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期《大學線》
別再歧視我!
  精神病康復者的心聲



記者:葉晶晶/李詠詩/黃偉強/嚴立池
編輯:潘潔文/蔡聖龍
近 來 在 報 章 上 經 常 看 到 牽 涉 精 神 病 人 的 暴 力 案 件 ﹐ 例 如 有 精 神 病 人 砍 掉 母 親 頭 顱 再 將 之 擲 下 街 、 又 有 精 神 病 人 斬 傷 父 親 後 再 跳 樓 自 殺 等。 在 傳 媒 大 篇 幅 報 道 下 ﹐ 市 民 普 遍 都 對 精 神 病 人 望 而 生 畏 ﹐ 認 為 他 們 是 社 會 上 的「計 時 炸 彈」。
受 著 這 樣 的 壓 力 ﹐ 精 神 病 人 及 他 們 的 家 屬 有 何 感 受 ﹖ 社 會 應 如 何 幫 助 他 們 ﹖ 精 神 病 人 又 是 否 真 的 是「計 時 炸 彈」 ﹖
「我 沒 做 錯 何 需 隱 瞞」
「第 一 次 入 住 精 神 病 院 時 ﹐ 我 十 分 悶 悶 不 樂。 想 找 人 閒 談 ﹐ 卻 又 感 到 那 的 人 全 是 怪 怪 的 ﹐ 很 嚇 人。 ﹂ 這 句 說 話 出 自 一 位 曾 患 精 神 分 裂 的 二 十 多 歲 女 孩 子 口 中。
阿 藹(假 名)中 學 時 曾 患 精 神 分 裂 ﹐ 本 來 她 是 一 個 開 朗活潑 的 女 孩 ﹐ 但 自 從 患 上 精 神 分 裂 症 之 後 ﹐ 她 覺 得 好 像 有 兩 個 自 己 同 時 存 在。 一 個 是 自 己 熟 悉 的 阿 藹 ﹐ 另 一 個 則 是 十 分 陌 生 的 阿 藹。 有 時 「 陌 生 的 阿 藹 」更 會 無 緣 無 故 發 脾 氣 ﹐ 令 她 感 到 很 不 舒 服 ﹐ 於 是 主 動 向 家 人 要 求 入 院 醫 治。 「 病 發 時 我 連 自 己 的 家 人 也 認 不 得 ﹐ 記 憶 異 常 含 糊 ﹐ 手 腳 又 冰 凍 ﹐ 總 之 感 覺 很 不 舒 服。」 阿 藹 一 字 一 字 地 說 她 的 經 歷。
雖 然 阿 藹 的 媽 媽 不 想 向 鄰 居 透 露 她 的 病 情 ﹐ 但 阿 藹 覺 得 他 們 其 實 早 已 猜 到 ﹕「他 們 常 投 以 奇 怪 的 眼 光 ﹐ 像 不 太 喜 歡 我 似 的。 但 我 覺 得 沒 有 必 要 刻 意 隱 瞞 ﹐ 我 又 沒 有 做 壞 事。」 阿 藹 理 直 氣 壯 地 說。
阿 藹 的 家 人 對 她 十 分 支 持 ﹐ 其 中 母 親 最 為 辛 勞 ﹐ 在 她 住 院 的 一 年 ﹐ 天 天 前 往 探 望 ﹐ 更 積 勞 成 疾 ﹐ 患 上 膽 石 而 需 入 院 治 理 ﹐ 這 使 阿 藹 在 不 幸 中 仍 感 到 母 親 無 比 的 溫 暖。
「 我 對 社 會 也 有 貢 獻﹗ 」
自 出 院 後 ﹐ 阿 藹 的 情 況 穩 定 ﹐ 期 間 她 曾 在 皮 具 廠 、 醫 院 、 中 途 宿 舍 及 庇 護 工 場 等 地 方 工 作。 「 我 覺 得 自 己 在 工 作 過 程 中 得 益 不 少 ﹐ 不 用 整 天 獃 在 家 那 麼 懶 散。 」 阿 藹 坦 言 為 自 己 能 貢 獻 社 會 而 感 到 十 分 高 興。 「 我 還 曾 做 過 義 工 呢﹗」
