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 Junior: 我等了廿五年!

記 者 :李 廣 平
編 輯 :何 麗 庭

Joe Junior 自 幼 便 喜 歡 唱 歌 , 立 志 要 成 為 歌 手 。 「 我 中 一 已 經 站 在 課 室 內 向 全 班 同 學 唱 歌 。 」 他 自 豪 地 說 。 中 學 時 期 他 已 常 常 參 加 詩 歌 班 和 校 內 的 歌 唱 比 賽 。 問 他 為 何 對 唱 歌 有 這 麼 濃 厚 的 興 趣 , 他 說 : 「 當 我 聽 到 Paul Anka 唱 Diana 時 , 就 被 他 深 深 地 吸 引 著 , 更 希 望 能 像 他 一 樣 成 為 歌 手 , 在 舞 台 上 獻 唱 。 」

中 學 畢 業 投 身 歌 壇

基 於 那 份 對 Paul Anka 的 崇 拜 , 中 五 畢 業 他 便 毅 然 投 身 歌 壇 。 六 七 十 年 代 的 香 港 , 原 創 歌 曲 較 少 。 當 時 的 歌 手 大 多 唱 英 文 歌 , 香 港 人 替 這 些 歌 起 了 一 個 特 別 的 名 字 ─ ─ 歐 西 歌 。 當 年 Joe Junior 憑 唱 歐 西 歌 竄 紅 , 當 紅 時 曾 與 許 冠 傑 齊 名 , 風 靡 萬 千 歌 迷 。 回 想 當 年 風 光 的 日 子 , Joe Junior 得 意 洋 洋 地 說 : 「 你 們 可 不 要 說 我 驕 傲 啊 ! 我 曾 經 憑 Here's a heart, Deborah 一 曲 連 續 上 了 香 港 電 台 金 曲 榜 達 七 個 星 期 , 其 他 歌 手 最 多 只 在 榜 上 徘 徊 , 但 我 卻 是 連 續 七 星 期 的 冠 軍 ! 」

但 往 後 幾 年 , 粵 語 歌 曲 和 國 語 歌 曲 興 起 , 同 期 的 歌 手 紛 紛 轉 唱 廣 東 歌 , Joe Junior 還 未 來 得 及 反 應 , 事 業 已 迅 速 由 高 峰 跌 至 谷 底 , 「 其 實 我 也 會 唱 廣 東 歌 和 國 語 歌 , 只 是 當 時 沒 有 人 給 我 機 會 , 況 且 這 始 終 不 是 我 的 專 長 。 」 Joe Junior 說 。

事 業 迅 速 滑 下

為 了 生 活 , 他 被 逼 放 下 以 往 的 驕 傲 , 到 處 找 地 方 唱 歌 。 即 使 待 遇 如 何 不 濟 , 條 件 如 何 苛 刻 , 只 要 有 機 會 , 他 也 願 意 接 受 。 他 坦 言 在 這 沉 寂 的 二 十 五 年 , 他 常 常 要 轉 換 到 不 同 的 酒 廊 唱 歌 , 生 活 很 不 安 定 。 「 我 就 像 被 人 扔 到 海 中 , 隨 浪 打 到 一 處 又 一 處 , 滿 以 為 找 到 靠 岸 , 生 活 比 較 安 定 時 , 一 個 大 浪 打 過 來 , 又 把 我 捲 到 海 中 心 去 。 」 他 淡 淡 地 說 。

事 業 低 潮 不 單 止 令 他 朝 不 保 夕 , 更 窩 心 的 是 受 人 冷 嘲 熱 諷 。 有 一 次 , 他 應 客 人 邀 請 到 房 間 唱 歌 , 雖 然 已 下 了 班 , 但 他 仍 然 答 應 。 進 房 後 , 其 中 一 位 客 人 體 諒 他 已 下 班 , 便 責 怪 那 位 請 他 來 的 人 。 怎 料 那 人 望 了 他 一 眼 , 說 : 「 難 得 有 人 肯 聽 他 唱 歌 . . . . . . 。 」 「 那 一 刻 , 我 很 難 受 。 不 過 為 了 生 活 , 我 仍 然 要 像 小 丑 般 問 那 人 喜 歡 聽 甚 麼 歌 。 」 Joe Junior 無 奈 地 說 。

