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龍鳳配 專訪《單身俱樂部》及《愛情大嬴家》
記者□陳美儀/謝家豪
編輯□梁婉馨

「人除了衣食住行之外,還需要與人溝通﹔社會中有很多寂寞的人,他們需要
找個伴,所以我想到替人做媒。」

「單身俱樂部」是洪朝豐主持的「日月星辰」節目中的一個環節,主要為有興
趣的聽眾做配對,類似「相睇」,不過只有聲音,沒有畫面。


「聽眾可透過電台認識到更多朋友,甚至伴侶。而且是免費的!

「我會問他們很多問題,讓他們反省自己的優點、缺點,從而更認識自己,了解自
己的需要。

「在電台公開呼籲找伴侶,與中國人含蓄的傳統好像有很大分別。」

一反傳統

電台節目「單身俱樂部」主持洪朝豐承認他喜歡反傳統,做前人所不敢做的事。透
過空氣與聽眾相遇,反映九十年代男歡女愛的問題,從而打破一些男女相處的傳統
觀念。例如女追男其實並不可恥;而失婚的人,亦不是低人一等,只要從失敗的婚
姻中學習,可作為下一段婚姻的借鑑。

寂寞難耐

洪朝豐選擇李宗盛的「寂寞難耐」和姜育恆的「寂寞的缺口」作為主題曲,它們都
以寂寞為題材。

「愛情是最遙遠的未來,
愛情是最辛苦的等待......
以後的日子怎向自己交待。」

「我選這兩首歌,因為他們都講到寂寞,好『應』的,正好反映到現代人的心聲。

「我不可以說所有香港人都是寂寞的,但每個人都會有寂寞的時候,內心深處都需
要有人關心。即使你否認這個需要,但當你遇到挫折的時候,這需要便驟然浮現,
使你不開心。即使你緣分未到,若能開放自己,關心別人,那麼單身的日子也可以
過得開開心心。

「收聽這節目的人都會發現,致電參與者,由十八歲至七十一歲都有。他們來自不
同階層、不同背景,內心都很寂寞,想有個伴。他們有的工作上難接觸到人,有的
性格內向,有的花了很多時間於工作上,完全不想戀愛的事,到了某一刻,感到有
需要時,已四十歲了。其實每個人都需要伴侶,所以我鼓勵他們去尋找。」

誠意第一

在揀選參加者參與配對的過程中,洪朝豐最看重的是誠意。

「我們以誠意來衡量參加者的資格。有些人會講他們不愉快的經驗,亦有人最初不
敢嘗試,但後來聽到其他人公開呼籲找伴侶,受到鼓勵,便寄信來。

「公開呼籲的人基本上要接受我審查,他們要詳細介紹自己,這些資料是可以互相
引証的。

「例如有一次,一個男人在節目中公開呼籲,但後來有人揭穿他已有女朋友,於是
我便不給他配對了。」

作為大眾傳播媒介,電台節目幫助人相睇,也應負一定的責任,畢竟聽眾只在空氣
中與『有緣人』相遇,而配對的工作則落在主持人身上。主持人又怎樣看自己的責
任呢?

責任自負

「在節目中,我也說過即使發生不愉快事件或被欺騙,事後亦不可埋怨我,參加者
是自願的,他們可選擇事後繼續來往或斷絕通訊,而且大家都是成年人,在交往中
亦應該對自己負責任。

「當然我都有責任保護參加者,我會勸他們不要懷不軌企圖,若非有誠意找配對,
就不要致電來參加了。

「有些拍拖後會告訴我他們發展得很好,亦有參加者打電話來鼓勵其他人公開呼籲
找尋伴侶。」

為他人作嫁衣裳,洪朝豐固然高興,其實他在感情路上是過來人,他離過婚,現在
是獨身。

他開出條件:「我希望找一個心地善良,有內在美,不自私而亦是離過婚的人。」

常替人做媒的洪朝豐,又有否想過為自己牽紅線呢?

「...哈哈...唔...首先廣播守則中是不可替自己在聽眾群中找伴侶的,這會有利益衝
突。所以我不可以為自己做媒,雖然亦有人要求我作為他們的對象,但我拒絕了。

「不過,如果我不是主持人,我想我也會參加這個節目。」

「愛情大贏家」電視節目
無線「花弗新世界」節目
中,有一個環節名為「愛
情大贏家」,參加者由現
場觀眾選出一位異性,透
過不同項目進行測試,展
示自己各方面的才能,例
如買菜和下廚的技巧,最
後若兩人同意,便可發展
下去。

「花弗新世界」節目監製
陳家倫認為﹕「『單身俱
樂部』對我們雖有點影響,
但其實我們很早已有這環
節的構思了。」

談到與『單』的分別,他認為參加者出現在螢光幕上,能夠互相見面,透明度較高,
但有些人卻不願上鏡,怕尷尬。

保障措施要做足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講師馬傑偉說:「我贊成傳媒做撮合男女的節目,這
類節目在美國一早就流行了。都市人疏離感強,認為有此需要,『單』和『愛』就
正好將人連繫起來。

「不過,考慮條件是無論電台、電視均是公眾空間,就算是『盡訴心中情』,參加
者都是透過大氣電波表達個人經驗,『單』和『愛』不僅將男女連繫,而且伸展到
男女交往,就應負上額外的責任,例如參加前應有詳細介紹,讓參加者了解到可能
面對的後果。最重要的是,要清楚知道參加者的個人資料,到有事發生時就能翻查
到明確的紀錄,做好保障措施方可稱得上負責任。」

評價不同

我們訪問了一些『單身俱樂部』的聽眾,其中一位覺得這個節目很成功。「香港電
台本身保守,但洪朝豐有創意,製作此節目引起不少迴響。從參加者的應對,可反
映到他們的確很寂寞,很想找到伴侶,但卻不懂表達自己。」

一些聽眾則有不同的意見﹕「初聽時會覺得很過癮,很想知道參加者如何介紹自己,
和他們的心態。但過了一段時間,就會覺得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