阿 藹 為 人 十 分 開 朗 、 坦 誠。 「 我 知 你 今 天 來 訪 問 我 ﹐ 所 以 特 地 向 庇 護 工 場 的 經 理 請 假 ﹐ 因 為 你 來 探 望 我 使 我 十 分 高 興。」 記 者 環 望 阿 藹 家 居 十 分 整 潔 ﹐ 原 來 是 她 特 地 打 掃 過 ﹕「我 怕 你 見 到 不 整 齊 的 環 境 會 不 喜 歡 ﹐ 我 剛 才 還 害 怕 趕 不 及 把 地 方 打 掃 好 呢﹗」
笑 看 別 人 冷 言 冷 語
至 於 阿 藹 母 親 對 女 兒 患 病 有 何 感 受 ﹐ 她 說 ﹕「當 我 知 道 女 兒 有 精 神 病 時 ﹐ 我 很 徬 徨 、 很 傷 心 ﹐ 終 日 以 淚 洗 面。」 她 指 出 最 難 過 的 是 不 知 如 何 幫 助 阿 藹 ﹐ 因 她 明 白 阿 藹 除 了 要 承 受 患 病 帶 來 的 痛 苦 ﹐ 還 要 承 受 親 友 們 的 奇 異 眼 光。
眼 見 別 人 看 不 起 自 己 的 女 兒,在 背 後 對 她 指 指 點 點 ﹐ 阿 藹 母 親 承 認 自 己 也 需 要 時 間 去 適 應。「假 若 連 自 己 也 開 解 不 了 ﹐ 又 豈 能 幫 助 阿 藹 呢 ﹖ 所 以 別 人 怎 樣 看 我 們 便 任 由 他 們。」
除 了 要 忍 受 社 會 的 壓 力 ﹐ 浸 信 會 愛 群 社 會 服 務 處 精 神 病 康 復 者 家 屬 資 源 及 服 務 中 心 主 任 黃 宗 保 指 出 ﹐ 那 些 病 情 嚴 重 的 病 人 ﹐ 由 於 工 作 能 力 日 漸 下 降 ﹐ 很 容 易 遭 受 僱 主 解 雇 ﹔ 而 且 他 們 的 醫 藥 開 支 又 不 斷 增 加 ﹐ 令 家 庭 經 濟 拮 据 、 百 上 加 斤 ﹐ 苦 不 堪 言。
家 屬 也 像 患 精 神 病 ﹗
香 港 精 神 健 康 家 屬 協 會 代 表 莫 裕 犖 表 示 ﹐ 他 的 兒 子 當 年 因 為 不 能 考 入 大 學 ﹐ 承 受 不 了 這 個 打 擊 而 患 了 憂 鬱 與 狂 躁 症。 他 回 想 起 在 兒 子 不 開 心 時 ﹐ 自 己 沒 有 從 旁 加 以 安 慰 ﹐ 令 兒 子 終 於 患 上 精 神 病 ﹐ 莫 裕 犖 直 到 現 在 都 覺 得 內 心 有 一 份 歉 疚 感。 現 在 惟 有 加 倍 悉 心 照 顧 兒 子 來 補 救。
陳 先 生 兒 子 也 患 有 精 神 分 裂 症 ﹐ 常 常 看 見 恐 怖 的 事 物 ﹐ 說 話 語 無 倫 次 ﹐ 而 且 不 愛 與 人 溝 通 ﹐ 經 常 關 閉 著 自 己 ﹐ 身 邊 朋 友 甚 少。「每 次 想 及 兒 子 的 處 境 ﹐ 我 覺 得 十 分 無 奈 ﹐ 又 失 望 、 又 自 責 ﹐ 相 信 這 是 普 遍 精 神 病 人 家 屬 的 感 受 ﹐ 這 每 每 令 自 己 也 覺 得 像 患 了 精 神 病 似 的。」 但 最 令 陳 先 生 困 擾 的 是 要 花 心 思 讓 兒 子 服 藥。
