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透視
 

城市規劃存漏洞
摩天大廈礙維港景觀

編輯|尹敏妍 記者|陳嘉婉 張元

(照片由榮廣伍振民建築師事務所提供)

  合和實業的Mega Tower酒店計劃,在今年二月因規模過大再遭城規會否決,引起社會對城市規劃的關注。究竟怎樣的項目會獲批,怎樣的項目會被否決呢﹖為甚麼當我們在高處俯瞰維港景色,會發現一幢幢鶴立雞群的摩天大廈﹖這些與周遭建設不甚配合的建築物,又為何能興建呢﹖

  建築及規劃界人士指現時城市規劃條例和指引存有漏洞,導致不合理的建築物舉目皆是,整個規劃制度,都有改善之處。

  香港維多利亞港景色馳名中外,每年均有不少旅客專誠來觀光。不過近年不少高聳入雲的大廈在維港兩旁建成,城市規劃師吳永輝表示「過高」的大廈已遮蓋部分維港景觀﹕「從老襯亭往下看,維港景觀大大受阻,這對旅遊景點不多的香港而言是個不幸﹗」
  
  當中例如豎立於中區海旁的國際金融中心二期,樓高達八十八層,高出鄰近只得三十九層的國際金融中心一期及四季酒店、中環交易廣場等近一倍,嚴重阻礙維港景色。

  又例如位於紅磡海旁的私人屋苑海名軒(上圖),由三幢樓宇組成,其中一幢高達七十三層,遠比鄰近的海逸豪園及其他屋苑高出兩倍,不但阻擋海港景觀,也與該區環境不配合。

沒法例管制樓宇高度
  這些摩天大廈得以建成,規劃界人士認為是因為沒有法例管制建築物的高度限制。根據現行制度,住宅用地及商業用地發展項目的高度限制在地契中列明﹔沒有法例管制建築物的高度。

  政府於零三年在《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中加入城市設計指引,指明「從主要和人流匯聚的瞭望點望向的山脊線,應維持一個不受建築物遮擋的地帶」,但規劃師學會副會長鄧文雄認為指引依賴主觀判斷,從不同地點觀察大廈高度,會有不同變化﹕「以國際金融中心二期為例,站在大廈旁一定看不見山脊線,但從天星碼頭看便能看見。」

  他又建議政府立例,將高度限制指引加入賣地條款中﹕「現時指引只作參考之用,沒法律效力,業界不一定遵從。立法才能令香港的規劃制度更完善。」

  零三年政府就九龍區土地的高度限制進行公眾諮詢,結果顯示市民普遍支持在規劃法定圖則內加入高度限制。目前為止,城規會只通過了新指引,為九龍灣和觀塘商貿區的規劃作臨時參考。若真正將高度限制加入法定圖則,則須再待公眾諮詢的結果。

城規會權力有限
  負責審核全港城市規劃項目的城規會,原來沒有權力就住宅和商業用地發展項目的詳細設計提出反對。除了綜合發展區用地,城規會只負責審批地區發展項目的規劃大綱,即是該規劃的發展方向,不包括建築的詳細設計,因此沒有權力監察座落住宅和商業用地的建築物高度。

  在零一至零三年間,政府批准興建的大型住宅及商業發展項目中,超過六成毋須向城規會申請規劃許可。

  今年二月城規會否決Mega Tower酒店計劃,主要原因是酒店高達七十三層,不但有礙景觀,也不配合鄰近的中密度環境﹔弧形的設計更會造成「牆壁效應」令廢氣在灣仔積聚,損害市民健康。正因為計劃發展的土地早已被政府列為綜合發展區用地,城規會才有權力反對。

  立法會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議員劉秀成表示,紅磡海名軒就是因為地契沒有列明該區有高度限制,又非綜合發展區用地,所以城規會對該發展也無能為力。他認為海名軒明顯過高,與附近環境極不協調﹕「不明白為何可以在沿海地區興建如此高聳入雲的大廈,即使遊客看見都會覺得這設計很傻。發展商和建築師應被『打屁股』。」

