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人 珍 事










第二十一期《大學線》
洪 松 蔭
無 悔 今 生
記者□許瓊霖
編輯□郭燕萍

他 說 : 「 人 生 的 价 值 不 在 擁 有 多 少 , 而 是 付 出 多 少 … …不 錯 , 要 今 生 無 悔 。 」

眼 前 一 個 西 裝 筆 挺 、 謙 謙 有 禮 的 成 熟 男 士 , 骨 子 卻 充 滿 著 運 動 細 胞 , 他 是 曾 連 奪 首 三 屆 香 港 傑 出 運 動 員 的 單 車 選 手 、 現 年 三 十 四 歲 的 洪 松 蔭 。

在 運 動 生 涯 的 高 峰 期 , 洪 松 蔭 為 了 生 計 而 放 棄 比 賽 。 不 過 , 他 對 單 車 的 熱 愛 依 然 , 四 年 前 開 始 當 業 餘 單 車 選 手 , 「 我 喜 歡 踏 單 車 , 在 過 程 中 我 可 全 情 投 入 , 挑 戰 自 己 ! 」


自 幼 喜 歡 單 車

自 小 酷 愛 踏 單 車 的 洪 松 蔭 , 曾 於 中 二 時 為 了 買 單 車 而 做 兼 職 攢 錢 , 賣 點 心 、 賣 趭 包 、 甚 至 當 雜 工 , 「 那 時 做 三 小 時 才 得 几 塊 錢 , 湊 了 二 百 多 元 才 能 買 上 一 架 二 手 單 車 ! 」

憑 著 天 分 及 對 這 項 運 動 的 熱 愛 , 洪 松 蔭 在 十 五 、 六 歲 時 便 奪 得 了 人 生 的 第 一 個 獎 項 ─ ─ 全 港 新 秀 賽 冠 軍 , 「 這 個 獎 是 一 個 很 大 的 鼓 勵 , 那 時 我 很 開 心 , 還 告 訴 所 有 朋 友 車 淑 梅 訪 問 我 , 後 來 那 段 訪 問 竟 然 沒 有 播 出 來 。 」 說 罷 , 洪 松 蔭 哈 哈 大 笑 , 流 露 純 真 的 笑 容 。


最 光 榮 非 獎 項

縱 使 洪 松 蔭 獲 獎 無 數 , 最 令 他 感 光 榮 的 , 並 不 是 獲 得 某 一 項 比 賽 的 冠 軍 , 而 是 在 八 五 年 於 意 大 利 舉 行 的 世 界 錦 標 賽 上 , 成 為 唯 一 一 個 完 成 這 項 比 賽 的 亞 洲 人 。 「 那 時 沒 有 領 隊 、 沒 有 教 練 , 只 有 几 個 隊 員 , 我 們 彷 如 『 鄉 下 佬 出 城 』 , 經 常 被 歐 洲 人 看 不 起 ! 」 這 激 發 起 洪 的 志 , 他 拼 命 地 作 賽 , 雖 然 只 得 第 五 十 六 名 , 但 已 為 亞 洲 人 爭 一 口 气 , 「 不 過 比 賽 後 一 兩 天 , 腿 都 軟 了 , 走 也 走 不 動 , 連 觀 賽 都 要 留 在 酒 店 看 哩 ! 」 他 說 起 過 去 的 成 功 , 語 气 非 常 自 信 。


曾 刻 苦 為 單 車

縱 然 再 成 功 、 再 有 實 力 , 但 沒 有 運 動 獎 學 金 , 又 沒 有 資 助 , 年 青 時 的 洪 松 蔭 , 生 活 過 得 清 貧 。 他 一 方 面 打 工 維 持 生 計 , 一 方 面 繼 續 練 習 , 參 加 比 賽 。 「 為 了 配 合 單 車 練 習 , 那 時 我 差 不 多 兩 星 期 轉 工 一 次 。 的 工 作 不 能 太 早 上 班 , 因 為 早 上 五 時 開 始 要 練 習 ; 不 能 太 辛 苦 , 會 影 響 精 神 ; 不 能 不 准 請 假 , 因 為 要 參 加 比 賽 … … 」 洪 細 數 著 。 就 這 樣 , 製 衣 、 電 子 、 手 袋 、 裝 修 、 包 裝 等 工 作 , 他 全 都 做 過 。 只 是 , 這 种 生 活 實 在 磨 人 , 他 坦 言 : 「 薪 金 全 都 花 在 單 車 上 , 連 見 得 人 的 衣 服 也 沒 多 一 件 。 」


要 為 前 途 著 想

雖 然 洪 松 蔭 鍾 愛 踏 單 車 , 無 奈 現 實 逼 人 。 八 九 年 , 他 接 受 了 保 險 工 作 的 晉 升 机 會 , 退 出 單 車 壇 。 他 無 奈 地 道 : 「 在 保 險 工 作 上 , 我 由 代 表 (agent) 升 為 管 理 階 層 , 要 處 理 培 訓 、 監 管 、 導 師 等 工 作 , 為 前 途 著 想 , 希 望 突 破 自 己 , 只 好 放 淣 了 單 車 選 手 的 生 涯 ! 」