黃 宗 保 表 示 服 食 精 神 科 藥 物 後, 會 有 明 顯 的 副 作 用 ﹕ 如 渴 睡 、 頭 暈 、 便 秘 、 手 腳 顫 抖 及 坐 立 不 安 等 ﹐ 這 嚴 重 影 響 病 人 的 日 常 生活﹐ 故 當 精 神 病 康 復 者 發 覺 病 情 好 轉 時 ﹐ 便 多 放 棄 服 藥。 但 一 旦 受 到 外 界 刺 激 時 ﹐ 便 很 容 易 舊 病 復 發。
堅 持 服 藥 求 康 復
楊 小 姐 是 少 數 一 直 堅 持 吃 藥 的 精 神 病 康 復 者 ﹐ 她 的 精 神 病 一 半 來 自 後 天 因 素 ﹐ 一 半 則 來 自 遺 傳。 她 病 情 最 嚴 重 時 曾 出 現 精 神 分 裂 ﹐ 頻 頻 感 到 有 幻 覺 、 幻 聽 ﹐ 經 治 療 後 她 一 直 維 持 吃 藥 的 習 慣 ﹕「因 為 我 要 繼 續 我 的 教 琴 工 作 ﹐ 停 止 服 藥 的 話 ﹐ 我 便 不 能 回 復 以 往 的 生活﹗」
她 慶 幸 自 己 能 夠 得 到 家 人 及 大 部 分 朋 友 的 支 持。 她 說 ﹕「我 們 所 面 對 的 壓 力 ﹐ 其 實 主 要 來 自 家 人 、 朋 友 及 鄰 居 ﹐ 怕 他 們 會 不 接 納 自 己。」 醫 院 養 病 生活苦 悶
入 住 精 神 病 院 是 精 神 病 患 者 治 療 的 必 經 階 段 ﹐ 他 們 住 院 的 感 受 是 怎 樣 呢 ﹖
今 年 二 十 七 歲 的 阿 穎 ﹙ 假 名 ﹚ ﹐ 去 年 與 丈 夫 協 議 離 婚 ﹐ 由 於 長 期 思 念 跟 前 夫 共 住 的 兒 子 ﹐ 導 致 她 情 緒 出 現 問 題。 阿 穎 父 母 擔 心 不 已 ﹐ 於 是 在 今 年 年 初 送 她 往 沙 田 威 爾 斯 親 王 醫 院 的 精 神 科 病 房。 經 醫 生 診 斷 後 ﹐ 證 實 她 患 上 精 神 分 裂 症。
阿 穎 憶 述 病 發 時 的 情 景 ﹕「我 變 得 很 怕 光 ﹐ 尤 其 是 車 頭 燈 的 光。 我 用 盡 辦 法 ﹐ 把 屋 內 所 有 窗 戶 遮 蓋 ﹐ 使 全 屋 不 透 光。」
住 院 期 間 ﹐ 她 除 了 要 按 時 服 藥 ﹐ 更 會 在 醫 院 所 設 的 職 業 治 療 部 接 受 治 療 ﹐ 學 習 簡 單 手 工 業 及 辦 公 室 實 務 ﹐ 如 打 字 及 接 待 工 作 等。 雖 然 日 子 過 得 很 充 實 ﹐ 但 阿 穎 卻 覺 得 ﹕「整 天 困 在 醫 院 很 苦 悶。」
住 院 日 子 人 生 低 潮
李 榮 南 ﹐ 四 十 四 歲 ﹐ 現 於 醫 院 管 理 局 任 職。 他 當 初 為 替 公 司 構 思 新 產 品 而 用 腦 過 度 ﹐ 在 工 作 完 成 後 ﹐ 他 仍 偶 爾 會 於 半 夜 時 起 床 構 思 一 番。「病 情 最 嚴 重 時 ﹐ 我 甚 至 覺 得 自 己 能 夠 和 鬼 神 溝 通 ﹐ 整 個 人 在 思 想 和 行 為 上 ﹐ 都 像 被 人 用 內 力 操 縱 著。」
「住 院 的 日 子 簡 直 是 我 精 神 上 及 人 生 上 的 低 潮。」 他 說 住 院 期 間 的 生活極 之 刻 板 和 沉 悶 ﹐ 對 他 的 病 情 毫 無 幫 助 ﹐ 他 說 ﹕「住 院 的 精 神 病 患 者 都 是 千 篇 一 律 的 欠 缺 笑 容﹗」 幸 而 他 妻 子 給 他 很 大 支 持 和 鼓 勵 ﹐ 使 他 的 病 情 能 夠 逐 步 痊 癒。
