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巿透視
 

反全球化浪潮襲港﹖

編輯|黃婉曼 記者|容順盈 黃郁文

 

  一個足以影響世界上數以百萬計人口的重要會議──世界貿易組織第六次部長級會議,將於十二月在香港會展舉行,各國代表將進一步就促進全球貿易自由化進行談判。自一九九九年的西雅圖部長級會議發生「反全球化」示威暴動後,每逢有世界級的經濟會議舉辦之處,皆引起全球媒體的關注,今年的東道主香港頓時成為全球焦點。

  一些關注世貿的本地組織表示,世貿為香港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日益加深,但是大部分市民仍被蒙在鼓裡。這些組織刻下正密鑼緊鼓,為十二月的會議籌備一連串活動,期望喚起市民的關注。

談判代表 陣容龐大
  世貿一百四十八個成員國的部長級官員及談判代表將會在年底雲集香港,他們包括美國貿易代表波特曼、日本外相町村信孝、歐盟貿易專員曼德爾森及英國工貿大臣休伊特等,而香港的官方代表是工商及科技局局長曾俊華。工業貿易署助理署長羅淑佩表示﹕「出席會議人數將高達一萬人,更會吸引約二千名國際記者前來採訪。」今次會議相信是繼西雅圖會議後,最大規模的一次。

  為此,香港工業貿易署成立了四十人的特別辦事處,半年前開始籌備會議工作。

警方嚴陣以待
  今次世貿會議除了引起大型國際組織如樂施會、綠色和平等關注,地區激進組織如韓國民主勞工總會料會來港,進行「反世貿」及「反全球化」運動。
為確保部長級會議順利召開,警方高調部署,表示會投放最多的警力,不批准警務人員休假。同時,警員將接受特別訓練,在必要時使用橡膠子彈。

  羅淑佩承認擔心會場外秩序﹕「外國組織可能不了解本港文化,若不幸地有情緒過分激動、失控的情況出現,警方要有充分準備。」提起最差的情況,羅淑佩腦海中就會浮現西雅圖世貿會議的示威場面。

  一九九九年的西雅圖世貿會議引發場外五萬人的示威衝突,佔據交通要道,阻止各國代表前往會場,部分示威者更砸毀了麥當勞快餐店的玻璃,與警察發生衝突。警察雖然動用了催淚彈、橡膠子彈和裝甲車維持秩序,但會議仍無法正常進行。最後西雅圖市長下令宵禁,宣佈進入緊急狀態。

  香港民間監察世貿聯盟主席鄧燕娥也參與了該次會議,她憶述親身經驗﹕「當時的確發生了暴力事件,但遊行人士與警方只是在兩條十分小的十字路口,發生小規模的衝突。」而第二天所有報紙都只刊登暴力鏡頭,之後幾年西雅圖事件都被經常提及。她慨歎﹕「反全球化給人的暴力印象,是一個永遠無法更正的錯誤訊息。」

  她指摘傳媒﹕「直至現在,傳媒報道世貿會議的焦點都會放在『搞事』上,記者永遠只會問怕不怕有人『搞事』,而不會提及協議內容對香港市民的影響。到底曾俊華在會議內簽了甚麼協議,這才是最重要的。」鄧燕娥指出連政府都有意識、有計劃地抹黑他們,警方多次在報章公開強調針對十二月的示威而購入塑膠子彈,並訓練警察如何防備襲擊。

聯盟發動遊行
  為了今次的世貿會議,香港工聯會、「全球化監察」、婦女組織及大學學生會等二十四個組織於零四年九月成立香港民間監察世貿聯盟。主席鄧燕娥表示會在十二月舉辦大型研討會表達訴求,同時發動三至四萬人參加大型遊行,期望令各國代表(提筆簽協議前)不會倉促地下決定。

  聯盟主要透過集會、遊行、舉辦與世貿的對抗性會議等非暴力手法,來表達對世貿的關注。例如今年二月在香港城市大學舉辦國際諮詢會議,邀請了一百七十個關注世貿及有興趣於十二月訪港的組織來港交流,當中包括樂施會、地球之友、國際自由勞工聯盟等,並成立了國際協調網絡。

