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期《大學線》
嚴浩 每秒都要活得快樂
記者□冼潤棠
編輯□陳嘉儀
甫 踏 進 嚴 浩 的 家, 便 看 見 一 列,了 整 堵 牆 的 書 架 和 一 個 帶 點 神 秘 的 水 晶 陣; 但 他 用 的 餐 具 卻 又 印 滿 趣 撚 動 物 圖 案, 桌 上 還 有 一 個 裝 滿 糖 果/哩 的 大「賓 尼 兔 頭」。 嚴 浩 的 家, 有 像 獨 居 男 人 的 地 方, 也 保 留 著 孩 子 的 童 真, 給 人 一 種 悠 然 自 得 的 感 覺。 然 而, 這 就 是 嚴 浩 的 天 地? 嚴 浩 的 天 地 還 有 電 影、 家 庭 及 他活得 快 樂 的 理 想。
從 事 電 影 編 導 工 作 達 十 九 年 的 嚴 浩 生 於 香 港, 在 二 十 歲 那 年, 毅 然 放1銀 行 會 計 的 工 作, 迺 身 赴 英 攻 讀 電 影 課 程。 七 五 年 返 港 後, 在 無淒電 視 任 職 編 導。 經 過 三 年 的 磨 練, 嚴 浩 執 導 了 他 的 第 一 部 電 影《咖 哩 啡》。 其 後 的《似 水 流 年》、《滾 滾 紅 塵》、《太 陽 有 耳》、《天 國 逆 子》, 和 近 期 的《我 愛 廚 房》, 都 為 他 在 本 地 及 海 外 奪 取 了 不 少 殊 榮。
從 會 計 到 導 演
要 成 為 編 導, 首 要 條 件 就 是 要 具 有 創 意。 嚴 浩 自 少 就 表 現 出 這 方 面 的 天 賦 。 小 學 四 年 級, 他 便 開 始 寫 作 散 文 投 稿。 除 寫 作 外, 他 還 喜 歡 拉 二 胡、 手 風 琴 及 演 話 劇。 中 學 時 期, 更 開 始 作 曲 及 寫 作「三 句 半」、「對 口 辭」 一 類 的 劇 本。
滿 腦 點 子 的 他, 起 初 卻<非 立 志 當 導 演。「當 時 電 影 沒 現 在 那 麼 流 行, 而 自 己 又 喜 歡 音 樂, 於 是 便 去 學 作 曲, 希 望 做 個 作 曲 家。」 但 後 來 他 又 發 覺 不 懂 彈 琴 是 作 曲 一 大 障 礙, 知 道 在 這 方 面 難 有 發 展, 就 打 消 了 當 作 曲 家 的 念 頭。
箇 管 愛 創 作, 但 嚴 浩 中 學 畢 業 後 的 第 一 份 工 作 卻 是 與 創 作 扯 不 上 半 點 關 曆 的 銀 行 會 計。「數 字 對 我 來 說 簡 直 是 莫 名 其 妙 的 東 西, 做 了 三 年 銀 行, 現 在 還 弄 不 清 什 麼 是 借 貸, 那 三 年 過 得 實 在 痛 苦。」
虛 渡 了 三 年 光 陰, 嚴 浩 決 意 放1銀 行 的 工 作, 赴 英 攻 讀 電 影。「那 時 我<不 清 楚 前 面 會 是 個 什 麼 畫 面, 但 卻 很 清 楚 自 己 不 要 眼 前 見 到 的 東 西。 是 創 作 力 和 表 達 欲 驅 使 我 不 能 接 受 沒 有 創 意 的 工 作, 否 則 我 很 快 便 沒 有 心 機 □ 下 去。」
家 境<不 富 裕 的 他, 向 家 人 提 出 留 學 的 要 求 時, 心 中 不 免 有 罪 疚 感。 然 而, 嚴 爸 爸 出 錢 出 力 的 支 持 他, 令 他 更 明 白 到 要 努 力 學 習, 當 一 個 好 導 演。
遠 大 的 電 影 理 想
