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 園 人 物


第二十三期《大學線》
何婉盈 抓緊每個機會
記者□黃淑貞
編輯□余穎思

「 生 命 是 『 質 』 不 是 『 量 』 , 要 抓 緊 和 珍 惜 每 一 個 机 會 。 」 何 婉 盈 就 憑 藉 這 個 信 念 來 追 尋 她 的 三 個 夢 想 ─ ─ 擁 有 個 人 唱 片 、 拍 劇 和 取 得 大 學 學 位 。 「 在 三 十 歲 前 我 能 令 它 們 成 真 , 我 自 覺 很 幸 運 。 」

現 就 讀 香 港 大 學 工 商 管 理 學 院 二 年 級 的 何 婉 盈 , 在 一 九 九 一 年 參 加 香 港 小 姐 競 選 入 選 頭 五 名 , 其 後 加 入 娛 樂 圈 。 但 在 一 九 九 六 年 , 她 毅 然 退 出 , 重 返 校 園 , 立 志 要 取 得 她 的 第 一 個 大 學 學 位 。


選 美 是 入 行 良 机

參 加 選 美 , 對 從 小 到 大 都 希 望 能 擁 有 自 己 的 唱 片 和 拍 劇 集 的 何 婉 盈 來 說 , 無 疑 是 一 條 捷 徑 : 「 當 時 我 自 覺 到 了 一 個 合 适 的 年 齡 進 入 娛 樂 圈 , 碰 巧 香 港 小 姐 接 受 報 名 , 那 就 去 試 試 吧 。 許 多 人 都 說 這 是 捷 徑 。 」
自 言 任 性 又 倔 強 的 她 , 沒 有 理 會 家 人 的 反 對 , 選 擇 了 這 條 水 銀 燈 下 的 路 : 「 當 時 我 在 大 學 只 念 了 一 個 學 期 , 家 人 很 想 我 回 美 國 完 成 大 學 課 程 , 但 我 心 想 : 『 還 有 三 年 多 啊 ! 到 時 候 我 已 廿 几 歲 , 老 得 很 。 』 於 是 我 就 向 父 母 爭 取 , 讓 我 入 行 試 試 。 」
通 過 選 美 , 何 婉 盈 很 快 成 為 娛 樂 圈 的 焦 點 。 在 學 習 面 對 群 眾 和 傳 媒 的 過 程 中 , 她 面 對 不 少 壓 力 : 「 雜 開 始 寫 你 , 就 算 你 的 妝 只 是 淡 了 些 , 也 會 說 你 沒 有 化 妝 。 」 不 過 , 她 慶 幸 當 年 t 沒 有 拍 「 走 光 」 照 和 「 狗 仔 隊 」 的 風 气 , 否 則 壓 力 會 更 大 。
儘 管 如 此 , 何 婉 盈 從 沒 有 後 悔 參 加 選 美 , 「 如 果 沒 有 參 選 香 港 小 姐 , 也 許 我 要 在 藝 員 訓 練 班 熬 許 多 年 , 可 能 到 現 在 仍 不 甘 心 离 開 娛 樂 圈 。 」
雖 然 選 美 H 上 失 意 , 但 何 婉 盈 並 不 介 怀 : 「 起 碼 我 比 其 他 落 選 佳 麗 有 較 高 的 知 名 度 , 也 得 到 別 人 的 認 同 , 有 人 會 『 戥 我 唔 抵 』 , 已 經 足 夠 啦 ! 」
選 美 過 後 何 婉 盈 很 快 便 和 電 視 台 簽 約 : 「 當 時 簽 約 的 條 件 很 好 , 一 開 始 就 讓 我 做 勁 歌 金 曲 的 主 持 人 , 以 及 新 秀 歌 唱 大 賽 的 司 儀 。 」


