對特首選舉的寄望,找來五十八歲的露宿者孔燕。

 孔燕是新移民,也是寡婦,沒有居所。為了自食其力,她以優異成績考取保安牌照,又擁有家務助理資格,奈何社會歧視五十歲以上的中年婦女,她求職處處碰釘,僅能擔任日薪二百元,做足十二小時的通宵保安員,還要每月最多開工十多天,放工要露宿街頭。

 孔燕不氣餒,不時到勞工處碰運氣,散工臨時工有殺錯無放過。據米安說,孔燕在訪問期間最興奮的其中一刻是,她去年底在勞工處找到臨時工,在蘇玉華拍攝烹飪書時,協助洗碗。「蘇玉華幾好人呀,煮完R,成日叫我地食,」孔燕津津樂道。

  其實,蘇玉華小時並不富裕,一家九口住在二百呎公屋單位,一回家便要爬上碌架床。因為煮飯,兩個在不同年代經歷貧窮的女人,在廚房相遇。

 但,相對年輕的蘇玉華,憑實力和才華闖出新天地;孔燕嘛,連「找個瓦遮頭」這個卑微的願望也難以實現。

  像孔燕般在貧窮線不斷奮鬥,也無法改善生活,再無法像從前般,一雙手靠勤力就能出頭,攀上社會階梯。

  這是我城的悲哀。

 第一次到訪這個blog,我逗留了一整晚,看了不少她的文章。在職記者的經歷,從來都不膩看。

 我有時會想,做記者久了,會變得麻木嗎?但如果記者在採訪時過分投入,每次都身同感受,又能承受那種情緒的波動嗎?走在前線的記者,需要保持中立,不能偏幫任何人,把事實呈現於讀者眼前;他們不是小說作家,因此,他們不需也不可煽情。但如果失去了感覺,報道就會沒有靈魂,也沒有感染力。Florence的部落,沒有採訪心得,有的是她的感覺、是她的看法。

新聞與傳播學院二年級
黎曉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