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白戀愛人生

記者:黎慧明
編輯:陳兆坤

白韻琴--絕不陌生的名字,
充滿神秘和傳奇。城中大眾心
目中,她既是才女,又是妖女,
集文雅與風情兩種極端形象於
一身。現實的她怎麼樣﹖在坦
率、自信、敢愛敢恨的背後,
是否一個如此堅強的女人﹖

客廳裡的白韻琴,條子襯衣,配窄身牛仔褲,略施脂粉,與在電視上
衣著講究、濃妝艷抹的她截然不同。

她畢業於美國三藩市州立大學傳播系研究院,曾主持《熱線訴心聲》、
《零時話風情》、《妙論講場》等電台節目及出版散文,目前在電台
主持《盡訴心中情》,每晚為聽眾分憂解難。

「我做人有一種使命感。因為我有機會受教育,有機會知道人生有很
多選擇,所以希望其他中國人都同樣明白,世界上其實有很多選擇是
我們與生俱來的。」

白韻琴經常在節目中勉勵他人要好好地運用天賦的權利,為自己尋找
出路。

「我主持《盡訴心中情》時,不但十六個月沒有工資,還自己掏錢請
義工在節目後做探訪。我並非想做偉大的人,只希望能發揮個人社會
功能,將學到的一套思想,透過電台節目宣揚開去,提供聽眾實際的
思維方法,令人們能夠 make the best out of it,使生活更加美好。」

很多人認為白韻琴對事物的見解前衛獨特,能突破傳統籠牢,與實際
環境結合。

她笑著說﹕「其實我的想法沒有甚麼特別,只是太多人不懂得在思想
上平衡理性與感性,令自己到達快樂無憂的境界。」

我為我堅強

「我從不倚靠人,又不懂做生意,但我能令自己過得舒服和平穩。生
活過得並非豪華,在我而言,總算過得去。」

獨立、剛烈,說話時嘴巴微翹,目光堅定。

「當年我在美國修讀廣播、新聞及傳播學時,系內只有我一個中國人。
人人都認為這行業賺不到錢,但我說不要緊,因為我知我是不會餓死
的。」

白韻琴痛心中國人愚昧的思想,以為刻苦耐勞才算偉大,常常製造痛
苦給自己去『刻』。

「這是扮受害者,我才不會這樣做!媽媽不疼我,我還要對她說聲『
謝謝』,感謝她沒有給我心理負擔。她不用理會我,我也不必向她交
代。我工作賺錢,她嫌不夠,更激發我努力上進。

「小時候病倒,沒有人給我錢治病,人人說生女是『蝕本貨』,由她
自生自滅,這刺激我奮發向上的決心。我立誓不需要別人幫助,只要
能忍耐至離開醫院,我必會好好做人,因為我知道即使病了,也不會
有人給我『埋單』。」

不怕狂風暴雨,無懼驚濤駭浪,似鐵般強﹖

「我的性格其實並非大眾所想那麼強,只是我對是非黑白有很強烈的
看法。」

我主我命運

「我們要靠自己爭取前途,想做『廢柴』,便做『廢柴』﹔想做對社
會有貢獻的人,便做有貢獻的人。」

得失成敗盡在手中,不嗟嘆,不埋怨,這是白韻琴的處世格言。

「有人會窮,因為他們不懂得為自己爭取。若你覺得住個小小床位已
足夠,你一世都會住床位﹔但你想步步高升,要有個玫瑰花園,將來
必定會有。人要成功,首先要為自己許下願望,然後向著願望前進。」

她舉了個例子﹕

「若你在街上被人打了兩記耳光,是誰的錯﹖打你的人想打你,他成
功。你不想被人打,卻被人打完一巴又一巴,便是你的錯。人要爭取
自己喜歡的東西,當你不希望被人侵犯時,便要設法勿讓人得逞。」

她說,人最重要是選擇自己想走的路。只要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即
使路途遙遠,天腳底也好,始終都會達到。

「世界上有兩種悲劇,一種是性格上的悲劇,另一種是環境上的悲劇。
性格可以改變,只要有心便可。環境的局限也不是問題,今日雖然你
在南丫島耕田,但當年周潤發也是從那堨X來﹐目前已在荷里活拍電
影﹗」

箇中道理﹐不言而喻。

「總之一切都要自己爭取。」

白式愛情觀

「白韻琴」三字常與「愛情」一起。在大眾眼中,她是很懂得戀愛的
女人,被視為稱職的戀愛顧問。

「有戀愛的生活當然美滿,但在現今社會,你懂得運動、閱讀、電腦,
就根本不需要感情生活。」

那麼,還需要結婚﹖

「婚姻制度永遠都行得通,但我希望人們能尊重婚姻。沒有決斷力,
不能奉獻一世,就不要結婚。有人一時衝動,有人為了報復,有人為
測試對方的感情而結婚,這些永遠都行不通。」

無奈,婚姻失敗釀成的家庭悲劇屢見不鮮,最無辜的是小孩。

「所以人不需要傳宗接代,尤其中國有十二億人口之多,若能死掉一
半,人民的生活會過得好些﹗很多人連自己也不能照顧,又怎可照顧
子女,自己的生活一塌胡塗,傳宗接代幹甚麼﹗」

在中國傳統社會,生兒育女是福氣,白韻琴卻不同意,認為人生了子
女後便不能在社會上再有建樹。

「即使你說陳方安生能夠,周梁淑怡能夠,然而,世上只得一個陳方
安生,一個周梁淑怡,其餘大部分人都不能平衡家庭與事業。」

魚與熊掌,誰可兼得﹖

我覓我幸福

白韻琴忽然問記者﹕

「你喜不喜歡日落﹖」

「若你喜歡日落,那麼便恭喜你,你可以是很幸福的人,因為一切好
的東西都是免費的。你看外面的樹木多美,空氣多清新﹗我們要欣賞
大自然的一切,懂得生命原是美好的。」

道理看似簡單,其實殊不簡單。多少人為了追尋心中「幸福」,終日
在人生路上兜兜轉轉,浮浮沉沉,時間消逝,結果還是鑽不出自鑄的
心鎖。

如你認同白韻琴的說法,一睜開眼睛,幸福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