  香港的「全球化監察」是民間監察聯盟其中一個成員,他們在一九九九年出版了香港第一份關注全球化的中文刊物《全球化監察》。「我們考慮過到時全坐在會展門口,不讓嘉賓進會場開會。」編輯林致良表示﹕「策略上,香港是不適合激進的。」他強調香港組織反全球化的手法溫和,並指屆時不會破壞公物。

  對於世界不同反全球化組織都會參加示威運動,林致良擔心他們會反客為主﹕「單是韓國的農民,就會有五百人左右。」外國組織在原則上會尊重香港,但他承認很難預計那時會有甚麼特殊情況發生,例如零三年在墨西哥坎昆的世貿會議中,南韓農民領袖李京海刺胸自殺,以死抗議世貿對農民的迫害。「到時外國人會做些甚麼,我們也沒辦法控制。」

與外國組織有聯繫
  本身在沙田安老院工作的林致良表示,「全球化監察」大概有八至十個人,他們都有正職,主要是勞工界和環保人士,大家都是利用業餘時間出版關注全球化刊物。林致良表示希望以和平的方式教育群眾,用集體力量改變現狀﹕「畢竟個人力量有限,你怎麼可能戰勝資金充裕的大財團呢﹖」

  去年九月,「全球化監察」因為不滿GP電池公司為減低成本,用有毒物料生產電池,置內地員工的生命於不顧,用約四千元買入該電池的股票,在股東大會上提出質詢,要求老闆向員工發放賠償及讓他們驗身。林致良說﹕「雖然GP公司讓步不大,但起碼讓他們的企業形象受損了。」

  「全球化監察」與一些反全球化的國際組織保持聯繫,如關注貧富國家間不平等問題的「全球聚焦南方」泰國總部,以及關注勞工和環保問題的「台灣苦勞網」等。
林致良表示﹕「哪堨l開世界級經濟會議,我們都會自費買機票參加抗議運動。」二零零四年,他參加韓國反全球化的工人運動,讚歎韓國運動水平很高,組織嚴密。「遊行組織一早安排學生走在前面,負責和軍警打,不會一窩蜂亂衝。」

  他又指出,在法國談反全球化,起碼有三十萬聽眾。相比之下,他覺得香港封閉單一,而且反全球化這個議題冷門,難得到市民的了解。

影響本地工人就業
  「全球一體化」五個字,驟耳聽來似與香港遙遠得很。但香港民間監察世貿聯盟主席鄧燕娥指出,因為香港政府與世貿簽訂「採購協議」,令商業活動受到約束。「在採購協議之下,政府要以價低者得的商業原則採購,因此香港公司便失去優先權。」現時警隊的制服便是因為這個原因而不能在港製造。

  另外,建造道路及天橋的部分工序也牽涉採購行為,所以現時預製組件都是在內地做好才運回港,這加深香港工人開工不足的情況。鄧燕娥曾追問經濟發展局及勞工局局長葉澍i,為甚麼不讓香港建築工人從事這些工序。葉澍i表示因為香港簽了協議,讓本地人做會違反協議。政府不可以不遵守或停止,否則世貿會反對,甚至容許其他成員國進行貿易報復,例如徵收百分之四十至五十的的懲罰性關稅。
  
  但鄧燕娥表示,採購協議並非硬性規定要簽的,例如韓國就沒有簽署,以保護本地工業。她質疑﹕「香港在簽署後,公營物資就一定要出外採購,連如何運用納稅人金錢的權力都被限死,政府又如何去促進工業﹖」她又說,香港與世貿簽署的眾多協議中,影響最大的是一九九五年烏 拉圭回合簽署的《服務業貿易總協定》。協議指政府所有服務都可能變成貿易的一部分,範圍很大﹕「說得出的服務如教育、醫療、食水、圖書館等都可能要私營化。 」林致良進一步指出,當政府機構私營化,就不能以非牟利原則經營,要以商業原則經營,即要被協定規管。

