廟街神相 黃晉虎

        黃晉虎要人如其名,虎虎生威,每一樣都要稱王,小學打兵乒球,他竟當上中五生的教練﹔放風箏,他要爭奪全港冠軍﹔當的士司機,他努力學習各國用語,還獲獎學金到英國﹔轉做相士,他也要在廟街稱霸。秘訣人人都知,不外乎是「勤」字。

        廟街出名龍蛇混雜,那媞漵R、占卦和看相的攤子擠得滿街都是,一大堆「鐵板神算」、「掌相狀元」的,卻從來沒有人敢自稱為「廟街神相」,深怕得罪同行,招來惡果。黃晉虎,「的士佬」一名,初來報到即自稱「廟街神相」,莫非吃了豹子膽﹖

         「只有我敢自稱『廟街神相』,那堥S有人像我一樣在報紙、《壹本便利》寫專欄、上電視節目做玄學嘉賓。第一天擺檔我就賺到一千元,我知道 我會「紅」(出名、受歡迎)。」黃晉虎說來沾沾自喜。

森林之王
        黃晉虎有六兄弟姊妹,名字是﹕龍、虎、豹、鳳、凰、鸞,取材自父母名字中的「澤」字(父親名為黃樹澤)和「群」字(母親名為賴群珍),意思是「沼澤中的一群」。虎是森林之王,黃晉虎在家中也是王,只要他興之所至,任何事他都要做到最好,做到稱王。

         「六歲我便要爸爸讓我替家堛漕悚嵽[工廠(即織繡廠)送貨,我一個人由九龍城乘巴士到西環。我能幹肯做,兄弟姊妹中爸爸最疼我,別人用一元一千碼的線放風箏,爸爸買五十元一千碼的蠶絲給我﹔十六歲中五畢業,爸爸即多開一間工廠讓我打理。」

         他何止在家中稱王,在外頭黃晉虎一樣要稱王。
        讀書時期的黃晉虎愛上了乒乓球,一星期練足七天,每天五小時,贏盡校內外的公開賽,小六的黃晉虎已被邀請當中五生的教練﹔看見風箏在空中翱翔,迷上了,又是一股廢寢忘餐的熱忱,只要不下雨,八號風球他都堅持天天放風箏,直至在全港風箏公開賽奪魁﹔八六年,製造業北移,工廠生意撐不下去,喜愛駕駛的黃晉虎二話不說去了當的士司機。誰說當的士司機的平庸﹖他要做就做「十大傑出的士司機」。

多聲道說早晨
        談到當的士司機,黃晉虎即滔滔不絕。
「Good Morning」、「Ohayo」(日文)、「Buon Giorno」(意大利文)、「Bonjour」(法文)……
        
         記者還未來得及請他表演,他已即場來個麗音廣播,英、法、日、意、德、西班牙、韓、泰、馬來、印尼、菲律賓、印度和普通話,十三種語言的「早晨」連珠說出。
  原來,自從做珠寶生意的弟弟教過他幾種外語後,黃晉虎的語言天分被發掘出來,學語言的興趣因而產生。起初,黃晉虎只是跟著弟弟為他自製的錄音帶學﹔學完了,便再買市面的語言教材來學,最後還索性拉著太太一起上夜校學英文和普通話呢﹗至於那些找不到教學錄音帶的語言像印度話、菲律賓話和韓文等,他就到處請教別人,不同國籍的乘客全都是黃晉虎的外語老師。

  黃晉虎的十三種外語,就是這樣學回來。憑著他的「多聲道」,簡單一句問候說話已贏取了無數乘客的歡心。

        「上次那個韓國人聽到我用韓國話跟他打招呼,嘩﹗他高興得送我一瓶威士忌。」

         乘客的歡心令黃晉虎奪得九五年「十大傑出的士司機」獎,他的真誠態度更助他擊退其他九個「十大傑出的士司機」,獲香港旅遊協會及香港文化協會頒發「香港大使」獎,更贏得獎學金到倫敦修讀為期四週的英語課程。2000年優質的士司機選舉中,四十個香港人和四十個外國人都給了他滿分,成為該年度的「旅客眼中最佳優質的士司機」。這個的士司機,他是愈做愈起勁。

         可是,香港經濟低迷、特別是將軍澳地鐵支線啟用後,以將軍澳為盤據地的黃晉虎收入驟跌,加上機緣際遇,促使他放棄十六年的士司機生涯。

命中注定
  「不當司機當神相,可說是偶然的,也可說是命中注定。」他說。
  說是偶然,因為他本來只打算在新年擺個臨時攤位,幫人看相,發個新年財。怎料,在廟街看攤位時重遇他早年拜師學藝的一位老相士,不但把攤位讓給他,還收了他作入室弟子,一晚間把他介紹給上百個三山五嶽的人認識,好讓他能在廟街立足。

         說是命中注定,因為他掌中的「十字紋」注定了他此生與玄學有緣。學過面相的黃媽媽是黃晉虎的啟蒙老師,小六的他已懂得用面相學來交友。長大了,他就買書看,跟師傅學,掌相、風水、面相、測字、占卦、紫微斗數……甚麼都看、甚麼都學。
        
         最沉迷時,黃晉虎天天買兩、三本玄學書籍,一星期跟七個老師,月交學費一萬元。不論哪個師傅的課,他都用錄音機錄下,一遍一遍重複的聽,聽到精采處,就自己再說一遍,製成精華錄音帶,在的士站排隊時聽,落更時又聽,然後再做筆記。累積到現在,黃晉虎說他大概擁有四百多本玄學書,六、七百盒錄音帶。

         「每次上課,全班只有我背得出老師的詩句。這些年來,我跟過二十多個師傅,個個都對我印象深刻,李英才老師還封我為『的士神相』。神相周圍都有,『的士神相』全世界就得我一個。」他又是一派洋洋得意。

         現在,黃晉虎不再駕的士,白天接送女兒上學、學鐵板神算、重溫過往的錄音帶和筆記、教授徒弟、寫專欄。晚上就當相士,間中又去上保險經紀的課,預備明年考個專業資格旁身。對未來,他滿腹大計 ── 多開個解籤攤子、出兩本書、上電視、成名、賺大錢、搬大屋……

  無論過去、現在或未來的人生,黃晉虎都強調是聽天命,但最後他還是忍不住說了句﹕「勤者有功。」

後記
  訪問期間,記者發現就如黃晉虎自己所言,他記性真的很好。
        「一九六六年六月六日,我舉家從調景嶺搬到九龍城,那年我六歲。」、 「一九七九年三月二十九日,我考得私家車牌,那年我十九歲。」、
「我第一本擁有的玄學書籍,是一九八零年買的《姓名學》。」、
「一九八六年四月一日,我在九龍城找到一份的士司機的工作。」、
「一九八六年十月十日,我轉了的士公司。」……
一連串的日期、時間、地點,聽得記者有點頭昏腦脹。








背後的女人




荓鍥而不捨的精神令黃晉虎(左二)在全港風箏公開賽中奪得冠軍。(相片由黃晉虎提供)

黃晉虎(右) 曾與名廚甄文達拍攝宣傳香港的旅遊特輯。


黃晉虎(中)曾拿獎學金到英國學英語,圖為他當地的朋友。 (相片由黃晉虎提供)


黃晉虎的檔攤放滿了他與名人們的合照和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