雖 然 得 到 家 人 支 持 ﹐ 但 他 覺 得 其 他 人 卻 不 是 這 樣 ﹕「我 覺 得 我 們 這 些 精 神 病 患 者 像 ﹃ 籮 底 橙 ﹄ 一 樣 ﹕ 雖 然 橙 皮 上 有 少 許 缺 陷 ﹐ 但 其 實 內 仍 甜 美 可 口。 可 惜 社 會 人 士 往 往 因 為 嫌 棄 我 們 表 面 上 的 瑕 疵 ﹐ 而 不 去 發 掘 我 們 好 的 一 面。 」
精 神 病 人 也 可 痊 癒
市 民 嫌 棄 精 神 病 患 者 ﹐ 多 是 因 為 覺 得 他 們 是 「 危 險 人 物 」、 「 計 時 炸 彈 」﹐ 不 知 何 時 會 「 爆 發 」﹐ 怕 他 們 一 旦 「 爆 發 」會 對 自 己 安 全 構 成 威 脅 ﹐ 故 此 抱 有 避 之 則 吉 的 心 態。 但 其 實 他 們 是 否 真 的 如 此 「 生 人 勿 近 」呢 ﹖
「 精 神 病 患 者 不 過 是 普 通 病 人。 」青 山 醫 院 的 曾 繁 光 醫 生 強 調 ﹐ 精 神 病 是 一 種 需 要 長 期 接 受 治 療 的 病 ﹐ 像 糖 尿 病 及 高 血 壓 一 樣。 大 部 分 精 神 病 人 ﹐ 都 有 痊 癒 的 一 天。 輕 微 的 精 神 問 題 如 神 經 衰 弱 、 焦 慮 等 ﹐ 只 要 依 時 服 藥 及 定 期 覆 診 ﹐ 再 加 上 適 當 的 心 理 輔 導 ﹐ 要 完 全 康 復 並 不 難。 阿 滿(假 名)便 是 其 中 一 個 逐 漸 康 復 的 例 子。
「小 時 候 ﹐ 姐 姐 經 常 對 我 又 打 又 罵 ﹐ 但 每 次 我 被 打 完 也 不 知 做 錯 甚 麼。」 這 個 童 年 陰 影 ﹐ 令 阿 滿 教 育 下 一 代 時 不 期 然 訴 諸 暴 力。
當 阿 滿 誕 下 第 二 個 女 兒 後 三 個 月 ﹐ 更 患 上 產 後 抑 鬱 症 ﹕ 心 理 狀 況 不 平 衡 ﹐ 經 常 失 眠 ﹐ 手 腳 不 受 控 制。 她 覺 得 自 己 患 病 的 原 因 是 受 不 了 丈 夫 有 婚 外 情。 她 更 一 度 想 結 束 自 己 的 生 命 ﹐ 並 埋 怨 子 女 負 累 自 己 ﹕「小 孩 子 一 頑 皮 ﹐ 我 便 十 分 厭 惡 ﹐ 很 想 傷 害 他 們。」
幸 好 阿 滿 意 識 到 事 態 的 嚴 重 ﹐ 自 己 主 動 去 醫 院 求 醫 ﹐ 現 在 病 情 已 穩 定 下 來。 同 時 她 覺 得 自 己 的 宗 教 信 念 也 是 她 康 復 的 主 要 原 因 ﹐ 教 會 內 的 人 經 常 給 她 意 見 ﹐ 如 教 導 子 女 的 正 確 方 法 ﹐ 使 她 和 子 女 的 關 係 大 大 得 到 改 善 ﹐ 心 情 因 而 變 得 開 朗 ﹐ 病 情 也 漸 漸 康 復。
患 病 不 等 於 有 暴 力 傾 向
香 港 心 理 衛 生 會 恆 健 社 區 中 心 主 任 關 綺 雯 指 出 ﹐ 一 般 市 民 誤 以 為 精 神 病 康 復 者 有 嚴 重 暴 力 傾 向 ﹐ 因 為 傳 媒 常 以 「 狂 漢 」 、 「 精 神 病 」的 字 眼 作 為 傷 人 案 、 斬 人 案 的 標 題 ﹐ 市 民 看 多 了 具 渲 染 性 的 報 道 ﹐ 便 造 成 誤 解。