嚴 浩 對 電 影 的 要 求 很 高, 他 心 目 中 的 好 電 影 要 叫 好 叫 座, 具 有 創 意, 且 要 對 社 會 起 積 極 意 義。 因 此, 嚴 浩 從 不 輕 易 開 拍 電 影, 入 行 十 九 年 才 拍 過 十 部 電 影。
要 拍 出 一 部 成 功 的 電 影, 嚴 浩 認 為 最 重 要 的 是 具 備 原 創 意。「有 很 多 題 材 都 有 人 談 過, 但 問 題 在 於 處 理 手 法 的 不 同。 這 就 像 烹 飪 一 樣, 很 多 人 也 會 唸 冬 瓜 盅, 但 你 要 怎 樣 才 能 唸 一 個 與 眾 不 同 的, 便 要 靠 你 的 創 意。」
嚴 浩 導 演 的 每 一 部 電 影, 都 是 由 他 親 自 編 劇 或 與 人 合 編 的, 題 材 不 一, 如《我 愛 廚 房》 改 編 自 日 本 小 說,《天 國 逆 子》 取 材 自 一 篇 報 告 文 學, 至 於《滾 滾 紅 塵》、《似 水 流 年》 則 是 源 於 他 內 心 的 某 種 感 受, 要 把 它 們 一 一 拍 成 具 體 畫 面。 他 尤 其 喜 愛 前 三 者。
對 於 開 拍 電 影, 他 形 容 每 次 都 是 一 場 戰 爭︰「我 要 對 劇 本 充 滿 信 心, 才 會 籌 款 開 拍。 籌 款 過 程 就 如 一 場 戰 爭, 要 找 到 與 自 己 有 相 同 信 念 的 投 資 人 更 是 困 難。」
一 般 人 認 為 嚴 浩 的 電 影 風 格 非 屬 大 眾 化 類 型。 對 於 票 房, 他 有 這 樣 的 回 應︰「我 的 眼 光 是 放 得 很 遠 的,<不 只 著 眼 於 香 港 市 場。 故 現 在 很 多 人 評 香 港 市 場 萎 縮, 對 我 是 絕 無 影 響 的。」
他 以 案 頭 的 刀、 叉、 碟 為 例,顯 示 他 積 極 的 一 面︰「有 些 人 做 生 意 看 見 碟 不 值 錢, 便 會 轉 賣 刀; 刀 不 好 賣 時, 便 轉 賣 叉。 但 我 卻 不 一 樣, 當 我 發 現 目 前 鉛 筆 不 暢 銷, 但 卻 深 信 鉛 筆 在 將 來 應 大 有 作 為 時, 我 會 力 圖 去 革 新 鉛 筆。 這 樣 才 具 意 義, 因 為 最 終 我 改 革 了 鉛 筆。」
浪 漫 人 拍 浪 漫 電 影
自 認 個 性 浪 漫 的 嚴 浩, 把 自 己 的 電 影 風 格 評 為 寫 實 浪 漫 主 意 義, 而 他 認 為 只 有 該 類 型 的 人 才 能 拍 出 該 類 風 格 的 電 影。 觀 其 對 獎 項 的 態 度, 也 不 難 發 現 他 的 浪 漫 率 性。
他 打 趣 說︰「有 時 看 到 一 些 獎 座 的 外 表 實 在 很 美, 也 會淑意 識 希 望 贏 它 回 來。 努 力 去 拍 一 部 好 戲, 不 為 什 麼, 只 為 要 得 到 一 個 造 得 精 撚 的 獎 座。 這 種 任 性 也 很 浪 漫﹗」 環 視 客 廳, 除 了 一 座 他 從 日 本 影 展 贏 回 來 的「金 麒 麟」 外, 便 找 不 到 嚴 浩 其 他 的「威 水」 痕"。「我 把 其 他 獎 座 都 收 起 來, 是 不 想 自 己 在 不 知 不 覺 間 心 生 自 滿, 阻 礙 進 步。 但 這 迺 金 麒 麟 實 在 太 美, 我 磡 不 得 收 起 來。」
理 性 的 人 不 會 結 婚
