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零八個月的大混賬

對日軍票索償遙遙無期?

記者:黃芷蘅
編輯:鄭詩敏
去年是中國對日抗戰勝利五十周年。香港 索償協會一直要求日
本賠償,而日本政府在去年底,開始賠償給台灣民間軍票持有
人,雖然非如台灣要求以通脹率一千五百倍償還(只是一百二十
倍),但至少它承認責任。未知香港受害人何時會如台灣般得到
賠償?

血債血償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日軍登陸香港,強迫香港居民將港幣兌換日
本貨幣及軍用手票(以下簡稱軍票),以兩元港幣兌換一元軍票,後改以四
元港幣兌換一元軍票,直至重光。

日本政府在港共發行了十九億軍票,香港索償協會主席吳溢興表示,除了
散失和日軍暗中運走的軍票外,在香港市民手中,現約有五億四千多萬軍
票,至今日本政府沒有賠償分毫。

香港索償協會力爭日方賠償香港戰爭受害者,首要是軍票問題。

入稟日本法院

自九三年八月開始,索償會便以原告代表身分替軍票受害者入稟日本法庭,
更得到香港按察司包致金為義務大狀。直至今年三月四日,已在日本聆訊
十一次,下一次上庭會在五月二十七日,但日本政府的拖延政策使賠償遙
遙無期。

手上擁有十八萬五千元軍票的吳溢興憶述:「日皇裕仁去世,當時社會黨
黨魁土井多賀子,看不過日本政府對我們的投訴不理不睬,便聯同日本律
師公會,協助我們入稟日本法院,以一項債務償還罪控告日本政府。」

本來港方理據十足,在情在理,應可成功得到賠償。可是,日本政府以書
面回覆,指日本政府和英國政府在五一年簽署的《舊金山和約》,已解決
了所有戰爭賠償的問題,毋須再賠償分文。再者,戰後重光時日本將軍已
宣布軍票無效。

然而,吳溢興反駁該條約其實是確認日本會就她造成的破壞和創傷向聯軍
各國作出賠償,現在日本以此條約作「擋箭牌」,實在不合情理。

民間債不能賴

吳憤怒地說:「《舊金山和約》與民間欠債無關,日本政府不能以國與國
之間的條約侵佔民間的私人產權。何況該和約只適用於英國人,香港老人
都不是英國籍的!」

他直指日本政府玩弄手段拖延,入稟法庭至今,平均每兩個月在日本提堂
一次,加上內部聆訊,至今還沒有判決,證明日方想逃避責任。

吳表示,光復後一批軍票擁有者已敦促香港政府為受害家庭登記。然而,
登記還未完成,英國政府便跟日本簽訂《舊金山和約》。往後索償會向港
府追究責任,並要求港府代為追討日本,港府便以《舊金山和約》推搪。

吳溢興透露,按察司包致金原本打算先告香港政府,但一來恐怕港府沒有
足夠銀根賠償(十九億元軍票倍以一千五百倍通脹);二來若官司擴至英國,
該會沒有財力資源支持,故最終還是要隔岸開戰,只入稟日本法院。

「我們曾為此事請願、投訴;更曾鬧到港府金融司那裡。最後還是送回英
國外相處理!結果,又是說簽了和約,這等於叫我們自己追討。」吳說道:
「香港市民別想靠自己的父母官!」

何俊仁另立名義爭取

索償會一向不與任何政治團體有瓜葛。然而,在九四年十二月,吳赴美開
會,情況便有新發展。立法局議員兼律師何俊仁曾要求香港索償協會的辦
事人,放棄繼續向日本爭取賠償,而以他成立的「戰爭賠償執委會」名義,
向日本政府追討。當時大部分委員都動搖,表態支持何俊仁,但吳溢興返
港後便推翻此建議。

他說:「荒謬!要索償會投降讓他們搞!讓村山富士來搞也沒得賠!」他
解釋,索償會已爭取了數十年,受害者也很積極爭取,他不相信由另一批
人爭取會有奇蹟。

為了防止索償會分裂,他決定邀請民建聯和工聯會支持以作抗衡。但他強
調,民建聯只是在組織行動上予以協助,例如簽名運動,但卻沒有提供財
政的支持。

他說,「新華社知道我們不搞政治,支持我們討回公道。」索償會曾向中
國國務院反映,要求他們協助追討。不過,國務院還是指引他們向港府追
討。

九三年聯合國人權部長開會,吳溢興於會上發言,指斥日本的行為不負責
任,並希望國際施壓力迫日本負責。

日本記者不敢報道

在日本出席記者會時,吳表示不滿日本政府,「具正義感的日本民間組織,
邀請我到當地講述日軍的殘酷事蹟。我說出的全是歷史事實,沒有人敢說
我不對,但日本記者都不敢報道我的演說。」

此外,索償會每年都去信日本參眾議員、首相、外相及日皇。可是他們簽
收了掛號信,都沒有回覆。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雖然困難重重,但台灣成功得到賠償,
令吳溢興對他們索賠前景感到樂觀。

此外,他認為只要日本教科書中正視歷史,再配合民間組織的活動,總能
喚起日本人愧疚之心,「日本有書籍提及軍票賠償的問題,約有二十多萬
會員的日本民間組織亦指摘日本政府的做法。」

孤軍作戰

到日本打官司的機票、住宿,甚至索償會的會務開支,全是吳溢興一人承
擔。問他的決心如何,他回答:「我們恨日本人入骨,即使只剩下一口氣,
我也要爭取到底。」雖然他今年已六十三歲,但追討的事由他一手一腳跟
進,故暫時沒有退任打算。即使卸任,也會由熱心會員接任。

記者曾查詢港府部門,但新聞處、保安科及政務總署均表示,港府沒有部
門負責軍票一事,目前本地僅有索償會爭取賠償軍票持有有人的損失。此
外,日本領事館堅拒接受訪問,聲言有關資料可在報章取得,並表示他們
不能代表日本方面發表任何意見。


吳溢興小檔案

吳溢興與他追討多年的軍票
吳溢興於七二年接任香港索償協會會長,
直到現在。在他十一歲那年,家族在中環
開粉麵廠。臨近光復,曾向他的廠賒數的
酒樓、大排檔全以軍票還債。

當日本宣告投降,所有軍票突成廢紙。吳
父抑鬱去世,家道中落,他與家人逃回大
陸,靠賣街邊攤檔為生。後再偷渡來港,
在報館做發行。幾年後與朋友在九龍城開
設鋁廠,平日他多會留在索償會處理會務,
在鋁廠反而找不到他。對於生活困難的會
員,他會毫不吝嗇地予以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