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署計劃在香港興建兩座都市廢物焚化爐,引起不少環保團體如綠色和平的強烈反對。雖然國際間一致認為焚化爐所排出的二噁英會嚴重影響人體健康,但有專家卻指出新一代焚化爐的二噁英排放量,將會大大降低至人體可以接受的水平。

反對焚化爐的浪潮在過去數年席捲各地,綠色和平聯同十二個國家及地區,包括印度、菲律賓、印尼及馬來西亞等國家的環保組織,成立了首個反焚化大聯盟,阻止西方國家將焚化技術外銷到亞洲的落後國家﹔四名綠色和平成員(包括一名香港綠色和平幹事),去年更因爬上東京的焚化爐煙囪,放置抗議排放二噁英的示威標語而被扣留並控以闖入私人地方的罪名。

釋放致癌二噁英

綠色和平一直不贊成政府以焚化方法處理垃圾,組織策劃統籌廖洪濤認為,香港的垃圾以塑膠居多,焚燒垃圾時會釋放較多的二噁英。綠色和平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二噁英是人類創造的化學物質中毒性最高的一類,是燃燒含氯物質時釋放的,會危害健康,例如引致生育問題、抑制免疫系統,甚至器官中毒。國際癌症研究組織更在一九九七年把二噁英列為致癌物質。

堆填區面臨飽和

其實香港三座位於荔枝角、堅尼地城及葵涌的舊式固體廢物焚化爐,已於一九九七年全部關閉,現時全港只有青衣化學廢物處理中心兼具焚化化學廢物的功能。

但環保署廢物設施營運處代表林騰飛表示,依港人現時製造垃圾的速度,香港的堆填區將於十五年後飽和,即使環保署在防止廢物產生和循環再造廢物兩方面的措施奏效,固體廢物量仍只會降低約百分之二十,並須於二零零七年前另覓新地處置每日約八千公噸的廢物,所以他認為單靠減少廢物措施並不足以解決垃圾處理的問題。

焚化爐改裝重現

因此,環保署擬斥資一百億元興建兩座新式焚化爐,以減低堆填區的負荷,但當局仍未詳細公布設施的選址及具體內容。環保署估計,新式焚化爐藉著高溫焚燒,可減少廢物八成半的體積和七成的重量,是縮減廢物體積的最有效途徑,可大大節省堆填區的寶貴空間。

林騰飛續說,新一代焚化爐解決了舊式焚化爐的技術問題,有發展成熟的煙氣潔淨系統,符合國際最嚴格的廢氣排放及環境標準。

他說:「根據專家研究證實,市民關注的二噁英問題並非想像般嚴重。經呼吸直接攝取的二噁英只佔人體二噁英攝取量百分之二以下,不會對公眾健康造成不良影響。」

林騰飛並指垃圾焚燒過程可以產生電力和熱能以供出售,有助減低營運成本,就連外形設計也可與周圍環境配合,不會有損景觀。「例如台灣及奧地利的焚化爐,經精心設計後,也可以成為旋轉餐廳,甚至旅客觀光熱點。」

雖然政府極力提倡新式焚化爐,但廖洪濤強調綠色和平不會接受任何形式的焚化爐。他認為不同專家對新式焚化爐的改善情況有不同的看法,即使新式焚化爐在空氣中排放的二噁英分量大大減少,但在焚化爐的過濾器或灰燼堙A卻會遺留一些比原來排放物更具毒性的物質。

廖洪濤指政府應大力發展完善的廢物回收系統和減少廢物措施,以紓緩堆填區的飽和問題。

 

新式焚化污染減

對於復用焚化爐的問題,社會上支持及反對的聲音參半。香港中文大學環境科學課程主任余濟美認為,雙方有合理的理據。

他指出昔日攝氏五百至六百度的舊式焚化爐一般會產生重金屬、二噁英等另類污染,但新式的焚化爐有比較完善的回收系統,焚燒溫度高達攝氏一千度,整個燃燒過程較完整,又有多重燃燒室處理,所以有關的污染程度已經大大減低。

他舉例說,在一九九七年燃燒十一萬六千五百噸都市固體廢物時,共排出21-27I-TEQ二噁英﹔但估計二零零七年燃燒一百萬噸都市固體廢物,排出的二噁英僅餘0.6I-TEQ,不會對市民的健康構成威脅。

余濟美認為,在配有完善的監察系統及淨化工序下,廢物焚化是其中一種可取的廢物處理方法。

他說 :「香港確實面對著堆填區飽和的問題,大眾應該明白每一種垃圾處理技術各有利弊。無疑垃圾焚化一定會產生污染的問題,因為未完全燃燒的物質會變成有害的污染物。」

 

余濟美表示,垃圾處理的問題並不能靠單一的技術解決,並強調平衡發展計劃的重要性,他表示:「我相信香港未來主要會藉著堆填、回收及焚化等技術處理垃圾,而發展完善的監察垃圾處理系統是重要的一環。」■ (焚化爐圖片由余濟美提供)

記者/攝影 曾少妍 編輯    梁詠珊

按此閱讀
余濟美估計新一代焚化爐所釋放的有毒物質會大幅下降,不會對市民的健康構成威脅。

廖洪濤認為政府不應為了減少廢物的體積,而重施故技焚化垃圾。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