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價戰犧牲品
報業人員飯碗受威脅

記者•嚴芷若、麥健妍
編輯•鄧詩莉


有人以「帝國反擊戰」來形容這次中文報紙零售價減價戰。戰況激烈,
傷亡慘重,《電視日報》、《快報》、《逍遙派》、《香港聯合報》
和《華南經濟新聞》先後停刊,頓時為報界帶來七百多名失業大軍。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衝擊,這群失業人士究竟有何出路﹖報界人士在轉
職方面,又是否遇到很大困難﹖

報紙突然停刊

成為報紙減價戰的犧牲品,失業者固然難受,而對報館宣布停刊,他
們也感到相當突然。

前《華南經濟新聞》記者梁梓農說,報館於較早前宣布減紙,他已看
出報館經營存在困難,但料不到它會這樣快便停刊。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前《快報》員工說,在《快報》停刊的前一天,
正是《突然一週》創刊號出版的日子。有兩名編輯更買了燒豬慶祝,
想不到在第二天早上便收到停刊的消息。他惋惜道﹕「《快報》是一
直以來也有一群忠實讀者支持,但是這次減價戰卻令這份不斷進步的
報紙不能再辦下去······」

技術人員轉職難

報章突然停刊,員工惋惜之餘,也憂慮重重,擔心自己的前途和出路。

香港記者協會執行秘書馬慧雯指出,報紙減價戰在九五年底爆發,正
是一年最難找工和轉工的時候。由於大部分想轉工的人會在收到年尾
紅利後離職或轉職,所以部分失業的報界從業員雖然積極寫求職信,
但有些仍未能於短期內找到合適的工作。

不過,馬慧雯說,大部分的「失業人士」轉工並沒有遇上很大的困難,
其中很多已被其他報館取錄。只有那些資歷較深的技術員,在報界電
腦化的趨勢下,被自然淘汰。

一名曾於前《快報》任職校對的員工說,最難找工的是那些在報館工
作了幾十年的技術員。由於現在流行電腦排版,再加上他們年齡較大,
因而較難轉職。在他認識的朋友中,尤其是那些四十歲或以上的員工,
就只有一個能在失業後找到工作,擔任護衛員。

記者找工較容易

壹傳媒集團管理有限公司助理人事及行政經理李翠玲表示,他們在聘
請新人時也會選擇一些較年輕的,因為他們處事的速度較快,適應力
亦較強。

前《快報》採訪主任鄧桂蟬(現任《新報》採訪主任)表示,以《快報》
採訪部的四十多名失業人士的情況來看,超過一半能回傳媒工作,其
餘的員工均有不同的選擇,如休息、旅行或讀書,當中更有一位轉行
出任議員助理。

她說,到目前為止,轉工並不算十分困難。除非再有其他報紙停刊,
使失業人數再增加,就業的機會相對減少,在供多於求的情況下,失
業者轉職問題才會更嚴峻。

事實上,在眾多報界失業人士當中,記者是較易及較快找到工作的一
群。前《香港聯合報》記者顏家琪說,其實記者這職業已經遠較報館
其他部門的員工容易找工作,因為他們有較廣的人際關係,而經濟版
的記者也很容易被商界吸納。

不願透露姓名的前《快報》員工透露,尋找新工作的最主要途徑,是
靠行家介紹﹔其次是靠早前的兼職。有些同事在減價戰前已在其他報
館兼職,所以當原本工作的報館停刊後,他們就會轉去兼職的報館擔
任全職工作。

招聘方針無改變

減價戰令多家報刊停辦,在供多於求的情況下,報館有否改變招聘記
者的方針,試圖以更廉宜價錢聘得更資深的人才呢﹖

《明報》採訪主任李月華說,《明報》的招聘方針沒因減價戰而改變。
在減價戰以前,《明報》已決定聘請更多人手,應付增加版面的需要。
他們聘請的準則,視乎應徵者的經驗及過去的工作表現。

至於《蘋果日報》方面,李翠玲指出,在聘請新人時,不同部門有不
同做法。新聞版的編輯會因應部門內部需求而考慮會否增添人手,並
且會獨立處理整個聘請過程。其他技術部門則會透過人事部刊登廣告
以招募新人。同時,人事部亦會聯絡勞工處,看看有否合適的人士予
以轉介。

除了失業人士外,不少在職的報界從業員也感到「人人自危」。馬慧
雯表示,他們一方面擔心現職的報館會突然停刊而失業,另一方面,
亦擔心薪金會受到影響。在減價戰中各報館均經營困難,故此在年尾
紅利和加薪的幅度也可能會未如往年。

另外,《蘋果日報》及同一集團屬下的《壹週刊》,在本年二月九日
解僱了約二十名編採人員,而這解僱行動可能會持續。

畢業等於失業

在這個減價戰持續不下、報館傾向聘請有經驗記者的時期,即將畢業的
新聞系學生是否就是「畢業等於失業」﹖報界失業的情況對初入行的
新人是否造成很大衝擊﹖

馬慧雯表示,報館現在用聘請新人的薪酬和待遇已經可以聘請到有資
歷的舊人,所以他們均較少會聘請新人,而且對入職的要求也會比過
去為高。

身兼《明報》採訪主任及記協義務秘書的李月華說﹕「上一年度的新
聞系畢業生,理應在減價戰前已找到工作,而準畢業生仍未正式投身社
會工作,所以看不到減價戰對他們的實質影響。」

李翠玲說,報館招聘新人時,新聞系畢業生始終會有較高的受聘機會。
若申請人本身條件不差,投身新聞行業仍是大有可能的。

被問及記者待遇是否受報紙減價戰所影響時,兩間報館的代表均異口
同聲表示沒有改變。李月華說,由於經濟不景,因此無論新入職或舊
有記者在這一年的薪酬都可能沒有太大調整。

但鄧桂蟬說﹕「不排除有些報館會選擇聘請新人,因為新人比較容易
教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