曾 在 葵 涌 醫 院 工 作 了 兩 年 多 的 社 工 王 麗 霞 表 示 ﹐ 與 精 神 病 人 相 處 期 間 ﹐ 發 覺 他 們 與 普 通 人 並 無 分 別。 她 稱 現 時 的 暴 力 新 聞 中 涉 及 普 通 人 的 比 率 遠 超 於 精 神 病 人 ﹐ 只 不 過 是 傳 媒 的 刻 意 報 道 及 市 民 對 精 神 病 缺 乏 認 識 ﹐ 才 造 成 歧 視。
曾 繁 光 指 出 精 神 病 人 有 暴 力 傾 向 的 機 會 ﹐ 比 普 通 人 還 要 低。 要 消 除 誤 解 ﹐ 加 深 普 通 人 對 精 神 病 的 認 識 ﹐ 公 民 教 育 扮 演 重 要 角 色。
出 院 、 入 院 、 再 出 院
莫 裕 犖 認 為 精 神 病 患 者 的 家 屬 在 病 人 患 病 初 期 ﹐ 通 常 不 知 如 何 和 他 們 相 處 ﹐ 故 他 提 議 每 間 設 有 精 神 科 的 醫 院 定 期 舉 辦 講 座 ﹐ 教 導 家 屬 如 何 與 精 神 病 康 復 者 溝 通 及 如 何 照 顧 他 們。
他 覺 得 政 府 在 資 源 分 配 上 有 問 題 ﹐ 如 醫 院 管 理 局 所 設 的 精 神 社 區 治 療 隊 ﹐ 在 九 龍 有 四 隊 ﹐ 而 港 島 卻 一 隊 也 沒 有。 近 年 精 神 病 患 者 數 目 有 上 升 趨 勢 ﹐ 他 建 議 政 府 應 增 加 精 神 病 康 復 設 施 ﹐ 如 增 加 床 位 、 日 間 訓 練 中 心 的 限 額 等。
黃 宗 保 則 認 為 政 府 提 供 的 資 源 根 本 不 足 ﹐ 全 港 只 有 三 間 治 療 精 神 病 的 醫 院 ﹐ 而 且 床 位 有 限。 各 家 醫 院 為 了 爭 取 更 多 資 源 ﹐ 都 會 盡 量 增 加 病 人 的 出 入 率 ﹐ 導 致 精 神 病 人 在 病 情 未 穩 定 時 ﹐ 便 需 出 院 ﹐ 復 發 機 會 也 因 此 相 應 增 加 ﹐ 造 成 出 院 、 病 發 、 入 院 、 再 出 院 的 惡 性 循 環 ﹐ 令 精 神 病 難 以 根 治。
去 年 年 底 生 福 利 司 霍 羅 兆 貞 曾 以 書 面 回 覆 立 法 局 提 問 ﹐ 指 出 全 港 有 近 五 千 三 百 人 患 有 精 神 分 裂 症 ﹐ 這 數 字 還 未 包 括 其 他 輕 度 及 中 度 的 精 神 病 患 者。 但 據 九 六 年 年 報 顯 示 ﹐ 全 港 精 神 病 床 位 只 有 四 千 零 五 十 四 張 ﹐ 政 府 預 計 五 年 後 才 會 額 外 增 設 多 一 千 零 一 十 張 病 床。 由 此 可 見 港 府 為 精 神 病 患 者 提 供 的 資 源 實 在 不 足 夠。
正 視 問 題 刻 不 容 緩
