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 志 雄 不 再 江 湖 的 江 湖 人

記 者 : 陳 君 琪
編 輯 : 鄧 子 盈

銀 幕 上 的 吳 志 雄 是 活 於 刀 光 劍 影 之 中 的 江 湖 人 , 無 惡 不 作 。 但 現 實 中 的 吳 志 雄 , 雖 曾 是 黑 社 會 分 子 , 卻 對 之 非 常 反 感 , 更 一 再 強 調 : 「 黑 社 會 是 腐 敗 的 ! 」

年 輕 時 吳 志 雄 因 為 家 境 清 貧 , 完 成 小 二 課 程 後 便 投 身 社 會 。 由 於 父 母 忙 於 工 作 而 沒 空 管 教 , 他 誤 交 了 損 友 , 並 加 入 了 黑 社 會 。 吳 志 雄 不 諱 言 , 當 時 他 加 入 黑 社 會 只 為 了 一 個 「 錢 」 字 !

我 在 黑 社 會 的 日 子

在 江 湖 打 滾 了 十 多 年 , 吳 志 雄 形 容 當 時 的 生 活 是 聯 群 結 黨 , 到 處 「 蝦 蝦 霸 霸 」 。 他 回 憶 : 「 那 些 所 謂 江 湖 大 佬 , 打 交 搵 你 , 搶 劫 搵 你 , 食 白 粉 、 賣 白 粉 搵 你 , 沒 錢 了 , 便 教 你 去 偷 , 最 後 連 家 庭 也 不 要 了 ! 」

吳 志 雄 感 慨 地 說 : 「 在 江 湖 打 滾 , 得 到 的 是 身 上 幾 處 傷 痕 、 刀 疤 , 還 有 一 個 惡 樣 ! 」 他 斬 釘 截 鐵 地 道 : 「 黑 社 會 能 給 你 的 就 只 有 三 個 字 : 黑 社 會 ! 」

江 湖 上 的 經 歷 , 令 吳 志 雄 有 了 很 深 刻 的 體 驗 。 一 九 九 零 年 的 一 件 事 , 更 令 他 決 心 退 出 江 湖 。 「 當 時 一 個 開 賭 檔 的 江 湖 朋 友 , 求 我 幫 忙 夾 股 入 大 檔 , 你 知 我 這 個 人 , 幫 到 的 一 定 幫 。 結 果 他 騙 去 了 我 很 多 錢 , 追 他 還 錢 不 果 , 最 後 , 連 太 太 的 樓 都 要 賣 掉 。 」 自 此 , 吳 志 雄 認 清 了 黑 社 會 的 真 面 目 : 「 有 錢 就 有 朋 友 , 沒 錢 就 沒 朋 友 ! 」

因 為 親 身 體 驗 過 黑 社 會 的 腐 敗 , 吳 志 雄 常 應 邀 向 曾 犯 罪 的 青 年 「 講 道 」 , 勸 他 們 發 奮 圖 強 , 努 力 讀 書 。 此 外 , 在 他 投 資 的 各 樣 生 意 中 , 也 提 供 就 業 機 會 給 曾 犯 罪 的 人 。 「 我 希 望 藉 此 告 訴 他 們 : 我 犯 過 罪 , 也 可 挺 身 而 出 , 當 社 會 的 棟 樑 。 」

水 銀 燈 下 的 江 湖 大 哥

對 於 電 影 常 把 江 湖 人 物 塑 造 得 威 風 凜 凜 , 把 黑 社 會 的 義 氣 、 道 義 描 繪 得 偉 大 、 感 人 , 志 雄 哥 就 表 示 : 「 電 影 只 是 夢 工 埸 , 是 娛 樂 , 並 不 真 實 。 它 把 黑 社 會 英 雄 化 、 美 化 了 。 現 實 中 的 黑 社 會 根 本 沒 甚 麼 義 氣 可 言 。 」

為 了 令 大 眾 明 白 黑 社 會 真 實 的 一 面 , 吳 志 雄 投 資 的 電 影 , 大 多 是 江 湖 片 , 他 希 望 藉 著 片 中 的 情 節 , 令 人 對 黑 社 會 產 生 恐 懼 , 發 揮 警 世 的 作 用 。 以 吳 志 雄 自 資 的 首 部 電 影 《 新 家 法 》 為 例 , 他 不 諱 言 : 「 戲 中 的 橋 段 都 是 真 實 的 , 真 實 在 於 加 入 黑 社 會 便 沒 好 下 場 。 」 吳 志 雄 希 望 年 輕 人 明 白 黑 社 會 的 黑 暗 , 倘 若 犯 錯 , 便 要 受 社 團 懲 罰 , 被 行 私 刑 。 他 更 以 「 一 隻 腳 入 監 房 , 一 隻 腳 踏 去 見 閻 羅 王 」 來 形 容 加 入 黑 社 會 , 便 等 於 去 送 死 !

