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人 珍 事
第二十二期《大學線》

真人不露相
區樂民以「樂」治人心
記者□許瓊霖
編輯□郭燕萍

區 樂 民 , 既 是 醫 生 , 也 是 報 章 副 刊 的 專 欄 作 者 。

出 書 三 本 , 曾 接 受 過 書 刊 訪 問 , 卻 不 肯 「 露 相 」 。 對 於 記 者 拍 照 的 要 求 , 他 竟 回 覆 道 : 「 請 把 我 當 作 一 個 犯 人 吧 ! 只 拍 手 手 腳 腳 和 背 面 好 了 ! 」 難 道 區 樂 民 的 樣 子 , 正 如 他 在 專 欄 上 所 說 , 看 了 會 教 人 失 望 ?
抱 著 尋 找 一 個 其 貌 不 揚 、 体 型 肥 胖 的 男 子 的 心 態 , 踏 進 約 好 的 訪 問 地 點 , 記 者 的 目 光 不 斷 掃 向 「 目 標 」 人 物 , 而 阻 擋 視   的 竟 是 一 個 個 子 不 高 、 西 裝 畢 挺 、 戴 眼 鏡 , 一 副 典 型 醫 生 模 樣 的 斯 文 男 士 。 「 我 不 想 有 人 為 了 看 看 誰 是 區 樂 民 , 而 影 響 了 我 正 常 的 醫 務 工 作 。 」 區 樂 民 解 釋 說 。


怕 太 「 紅 」 失 自 由

另 一 個 不 想 樣 子 見 報 的 原 因 , 是 「 怕 太 紅 」 。 區 樂 民 笑 說 : 「 作 為 作 者 , 當 然 有 點 表 演 慾 , 但 只 限 於 文 字 上 。 我 怕 走 在 街 上 被 人 認 出 , 很 不 自 在 。 」 喜 歡 無 拘 無 束 地 生 活 的 他 , 笑 言 現 在 還 可 以 在 西 貢 街 邊 吃 「 魚 蛋 」 , ( 在 西 貢 很 難 給 病 人 遇 上 呢 ! ) 若 樣 貌 曝 光 後 , 這 點 點 自 由 , 便 成 泡 影 , 他 笑 說 : 「 我 不 是 一 個 超 然 的 作 者 , 不 能 像 蔡 瀾 , 在 鬧 市 中 , 穿 著 西 裝 , 襯 個 『 和 尚 袋 』 , 一 點 也 不 介 意 別 人 的 目 光 。 」
或 許 , 對 區 樂 民 來 說 , 在 街 上 吃 魚 蛋 比 「 紅 」 更 開 心 。


「 百 里 馬 」 遇 伯 樂

區 樂 民 喜 歡 寫 作 , 在 大 學 時 當 上 醫 學 院 院 報 《 啟 思 》 編 輯 , 有 時 也 會 投 稿 。 有 一 次 他 投 了 三 份 稿 件 到 《 明 報 》 , 結 果 刊 登 了 其 中 兩 份 。 「 當 時 《 明 報 》 副 刊 編 輯 鍾 偉 民 認 為 我 有 溡 質 , 給 我 開 了 《 大 夫 小 記 》 專 欄 。 他 可 以 說 是 我 的 伯 樂 , 那 時 還 以 為 自 己 是 千 里 馬 , 現 在 回 想 , 從 前 的 我 只 不 過 是 一 匹 百 里 馬 罷 了 ! 」 區 樂 民 笑 說 。
題 材 新 穎 是 區 樂 民 受 注 視 的 原 因 之 一 。 他 憑 著 赤 子 之 心 , 對 周 遭 事 物 好 奇 和 關 心 , 有 真 摯 体 會 。 他 說 : 「 舉 例 說 門 診 工 作 是 十 分 沉 悶 的 , 假 如 你 只 是 診 治 了 五 十 個 傷 風 咳 , 但 對 我 來 說 , 卻 是 診 治 了 五 十 個 病 人 , 他 們 同 時 都 是 患 上 了 傷 風 咳 , 他 們 都 有 著 不 同 的 故 事 。 」


故 事 触 動 人 心

他 寫 下 不 少 感 人 故 事 , 其 中 一 個 是 關 於 娥 嬸 的 。 區 樂 民 記 述 年 輕 時 的 娥 嬸 , 因 為 要 幫 補 家 計 , 不 情 愿 地 到 湇 瘋 病 院 當 工 人 , 後 來 因 患 上 湇 瘋 病 , 而 遭 丈 夫 离 淣 。 痊 後 右 手 變 了 形 的 娥 嬸 , 仍 主 動 申 請 當 湇 瘋 病 院 義 工 。 區 樂 民 還 記 得 當 天 娥 嬸 對 他 說 : 「 被 人 离 淣 很 淭 涼 , 自 己 嘗 過 了 , 更 明 白 他 們 ( 湇 瘋 病 人 ) 需 要 有 心 人 照 顧 。 」 區 樂 民 認 為 娥 嬸 是 一 個 不 折 不 扣 的 偉 人 , 於 是 便 寫 下 這 個 感 人 故 事 。