非 主 將 仍 無 怨

洪 松 蔭 在 保 險 事 業 上 可 算 是 平 步 青 云 , 然 而 他 卻 失 去 了 單 車 選 手 在 廿 七 至 三 十 歲 的 黃 金 歲 月 , 他 打 趣 道 : 「 那 時 一 邊 做 保 險 工 作 , 一 邊 心 痒 痒 想 踏 單 車 ! 」 。 於 是 , 洪 松 蔭 待 工 作 穩 定 後 , 在 九 三 年 年 底 再 次 投 入 單 車 的 怀 抱 , 當 時 他 三 十 歲 。 由 於 過 去 疏 於 練 習 , 加 上 年 紀 大 了 , 他 要 花 多 些 時 間 才 能 重 新 投 入 練 習 及 比 賽 , 後 來 習 慣 了 才 不 覺 得 辛 苦 。 在 九 七 年 第 八 屆 全 運 會 , 洪 松 蔭 被 安 排 掩 護 後 起 之 秀 黃 金 寶 。 最 後 , 洪 松 蔭 空 手 而 回 , 他 卻 大 方 地 說 : 「 其 實 我 是 一 個 可 攻 可 守 的 單 車 手 , 但 教 練 只 安 排 我 掩 護 亞 寶 ( 黃 金 寶 ) 。 我 們 的 目 標 是 專 攻 一 人 得 獎 , 亞 寶 無 疑 是 最 出 色 、 最 适 合 的 人 選 。 」 但 人 非 草 木 , 皆 有 感 情 , 洪 松 蔭 也 坦 誠 地 說 : 「 不 甘 心 總 有 點 吧 ! 」


「 我 欣 賞 黃 金 寶 ! 」

洪 松 蔭 比 黃 金 寶 大 十 年 , 兩 人 於 不 同 時 間 在 單 車 壇 上 盡 領 風 騷 。 黃 金 寶 曾 公 開 表 示 視 洪 松 蔭 為 偶 像 , 洪 松 蔭 卻 謙 虛 地 說 : 「 可 能 在 我 高 峰 期 時 , 也 薄 有 名 气 , 對 於 一 個 喜 歡 踏 單 車 的 年 輕 人 來 說 , 無 疑 是 有 鼓 勵 的 作 用 。 」

然 而 , 長 江 後 浪 推 前 浪 , 今 天 的 黃 金 寶 比 當 年 的 洪 松 蔭 獲 獎 更 多 , 表 現 更 加 出 色 , 作 為 別 人 偶 像 的 洪 松 蔭 , 卻 沒 有 一 點 妒 忌 , 他 更 說 : 「 我 欣 賞 他 ! 欣 賞 他 對 單 車 的 熱 情 、 對 人 的 熱 誠 ! 或 許 我 和 他 的 階 段 不 同 , 他 是 全 職 單 車 手 , 而 我 由 始 至 終 都 是 個 兼 職 單 車 手 , 總 有 點 不 同 吧 ! 」


家 庭 給 予 支 持

在 洪 松 蔭 漫 長 的 單 車 生 涯 中 , 太 太 可 說 是 他 最 重 要 的 支 持 者 , 他 們 的 認 識 与 單 車 也 扯 上 關 係 。 年 少 時 的 洪 松 蔭 , 与 同 學 逛 單 車 衧 後 , 便 會 到 旁 邊 的 快 餐 店 坐 坐 , 於 是 認 識 了 當 收 銀 員 的 何 美 齊 。 洪 道 : 「 她 給 我 無 限 的 支 持 ! 」 但 他 又 風 趣 地 說 : 「 不 過 有 時 , 若 我 要 到 外 國 比 賽 數 個 月 , 我 不 在 她 身 旁 , 她 便 不 支 持 了 ! 」

家 庭 給 予 洪 松 蔭 很 大 的 鼓 勵 , 被 問 及 在 比 賽 的 時 候 , 是 否 把 太 太 和 女 儿 的 合 照 放 在 車 前 , 好 給 自 己 力 量 , 洪 松 蔭 笑 著 說 : 「 是 的 」 。 簡 單 的 回 答 , 卻 道 出 了 他 對 家 庭 的 一 份 深 刻 感 情 。

對 於 未 來 , 洪 松 蔭 除 了 希 望 在 九 八 年 亞 運 爭 取 好 成 績 外 , t 希 望 能 完 成 中 五 課 程 。 「 書 到 用 時 方 恨 少 」 , 他 認 為 自 己 人 生 最 大 的 遺 憾 是 年 少 時 不 懂 讀 書 的 重 要 , 惟 有 現 在 努 力 進 修 。

至 於 長 遠 的 目 標 , 洪 松 蔭 表 示 要 有 均 衡 的 生 活 , 發 展 保 險 事 業 及 体 育 興 趣 , 「 或 許 我 也 會 當 個 業 餘 教 練 , 又 或 者 作 參 与 者 , 至 於 何 時 退 出 單 車 壇 , 我 相 信 總 有 這 樣 的 一 天 。 人 生 的 价 值 不 在 擁 有 多 少 , 而 是 付 出 多 少 … … 我 希 望 那 時 我 仍 能 笑 說 『 今 生 無 悔 』 。 」 洪 松 蔭 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