說 到 電 影 , 本 已 非 常 健 談 的 吳 志 雄 , 便 更 加 滔 滔 不 絕 了 。

年 輕 時 吳 志 雄 因 練 得 一 身 好 功 夫 , 所 以 在 邵 氏 當 龍 虎 武 師 , 自 此 便 對 電 影 產 生 了 濃 厚 興 趣 。 但 八 三 年 的 一 場 跳 樓 戲 , 使 他 嚴 重 受 傷 , 他 形 容 當 時 「 半 邊 身 體 萎 縮 得 像 紙 般 薄 」 , 針 炙 、 跌 打 、 西 醫 , 足 足 醫 了 一 年 才 復 原 。 問 他 : 「 怕 嗎 ? 」 他 想 也 不 想 便 說 : 「 不 怕 , 因 為 我 喜 歡 電 影 ! 」

近 年 , 吳 志 雄 更 與 李 兆 基 合 資 了 一 間 電 影 公 司 , 開 始 參 與 幕 後 工 作 。 對 於 電 影 製 作 , 吳 志 雄 說 : 「 我 不 拍 一 、 二 百 萬 元 成 本 的 電 影 , 因 為 質 素 不 好 , 觀 眾 看 了 會 不 開 心 : 『 呃 我 幾 廿 蚊 , 下 次 唔 睇 你 。 』 」

接 拍 及 投 資 了 多 部 江 湖 電 影 , 吳 志 雄 覺 得 悶 嗎 ? 「 你 看 我 的 外 形 便 知 道 『 江 湖 大 佬 』 的 角 色 非 我 莫 屬 ! 」 他 打 趣 地 說 : 「 很 多 朋 友 都 希 望 我 接 拍 些 被 『 恰 』 的 角 色 , 因 為 我 也 『 恰 』 得 人 多 了 ! 」

投 資 拍 片 方 面 , 吳 志 雄 也 會 嘗 試 不 同 的 劇 種 , 煽 情 片 、 喜 劇 、 或 動 作 片 , 他 都 會 投 資 , 即 將 開 拍 的 電 影 , 便 是 由 古 天 樂 和 鄭 秀 文 合 演 的 愛 情 片 , 同 時 , 他 說 他 會 斥 資 五 千 萬 , 開 拍 一 部 大 製 作 。

在 影 圈 闖 蕩 了 二 十 多 年 , 吳 志 雄 還 有 甚 麼 心 願 呢 ? 「 我 希 望 終 有 一 天 能 踏 上 舞 台 , 奪 取 一 個 金 像 獎 , 是 甚 麼 獎 也 不 要 緊 , 只 要 知 道 自 己 多 年 的 心 血 並 沒 有 白 費 ! 」

吳 志 雄 坦 言 幕 前 和 幕 後 的 工 作 都 帶 給 他 很 大 的 滿 足 感 , 所 以 在 未 來 的 日 子 , 他 絕 不 會 局 限 在 某 方 面 發 展 。 吳 志 雄 更 笑 說 : 「 我 喜 歡 幕 後 的 工 作 , 但 我 又 一 定 會 霸 著 幕 前 的 工 作 來 做 呀 ! 」

家 的 好 好 先 生

銀 幕 上 的 吳 志 雄 , 總 是 惡 形 惡 相 的 。 可 是 , 他 卻 形 容 自 己 是 個 「 很 溫 馨 的 父 親 ! 」

吳 志 雄 結 婚 二 十 年 , 育 有 三 子 一 女 , 全 是 他 的 心 肝 寶 貝 。 只 要 一 提 起 子 女 , 他 便 讚 口 不 絕 : 「 我 的 仔 女 都 很 乖 , 很 聽 我 教 導 。 」

吳 志 雄 的 教 子 之 道 是 : 「 好 的 固 然 要 他 們 學 , 不 好 的 也 要 讓 他 們 知 道 , 因 為 知 道 甚 麼 是 不 好 的 才 是 最 重 要 。 」 他 會 把 自 己 過 去 的 經 歷 全 告 訴 子 女 , 絕 對 不 讓 他 們 重 蹈 覆 轍 。

除 了 孩 子 外 , 吳 志 雄 的 妻 子 對 他 也 很 重 要 。

「 別 人 說 : 『 成 功 男 人 背 後 必 有 一 個 女 人 。 』 我 絕 對 贊 同 ! 」 提 起 太 太 , 吳 志 雄 不 禁 流 露 出 甜 蜜 之 情 。 「 她 不 介 意 我 曾 加 入 黑 社 會 , 更 對 我 說 : 『 我 喜 歡 的 是 你 的 人 , 其 他 一 切 並 不 重 要 。 』 她 很 能 點 化 我 , 時 至 今 日 , 我 有 甚 麼 愁 和 怨 , 她 都 會 開 解 我 。 」

吳 志 雄 還 與 我 們 分 享 他 的 戀 愛 史 。 「 當 時 我 在 律 師 行 當 辦 公 室 助 理 , 常 常 在 她 當 侍 應 的 茶 餐 廳 喝 茶 , 我 心 想 : 『 這 個 妹 妹 仔 幾 靚 喎 ! 』 於 是 便 天 天 去 飲 茶 , 希 望 多 見 她 幾 面 。 」 接 著 他 又 笑 說 : 「 我 當 時 也 很 『 靚 仔 』 , 天 天 穿 西 裝 ! 後 來 我 主 動 追 求 她 , 拍 了 幾 年 拖 , 一 九 八 零 年 便 結 婚 了 。 」

廿 年 的 婚 姻 , 夫 婦 倆 的 感 情 依 然 深 厚 。 「 我 很 愛 我 的 太 太 , 到 哪 兒 我 都 要 帶 著 她 ! 」 原 來 硬 漢 子 也 可 以 柔 情 似 水 的 !

吳 志 雄 承 認 , 當 年 退 出 江 湖 , 家 庭 也 是 其 中 的 要 素 。 「 當 時 我 『 仔 細 老 婆 靚 』 , 沒 理 由 把 短 暫 的 生 命 獻 給 那 麼 腐 敗 的 黑 社 會 ! 」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