璀 璨 的 銀 色 旅 途

在 娛 樂 圈 的 几 年 , 何 婉 盈 擔 任 過 不 少 工 作 , 例 如 主 持 九 二 年 巴 塞 隆 拿 奧 運 、 九 四 年 洛 杉 机 世 界 杯 、 歡 樂 今 宵 等 等 , 也 曾 拍 過 不 少 電 視 劇 集 和 灌 錄 唱 片 。 她 坦 言 入 娛 樂 圈 純 粹 是 為 了 興 趣 , t 沒 有 想 過 要 去 到 哪 個 位 置 , 只 是 盡 力 去 做 。 她 說 : 「 就 是 希 望 漸 漸 好 些 , 不 會 從 主 角 跌 到 『 茄 哩 啡 』 , 那 就 有 希 望 了 。 」
在 娛 樂 圈 打 滾 多 年 , 何 婉 盈 比 同 齡 女 子 經 歷 得 更 多 : 「 和 電 視 H 傾 合 約 , 也 是 我 自 己 去 的 。 」 她 更 說 在 圈 中 最 大 的 得 著 是 累 積 了 待 人 處 世 的 經 驗 : 「 面 對 人 時 會 更 勇 敢 , 多 了 些 『 面 懵 膏 』 。 」 但 有 得 必 有 失 , 入 了 娛 樂 圈 , 自 然 會 失 去 若 干 自 由 : 「 不 過 , 『 食 得 Q 魚 抵 得 渴 』 , 入 行 時 也 預 了 會 這 樣 。 」


平 淡 的 校 園 生 活

九 六 年 , 何 婉 盈 毅 然 退 出 娛 樂 圈 。 問 及 原 因 , 她 以 「 自 知 」 回 應 : 「 如 果 一 個 藝 人 在 娛 樂 圈 的 發 展 有 一 至 十 級 , 那 我 當 時 應 在 第 六 、 七 級 吧 。 我 自 知 可 能 怎 樣 也 再 不 上 去 , 碰 巧 又 有 一 個 讓 我 再 讀 書 的 机 會 , 那 我 就 离 開 了 。 」 何 婉 盈 表 示 , 她 從 來 沒 有 放 淣 過 重 返 校 園 的 念 頭 , 其 實 早 在 入 行 時 已 計 畫 好 , 當 她 二 十 五 歲 ( 九 六 年 ) 時 便 做 「 超 齡 學 生 」 (Mature student) 。
從 璀 璨 歸 於 平 淡 , 何 婉 盈 坦 言 最 初 對 學 生 的 刻 板 生 活 , 确 有 點 不 習 慣 : 「 記 得 我 第 一 天 上 課 時 , 一 坐 下 便 想 : 『 唉 ! 現 在 才 是 第 一 年 的 第 一 天 , 怎 麼 熬 下 去 呢 ? 』 但 到 現 在 我 都 念 了 快 兩 年 了 。 」 她 笑 著 說 。
丟 下 書 本 多 年 , 要 重 投 校 園 實 不 容 易 。 何 婉 盈 反 覆 地 說 念 書 念 得 很 辛 苦 : 「 我 從 來 沒 有 接 触 過 甚 麼 統 計 學 、 經 濟 和 會 計 , 一 切 也 要 由 零 開 始 ; 相 反 其 他 同 學 在 預 科 時 已 諗 過 這 几 科 , 熟 到 不 得 了 。 當 時 我 真 的 讀 到 『 喊 』 , 整 年 都 沒 有 開 心 過 , 很 擔 心 留 級 。 最 後 統 計 學 那 科 『 肥 佬 』 要 補 考 。 」
她 不 諱 言 , 讀 書 是 為 了 實 際 需 要 多 於 為 興 趣 : 「 做 過 娛 樂 圈 , 更 加 縮 窄 了 自 己 的 發 展 范 圍 。 若 不 念 書 取 得 一 個 學 位 是 很 難 翻 身 的 。 」 此 外 , 何 婉 盈 家 差 不 多 全 是 大 學 生 , 「 沒 有 理 由 我 是 例 外 的 ! 」
在 學 校 , 她 抱 著 「 你 對 別 人 好 , 別 人 也 會 對 你 好 」 的 態 度 与 同 學 相 處 。 她 說 在 剛 入 大 學 時 , 有 不 少 人 會 望 望 自 己 : 「 我 會 向 他 們 微 笑 , 表 現 得 友 善 些 、 主 動 些 , 漸 漸 地 和 他 們 都 熟 了 。 」 其 中 一 位 女 同 學 更 在 上 一 個 暑 假 每 星 期 抽 三 、 四 天 幫 她 溫 習 統 計 學 : 「 如 果 沒 有 她 , 我 也 許 升 不 了 班 , 真 的 很 感 激 她 ! 」
此 外 , 家 人 給 予 的 支 持 , 對 何 婉 盈 來 說 也 很 重 要 : 「 我 自 覺 一 向 都 很 幸 運 , 如 果 不 是 家 人 支 持 , 憑 我 這 几 年 工 作 所 得 的 積 蓄 , 應 付 了 學 費 就 沒 有 生 活 費 , 根 本 就 完 成 不 了 這 三 年 大 學 課 程 。 」
如 果 要 何 婉 盈 再 選 擇 一 次 , 她 毫 不 考 慮 會 畢 業 後 才 工 作 : 「 因 為 由 社 會 重 返 校 園 , 這 個 心 路 歷 程 是 很 辛 苦 的 ! 」
她 又 舉 例 說 : 「 你 看 看 像 我 這 般 的 人 不 多 , 除 了 柏 安 妮 、 陳 慧 嫻 , 恐 怕 你 已 想 不 到 更 多 了 。 因 此 我 對 自 己 能 重 返 校 園 确 有 一 點 點 自 豪 。 」
不 過 , 何 婉 盈 承 認 這 也 要 配 合 天 時 、 地 利 、 人 和 , 以 及 自 己 當 時 的 心 情 : 「 如 果 我 當 上 了 影 后 , 賺 几 千 万 元 一 年 , 我 想 我 就 不 會 讀 書 了 。 」


