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生命
        突如其來的轉機




布宜諾斯艾利斯城堛漱T個女子,一個是身材肥胖、衣衫邋遢的女士內衣店售貨員瑪西婭(Marcia),另外兩個是同性戀女子毛(Mao)及列寧(Lenin),她們活在嬉皮風格繁盛的年代。

毛和列寧用一把小刀將瑪西婭劫持到她夢想中的海灘。然後她們去探訪列寧那脾氣乖戾的阿姨布蘭卡(Blanca),並結識她家中兩位住客德莉婭(Delia)和菲力浦(Felipe)。有個「幽默」的場景令我印象深刻:毛和菲力浦在一間華人經營的超市偷了一些食物後逃跑。在全劇的西班牙語對白中我突然聽到了熟悉的普通話,那是華人店主衝著毛的背影忿怒地送上一句問候人娘親的話。

原本對同性戀充滿恐懼的瑪西婭和毛漸生情愫;然而毛一夜之間向男房客菲力浦的情感投靠,使瑪西婭隨列寧憤然返回城市。劇終,布蘭卡平靜告別人世;毛留下與菲力浦共處;德莉婭則獨自照料著布蘭卡生前留下的花草和母雞。正如一網評所述,「Life can change suddenly」。

這並非純粹的女同志電影,它超脫了討論女同性戀的焦點。人在異性戀和同性戀兩個極端之間轉換的可能性,以及生活的戲劇化元素,全部展露無遺。

導演將「毛澤東」和「列寧」的名字安放在兩個同性戀女子身上,政治戲謔別出心裁。請你不要忘記華人店主那句粗口是向著誰罵的:在遙遠的南美國度,一個年輕的阿根廷導演對東方政治作了一次隱蔽的嘲諷。

導演的電影語言荒誕離奇,不問因由。我們總是不以為意,睥睨戲劇性情節;但生活實則如此,日日在不經意中跳轉:電影的英文譯名剛好叫就「Suddenly」。

林思
新聞與傳播學院二年級
  沒有過去
          那有將來?




有一天,案頭上突然出現一本鑲了金龍的書,你會如何處理?

我會把它細細端詳,感激天賜這突如其來的禮物,然後珍藏於抽屜中。平日忙碌的生活讓人喘不過氣。很快,我會忘記這本書。然後,我會在年終收拾雜物時重新發現它。然後,我會問:「這是哪來的禮物?」然後,再一次,我把它放進抽屜。

人人都懂得發問,但很少人願意解答。在資訊爆炸的時代,我們以為一切問題的答案都唾手可得。事實是,我們不願意花精神去尋找答案。
我們想得到淵博的知識,但不耐煩翻一翻書架上的書。

我們想知道知社會動態,但不願意每天翻一翻報章雜誌。

知而不行,如圍城自困。

《歷史學家》的主人翁是一位歷史系的女大學生。一本鑲了金龍的古籍突然出現於她的書桌上。她仔細翻閱研究這本空白的書,找出金龍的意義。原來金龍是吸血鬼德古拉的圖騰。她進一步翻查紀錄及前人的研究、再探訪不同的古城遺跡,了解古籍的來源,一步一步追尋德古拉的蹤影。旅程之中,她發現同為歷史學家的父母及外公於她之前已踏上此求證之路。他們為了女主角留下書信,給予她更多的線索。

帶著父母的留言,整理前人的歷史研究,於歐亞大陸中穿梭、追尋線索串聯成緊張的探險旅程。這故事明明白白的告訴你,歷史學家不僅是一群只懂埋首書堆、沉溺過往的書蟲。只有認真審視過去,才有向前邁進的方向。

二十一世紀的都市人,常被泛濫的資料淹沒。我們不再害怕自已胸無半點墨,因為只要有「雅虎」及「Google」,所有人都是百科全書。資料或許易得,尋求知識的熱情難求。為何科技進步的同時,我們對知識卻愈趨冷淡?

在《歷史學家》的故事中,鑲了金龍的古籍,是吸血鬼傳說這道歷史謎題的線索,現已發出了一千多本。《歷史學家》描述了第一個得到答案的人之故事。你,準備好做第二個解謎者,開創自己的故事了嗎?

羅寶雯
新聞與傳播學院二年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