嚴 浩 生 於 一 個 大 家 庭, 家悴共 有 八 兄 弟 姊 妹。 早 年 父 親 從 事 新 聞 工 作, 收 入<不 算 高。 在 管 教 上, 父 母+取 民 主 開 放 態 度, 對 他 們 的 擇 業 興 趣 從 不 干 預。 這 讓 嚴 浩 能 在 沒 有 壓 力 的 環 境 下 盡 情 展 自 己。 現 在 每 當 電 影 得 獎, 他 都 會 第 一 時 間 通 知 媽 媽。
現 身 為 人 父, 嚴 浩 對 兒 子 的 管 教 方 針 也 像 當 年 父 母 待 他 一 樣。「我 從 不 對 他 有 任 何 苛 求。 事 實 上, 我 與 他 除 了 是 父 子 關 曆 外, 我 也 把 他 當 作 我 的 朋 友、 弟 弟 及 學 生。 只 有 這 樣, 我 們 才 會 把 對 方 視 為 互 相 傾 訴 的 對 象, 有 時 連 自 己 的 感 情 事 也 會 找 他 聊﹗」 兒 子 現 正 留 學 美 國, 二 人 常 靠 電 子 郵 件 及 長 途 電 話 聯 絡。
對 於 愛 情 及 婚 姻, 嚴 浩 也 有 獨 特 的 見 解︰「當 你 愛 一 個 人 時, 你 會 渴 望 與 她 結 婚。 作 為 男 人, 娶 妻 的 目 的 是 要 愛 她, 而 非 用 來 吵 架, 這 種 愛 是 非 理 性 的, 要 有 很 大 的 包 容, 可 以 說, 真 正 理 性 的 人 是 不 會 結 婚 的。」 自 與 太 太 離 婚 後, 嚴 浩 便 過 著 獨 居 的 生活, 但 倘 有 機 會, 他 也 不 會 抗 拒 再 婚︰「有 時 人 是 要 順 其 自 然 的。」
要 活 得 積 極 和 快 樂
嚴 浩 最 渴 望 的 生活是 每 一 秒 都活得 快 樂、 充 實 和 有 意 義。「這 是 很 難 做 到, 但 卻 是 人 生 必 學 的 課 程。」 他 認 為 快 樂<非 來 自 外 界, 而 是 在 乎 自 己 對 周 遭 事 物 的 看 法、 自 身 的 心 胸 及 處 世 態 度。 現 階 段 的 他 仍 在 追 尋 快 樂 當 中, 不 過 他 補 充 道︰「追 尋 過 程 也 是 一 種 快 樂, 正 所 謂『煩 惱 中 生 智 慧』, 每 當 看 見 自 己 不 斷 進 步 就 會 感 到 很 快 樂。」
不 論 處 於 人 生 任 何 階 段, 嚴 浩 總 以 積 極 的 態 度 面 對。「人 生 最 重 要 是 懂 得 生活於 現 在, 不 是活於 過 去, 也 不 是 渴 望 將 來。 人 是 應 該 要 清 楚 自 己 處 於 什 麼 階 段, 然 後 將 這 階 段 的 自 己 發 揮 得 最 好, 這 才 是 積 極 的 處 世 態 度。」
現 階 段 的 嚴 浩 正 積 極 埋 首 於 工 作, 籌 備 開 拍《給 戴 安 娜 的 信》。 與 其 他 導 演 一 樣, 奧 斯 卡 是 他 最 渴 望 得 到 的 獎 項, 所 以 嚴 浩 現 在 還 沒 有 想 過 停 下 來。「我 的 創 作 原 動 力 到 目 前 為 止 仍 然 很 強, 這 種 原 動 力 是 自 生 的, 我 也 不 清 楚 它 何 時 會 自 滅。」
浪 漫 任 性, 有 著 積 極 的 生活態 度, 就 是 嚴 浩 在 帶 點 冷 的 外 表 下 的 真 個 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