上 天 要 我 繼 續 唱

沉 重 的 打 擊 令 他 不 禁 自 問 , 是 否 歌 迷 不 再 喜 歡 他 ? 英 文 歌 曲 不 再 吸 引 ? 還 是 自 己 沒 有 有 力 人 士 扶 助 , 以 致 事 業 一 落 千 丈 ? 一 連 串 問 題 使 他 心 灰 意 冷 , 更 一 度 想 過 轉 行 , 但 只 要 是 一 個 電 話 、 一 個 演 出 機 會 、 一 份 微 薄 的 薪 酬 , Joe Junior 便 完 全 把 轉 行 的 念 頭 打 消 。

他 說 : 「 能 在 人 生 中 找 到 自 己 喜 歡 的 事 物 是 很 難 得 的 , 我 一 定 要 堅 持 下 去 。 」 故 此 , 每 當 酒 廊 老 闆 致 電 邀 請 他 去 唱 歌 時 , 他 便 立 即 把 轉 行 二 字 忘 記 了 。

有 一 次 , 酒 廊 告 訴 他 下 個 月 便 不 用 上 工 了 。 想 到 半 個 月 後 又 再 失 業 , 他 心 既 徬 徨 , 又 無 奈 。 在 絕 望 之 際 , 他 遇 到 一 位 舊 同 學 ─ ─ 有 學 生 王 子 之 稱 的 鄧 光 榮 。 他 得 知 Joe Junior 的 境 況 後 , 便 邀 請 他 到 旗 下 的 酒 廊 唱 歌 。 就 這 樣 , 他 又 留 下 了 。

「 每 當 我 打 算 轉 行 時 , 總 會 有 一 些 機 遇 把 我 留 下 , 或 許 上 天 也 不 想 我 放 棄 吧 ! 」 與 其 說 上 天 把 他 留 下 , 倒 不 如 說 他 始 終 對 舞 台 留 戀 , 希 望 有 朝 一 日 東 山 再 起 , 再 戰 江 湖 。

艱 難 日 子 終 過 去

九 六 年 是 Joe Junior 事 業 的 轉 捩 點 , 他 找 到 了 現 在 的 經 理 人 公 司 。 經 理 人 Rose 為 他 接 洽 各 式 各 樣 的 工 作 , 例 如 拍 電 視 、 拍 電 影 、 登 台 和 聯 絡 唱 片 公 司 灌 錄 唱 片 、 辦 演 唱 會 等 。

雖 然 在 電 視 和 電 影 中 只 擔 任 配 角 , 他 也 心 滿 意 足 。 這 些 演 出 提 高 他 的 知 名 度 和 增 加 登 台 機 會 。 他 興 奮 地 向 記 者 展 示 電 視 台 表 揚 他 工 作 態 度 良 好 的 嘉 許 信 , 又 雀 躍 地 告 訴 記 者 , 他 將 在 十 一 月 舉 行 四 場 迷 你 演 唱 會 , 滔 滔 不 絕 地 訴 說 他 灌 錄 唱 片 時 的 「 威 水 事 」 。

「 就 算 要 靠 別 人 幫 助 , 自 己 也 要 做 好 準 備 , 否 則 , 機 會 來 到 的 時 候 也 把 握 不 住 。 」 正 是 這 個 原 因 , 這 二 十 五 年 來 , 無 論 日 子 如 何 艱 苦 , 他 也 不 曾 放 棄 練 歌 。

二 十 五 年 的 經 歷 使 Joe Junior 更 珍 惜 現 有 的 工 作 機 會 , 他 要 向 歌 迷 證 明 他 寶 刀 未 老 。 「 我 已 經 再 沒 有 多 少 個 二 十 五 年 了 , 況 且 我 打 算 一 兩 年 後 移 居 美 國 。 不 過 , 若 這 裡 有 發 展 機 會 的 話 , 我 會 留 下 來 的 。 」 他 認 真 地 說 。

問 到 他 的 目 標 , 他 猶 豫 地 說 : 「 只 可 以 算 是 夢 想 , 大 概 沒 有 可 能 吧 … … , 無 論 如 何 … … 我 的 夢 想 就 是 在 紅 磡 體 育 館 開 個 人 演 唱 會 ! 」 「 若 有 人 出 錢 支 持 , 我 相 信 會 有 人 來 看 的 , 不 是 嗎 ? 」 他 問 , 眼 中 流 露 著 一 絲 盼 望 。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