  城巿設計指引的原意是為業界訂立設計準則,但因為內容含糊不清,導致有不公平情況出現。吳永輝表示現有指引未能有客觀、統一的審核標準﹕「不同地區有不同的規劃限制,經常須視情況而定。」

城市設計指引含糊不清
  例如興建Mega Tower酒店需砍伐山坡約三百棵樹,影響生態環境,這是城規會否決該計劃的原因之一。舊水警總部的發展計劃同樣砍伐了二、三百棵樹,而樹木對空氣污濁的尖沙咀十分重要,但城規會卻通過計劃。

  吳永輝認為兩項計劃都影響大眾和環境,皆不應獲得通過,否則是不公平的決定﹕「若按照同一審核原則,城規會既然批准舊水警總部興建,Mega Tower酒店計劃理應同樣獲得通過。」

  民間團體保護堅尼地道小組召集人何婉屏指出,Mega Tower酒店計劃的爭議源於城規會欠缺清晰的城市規劃指引。她認為因為每個人均有主觀判斷,故先要在規劃條例或指引上有較清晰的制定,審批每個發展計劃時才能夠真正平衡商業利益與該社區可持續發展的前景。

  但城規會高級城市規劃師李祖明否認指引不夠清晰,他指出城規會在審批發展計劃時須考慮多方面的因素,不能單憑一個因素決定通過與否。例如若一幢建築物過高,但有空中花園等補救措施,便有可能獲得通過。

城規會成員缺代表性
  政府的建築規劃部門,如城規會等欠缺代表性及透明度,也受到關注和被人批評。現時城規會內三十四名委員均由特首委任,公眾無權參與選擇或反對委員名單。例如立法會議員李永達曾指出政府不應委任地產商加入城規會,避免利益衝突,但現時城規會就有嘉華集團副主席呂耀東和痚穧a產營業部總經理謝偉銓兩位在地產公司工作的委員。

  吳永輝指委任制並不配合現代社會,未能代表民意,缺乏代表性﹕「政府只委任他們認為重要的人,未能聽取巿民意見。」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回應,城規會委員來自商業、測量、環保、法律及文物保護等不同界別,而且政府會定期檢討城規會的委員組合,任期兩年,確保社會的整體利益獲得充分反映。身兼城規會副主席的劉秀成也強調城規會已包含各界專業人士﹕「難道要選『長毛』進城規會才算代表民意﹖」

  劉秀成同時認為委任制是歷史問題﹕「即使立法會都不是普選,若對城規會委員進行公投,也要視乎民主步伐有多快。」

審批過程欠透明
  雖然立法會剛於去年通過修訂城市規劃條例,規定當城規會審批發展計劃大綱圖時,須在報紙刊登,讓巿民可就計劃提出意見。新修訂條例將於今年六月實施,當發展項目會影響附近居民時,城規會更會進行諮詢。

  香港大學城巿規劃及環境管理研究中心教授伍美琴指,市民雖可以參與城規會對發展計劃的諮詢,但審議過程卻保密﹕「市民只知道結果,卻不知道產生結果的過程。他們(城規會)關上門,幹甚麼都沒人知。如Mega Tower酒店一例,城規會只公布否決原因的大概,市民沒有渠道得知城規會依甚麼準則或法例否決該規劃。」
但劉秀成認為新條例已提高城規會的透明度,令關心規劃發展的各界人士有機會參與討論。城規會高級規劃師李祖明則表示法例沒列明須公開審批過程,城規會只是依法辦事。

 

回目錄

 

修訂條例 未能解決制度問題

市民參與 制度更完善

吳永輝認為城規會欠代表性,容易引起不公平現象。(陳嘉婉攝)

 

海名軒(上)和國際金融中心二期(下)都比鄰近建築物高出近一倍以上。(尹敏妍攝)

 

劉秀成否認城規會欠代表性及透明度。(陳嘉婉攝)

 

保護堅尼地道小組掛於堅尼地道的宣傳橫額。(陳嘉婉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