朋 友 充 當 主 角

源 源 不 絕 的 題 材 , 大 部 分 是 區 樂 民 身 邊 發 生 的 故 事 , 朋 友 更 充 當 文 中 主 角 , 例 如 張 大 夫 、 黃 大 仙 、 護 士 長 貴 爺 等 等 , 「 這 不 是 出 賣 朋 友 , 他 們 很 好 , 不 會 介 意 的 。 」 區 樂 民 解 釋 。 「 其 實 他 們 很 易 受 哄 騙 , 兩 三 句 說 話 便 可 打 圓 場 , 多 說 几 句 , 便 不 當 是 一 回 事 了 ! 」 這 一 刻 的 區 樂 民 換 上 了 頑 皮 的 笑 臉 。


紙 上 取 笑 蔡 瀾

當 沒 有 題 材 , 區 樂 民 會 主 動 透 過 文 章 与 其 他 作 家 談 天 說 地 。 他 憶 述 几 年 前 , 蔡 瀾 請 客 , 席 上 多 是 作 家 , 他 也 是 被 邀 之 列 。 由 於 蔡 瀾 地 位 很 高 , 有 些 客 人 不 斷 給 蔡 瀾 戴 高 帽 , 潻 他 有 江 湖 地 位 。 「 飯 局 後 , 下 雨 了 , 有 江 湖 地 位 的 蔡 瀾 卻 截 不 到 一 輛 的 士 , 果 真 有 江 湖 地 位 ! 」 區 樂 民 在 專 欄 開 玩 笑 地 寫 著 。 結 果 惹 來 了 蔡 瀾 笑 罵 區 樂 民 「 吃 扒 外 」 ( 食 碗 面 反 碗 底 ) ; 張 小 嫻 也 罵 他 不 應 如 此 奚 落 人 家 , 「 於 是 我 們 就 在 格 子 互 相 開 玩 笑 , 維 持 了 數 個 月 。 」 區 樂 民 笑 著 說 。


死 後 天 堂 再 會

在 專 欄 上 , 區 樂 民 可 以 揮 洒 自 如 , 但 走 回 醫 院 , 他 難 免 要 嚴 肅 地 面 對 生 离 死 別 的 情 緒 。 行 醫 多 年 , 區 樂 民 對 生 离 死 別 有 一 套 看 法 , 「 我 相 信 這 個 宇 宙 有 一 個 創 造 者 , 人 死 後 總 還 有 一 些 東 西 , 如 果 這 個 世 界 有 天 堂 , 我 想 無 論 高 矮 肥 瘦 , 都 可 以 進 入 天 堂 ; 死 t 不 難 過 , 因 為 我 們 會 再 見 ! 」
話 雖 如 此 , 面 對 死 去 病 人 的 家 人 , 區 樂 民 也 不 知 怎 去 安 慰 他 們 , 他 苦 笑 道 : 「 對 他 們 說 : 『 不 用 擔 心 , 你 們 可 以 在 天 堂 相 遇 。 』 , 活 像 詛 咒 人 家 似 的 ! 」


不 欲 悄 悄 离 去

對 於 談 死 亡 , 區 樂 民 毫 不 忌 諱 , 他 坦 言 希 望 選 擇 肝 癌 作 為 致 死 的 方 式 , 他 以 專 家 口 吻 解 釋 道 : 「 肝 癌 應 該 是 最 少 痛 楚 的 癌 症 , 病 徵 是 愈 來 愈 瘦 , 肚 子 積 水 而 漲 大 , 然 後 人 會 漸 漸 昏 迷 至 死 , 整 個 過 程 大 概 維 持 三 至 六 個 月 。 」 他 認 為 那 三 至 六 個 月 可 讓 他 在 死 前 作 交 代 , 他 說 : 「 我 希 望 在 死 前 回 顧 過 去 的 日 子 、 再 見 一 些 好 朋 友 、 向 一 些 人 道 歉 … … 我 不 希 望 二 話 不 說 就 离 開 這 個 世 界 ! 」


「 樂 」 乃 人 生 目 標

從 對 生 死 的 看 法 , 相 信 區 樂 民 是 一 個 豁 達 的 人 , 他 的 筆 名 叫 「 樂 民 」 , 是 希 望 全 民 快 樂 ; 「 我 的 人 生 目 標 是 自 己 快 樂 , 人 家 也 快 樂 。 很 多 人 以 為 我 很 得 意 , 當 醫 生 , 收 入 穩 定 ; 當 作 者 , 得 到 讀 者 接 受 , 應 該 很 快 樂 , 但 我 認 為 人 的 願 望 真 的 很 多 , 有 很 多 東 西 是 可 以 做 得 更 好 。 」 至 於 是 甚 麼 東 西 , 區 樂 民 想 了 一 會 , 回 答 : 「 不 懂 說 , 或 許 說 不 出 具 体 的 東 西 。 」 或 許 , 文 字 比 語 言 , 更 容 易 交 心 。
和 區 樂 民 交 心 , 最 好 還 是 當 他 的 讀 者 , 因 為 在 字 行 間 , 你 會 不 知 不 覺 認 識 了 他 , 把 他 看 成 一 個 朋 友 。 不 過 , 在 与 朋 友 聊 時 , 還 是 不 說 區 樂 民 的 坏 話 為 佳 , 因 為 還 沒 有 看 過 他 的 樣 子 , 不 知 道 身 邊 一 個 剛 相 識 的 朋 友 會 否 就 是 區 樂 民 ! ■



讓 讀 者 看 見 他 的 背 面 是 區 樂 民 的 极 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