永 不 回 頭 娛 樂 圈

還 有 一 年 多 便 畢 業 , 何 婉 盈 坦 言 會 審 慎 選 擇 工 作 , 免 得 入 錯 行 , 她 說 : 「 我 年 紀 不 小 了 , 轉 兩 年 工 就 三 十 歲 , 所 以 要 想 清 楚 才 入 行 。 」 對 人 力 資 源 深 感 興 趣 的 她 , 表 示 會 從 這 方 面 入 手 。
會 重 返 娛 樂 圈 嗎 ? 「 絕 對 不 會 ! 」 何 婉 盈 斬 釘 截 鐵 地 說 : 「 我 自 知 不 能 破 那 個 階 段 , 要 是 一 戲 『 唔 掂 』 , 人 家 不 要 你 時 怎 辨 ? 我 不 會 冒 這 個 險 ! 」 她 又 補 充 說 : 「 最 重 要 是 我 念 書 念 得 那 樣 辛 苦 , 我 當 然 要 做 与 本 科 有 關 的 行 業 啦 ! 」
對 何 婉 盈 來 說 , 婚 姻 也 算 是 未 來 的 一 個 打 算 : 「 碰 到 合 适 的 人 , 我 也 會 結 婚 、 生 孩 子 , 希 望 三 十 出 頭 時 能 夠 吧 。 」 說 時 她 的 臉 上 也 帶 點 少 女 的 羞 澀 。 ■


同 學 眼 中 的 何 婉 盈

重 新 渃 上 書 包 , 何 婉 盈 在 同 學 的 眼 是 一 個 親 切 的 好 同 學 。
在 一 年 級 便 認 識 何 婉 盈 的 張 可 怡 , 認 為 她 人 緣 不 俗 , 且 頗 友 善 。 她 有 時 也 會 和 何 婉 盈 逛 街 和 聊 天 : 「 好 像 上 一 年 她 ( 何 婉 盈 ) 生 日 , 也 邀 請 了 几 位 同 學 出 席 她 的 生 日 派 對 。 」
此 外 , 張 可 怡 又 覺 何 婉 盈 為 人 主 動 而 且 有 責 任 感 : 「 她 會 很 主 動 去 組 織 和 其 他 同 學 做 功 課 , 也 會 准 時 做 好 自 己 的 工 作 。 」
雖 然 在 年 齡 上 和 何 婉 盈 有 點 差 距 , 但 張 可 怡 不 認 為 這 會 難 以 溝 通 : 「 她 處 事 成 熟 一 點 , 但 我 們 談 得 攏 , 沒 有 所 謂 的 代 溝 。 」
而 另 一 位 張 同 學 則 覺 得 何 婉 盈 与 其 他 同 學 沒 有 甚 麼 不 同 : 「 只 是 在 一 年 級 剛 剛 開 學 時 , 大 家 對 她 有 些 好 奇 ; 但 是 認 識 她 後 , 和 她 熟 絡 了 , 又 沒 有 甚 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