香 港 是 一 個 繁 忙 的 都 市 ﹐ 生活其 中 會 遇 到 不 少 壓 力 ﹐ 抵 受 不 了 這 些 壓 力 便 很 易 患 上 精 神 病。 政 府 實 在 不 能 坐 視 這 個 問 題 ﹐ 必 須 增 撥 資 源 改 善 ﹕ 一 方 面 應 增 加 精 神 病 人 床 位 及 康 復 中 心 ﹐ 讓 更 多 患 者 得 到 適 當 治 療 ﹔ 另 一 方 面 應 多 教 導 患 者 家 屬 ﹐ 讓 他 們 知 道 在 日 常 生活中 如 何 照 顧 患 者。 最 後 ﹐ 更 要 加 強 公 民 教 育 ﹐ 糾 正 市 民 將 精 神 病 與 暴 力 傾 向 混 淆 的 誤 解 ﹐ 使 精 神 病 患 者 在 社 會 上 得 到 公 平 的 看 待。 ■



治 療 方 法    對 症 下 藥
若 有 家 屬 不 幸 患 上 精 神 病 ﹐ 浸 信 會 愛 群 社 會 服 務 處 的 黃 宗 保 認 為 ﹐ 家 屬 應 當 替 他 們 及 早 治 療 ﹐ 並 指 導 病 人 依 時 服 藥 、 覆 診 ﹐ 還 要 經 常 與 醫 生 、 社 工 保 持 聯 絡 ﹐ 加 深 對 精 神 病 的 認 識。 他 強 調 要 令 精 神 病 人 能 早 日 痊 癒 ﹐ 必 須 讓 他 們 得 到 社 會 人 士 的 接 納 及 諒 解。
香 港 心 理 生 會 健 社 區 中 心 主 任 關 綺 雯 則 認 為 要 讓 精 神 病 康 復 者 徹 底 康 復 ﹐ 首 要 是 令 他 們 重 拾 信 心 ﹐ 鼓 勵 他 們 參 與活動 ﹐ 例 如 義 工 小 組 ﹐ 令 精 神 病 康 復 者 覺 得 自 己 並 非 社 會 上 的 寄 生 蟲。
九 龍 醫 院 住 院 護 士 曾 先 生 認 為 要 精 神 病 者 康 復 ﹐ 除 了 提 供 藥 物 及 寧 靜 的 居 住 環 境 外 ﹐ 還 要 為 病 者 提 供 心 理 上 的 輔 導 ﹐ 例 如 小 組 治 療(Group Therapy)﹐ 讓 他 們 解 決 一 切 日 常 生活中 的 困 難,以 防 他 們 出 院 後 會 因 難 以 適 應 環 境 的 改 變 而 舊 病 復 發。
青 山 醫 院 醫 生 曾 繁 光 認 為 要 按 不 同 病 人 需 要 而 提 供 不 同 治 療 方 法。 除 了 普 遍 的 藥 物 及 心 理 治 療 外 ﹐ 更 有 行 為 、 家 居 、 職 業 及 社 區 治 療 ﹐ 甚 至 音 樂 、 藝 術 等 也 可 用 作 醫 治 精 神 病 的 工 具。 另 外 ﹐ 有 一 種 稱 為「電 驚 厥」 的 方 法 ﹐ 在 病 人 體 內 輸 入 低 電 壓 的 電 流 ﹐ 使 病 人 產 生 痙 攣 ﹐ 調 節 腦 部 分 泌 ﹐ 對 治 療 抑 鬱 症 的 病 人 十 分 有 效。
病 人 接 受 腦波電盪治療 ( 相片由醫管局提供 )




治 療 方 法
 對 症 下 藥











精 神 病 患 者 之 間 的 相 互 交 流 及 溝 通 , 對 他 們 的 病 情 有 正 面 幫 助。





精 神 病 人 在 庇 護 工 場 內 工 作 , 對 病 情 康 復 有 良 好 幫 助 。






莫 裕 榮 表 示 , 其 實 精 神 病 患 者 並 非 「 計 時 炸 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