  根據《服務業貿易總協定》,當政府服務以商業原則運作,該服務就已在協議管轄範圍內。例如一些政府部門引入「營運基金」,像郵政部門、土地註冊處、機電工程署等,註明是按商業原則經營。其次,政府近年來不斷把公營服務外判,所以許多部門早已有「一個或以上同類服務的競爭者」,因此都在管轄範圍之內。

  「全球化監察」認為﹕「特區政府官員常常保證﹕開放了也不會影響公營部門,但是有關世貿條文的解釋權根本不在特區政府或任何政府手上,而是在世貿秘書處或仲裁小組手上,所以政府的保證都是沒用的。」
  
  林致良更批評﹕「政府與世貿簽署協議是『黑箱作業』,雖然有諮詢,但只限於業界及商界。但這是關乎民生的問題,整個過程卻沒有諮詢公眾。」

政府﹕工序北移與世貿無關
  工業貿易署助理署長羅淑佩否認工序北移與世貿有關。「採購協議」只要求政府採購時需要公平招標,增加透明度。因此,價低者得,自然導致一些工序北移。

  「畢竟用的是納稅人的錢,不可以浪費。」她強調﹕「世貿不是規管香港政府」,不會導致公營服務私營化。而外判只是某些部門壓縮開支的出路,「這由部門自己決定,和世貿無關。」她舉出食環署外判為例。

  對於被指是「黑箱作業」,羅淑佩表示,協議是十年前簽署的,她對當時諮詢的過程並不清楚。但她強調就年底第六次部長級會議,工貿署已作第二次大型諮詢。

  「雖然不會出綠皮書收集公眾意見,但諮詢不僅限於商界。」她表示會同步諮詢十一個政策局,並且已跟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綠色和平及全球化監察會面,交流對世貿會議的意見。

右派思想充斥
  「傳媒何時有兩面報道過﹖根本就不中立﹗」關注全球化問題的文思慧博士批評,香港傳媒的報道經常偏向支持全球化,卻甚少關注反全球化組織背後的理念。她指出,縱使報道不會直接用「全球化」三個字,但其實每天都可以聽到支持全球化的訊息。

  「為甚麼迪士尼開在香港就叫好﹖為甚麼因中國開放、外國來投資就叫好﹖這些報道都是贊成全球化的言論。」文思慧認為支持全球化的右派思想充斥香港,但市民卻從未意識到。「市民從未能聽到不同的聲音。」

無人可阻全球化
  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副教授麥固敦(Gordon Mathews)指出,全球化擴大了貧富懸殊,令工廠北移、工人失業。但宏觀來看,在全球化浪潮中,香港仍是優勝者,每年維持了至少五至六個百份點的經濟增長。「我很同情失業工人的遭遇,但是,沒有人可以停止全球化。」他又說,外國例如法國、德國設立最低工資等福利措施去保護工人,但代價就是每年只有兩個百份點的經濟增長。

  「香港有一些溫和的反全球化或反世貿的組織是一件好事。」麥固敦認為透過這些組織的宣傳,能讓市民了解更多有關全球化的資訊。但對於這些組織在世貿會議舉行一連串示威行動,麥固敦相信他們能力有限,不足以逼使政府改變現有的經濟政策。「有時候這些反全球化組織不可以太理想,這個世界沒有烏托邦,沒有人可以減慢全球化進程。」

 

回目錄

 

多哈發展議程

 

零四年六月,韓國舉行世界經濟論壇,反全球化組織舉行示威遊行。(相片由林致良提供)


鄧燕娥指聯盟會用溫和手段表達意見。(容順盈攝)

 

林致良指組織運作的所有經費都是自資的 。(相片由林致良提供)

 

羅淑佩強調就會議安排,政府與民間組織保持緊密溝通。(黃婉曼攝)

 

文思慧不滿傳媒漠視反全球化組織背後的理念。(黃郁文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