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馬韻然 
記者■何梓琦 鄧詠筠 成博民

有關CASH
創作共用
大專生意見











有關CASH

  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英文名稱為Composers and Authors Society of Hong Kong(簡稱CASH),於一九七七年成立,負責管理香港大部分流行曲版權事宜。CASH為版權條例下的「特許機構」(licensing body)。它的性質是有限公司,並會代表旗下的會員作詞人、作曲人及合約唱片公司,向歌曲使用者收取版權費。

  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目前約有三千名本地會員,業內人士估計,全港逾九成作曲人、作詞人為協會會員;日常聽到的流行曲,版權差不多全歸協會所有。



  

  創作共用(Creative Commons,簡稱CC,中國大陸稱為知識共享,台灣稱為創用。CC是一個非牟利組織,也是一種創作的授權方式。組織的宗旨是增加創意作品的流通性,作為其他人據以創作及共享的基礎,並尋找適當的法律以確保上述理念。

  創作共用提供多種可供選擇的授權形式及條款組合,創作者可與大眾分享創作,授予其他人再散布的權利,卻又能保留某些權利。創作共用的誕生是為了避免現代知識產權以及版權法在信息共享方面所產生的問題。

 

突然要收費

  目前,香港共有八所院校設有校園電台,分別為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香港浸會大學、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城市大學、樹仁大學及香港教育學院,大部分校園電台乃學生組織,由節目製作以至營運,均由學生統籌。各大校園電台都會製作節目在網上播放,當中大部分更會使用流行曲。

  去年五、六月,各大專院校的校園電台陸續收到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CASH)的信件,指校園電台播放流行曲,須購買版權牌照,遂向他們追收四至五位數字的流行曲版權費。各電台曾就事件召開多次會議,至十月份,他們派代表就事件與CASH見面磋商。最後,CASH為校園電台定下不同的收費方案,作為對學生專設之優惠,校園電台每年繳交數千元版權費,可播放一百首音樂作品。雖然收費進一步調低,但他們仍然無能力支付。

願意付錢 但無能為力

  「我知道數千元對CASH來說可能很少,但對我們來說,要籌集一千元是很難的。」城市大學校園電台外務副台長麥順泉表示,校園電台也想支付版權費,但城大電台實在負擔不起CASH所提出的金額。他指,城大電台並非校內學生會或學系的屬會,收入只來自會員及幹事不定期的自願繳費,電台經費不足,往往要製作節目的學生自行籌款。他對事件感到無奈:「辦電台不過是為了興趣,我們為何做得這麼辛苦,還要倒貼?」

  「我們只是學院堣@個小小的組織而已。」說起版權費,浸大傳理電台台長周子欣沮喪地說。浸大傳理電台隸屬於浸大傳理學院院會,經費來自浸大傳理學院學生於入學時繳交的數十元會費,每年只有四千元,只僅僅夠他們開支,CASH要求的四位數字版權費對於浸大傳理電台,實在難以負擔。如果CASH堅持徵收的話,電台可能沒辦法再維持下去,她表示,若電台因版權問題而停播流行曲,節目質素將下降:「在某些情況下,要播放某些歌手的歌曲才可引起聽眾的共鳴。」

  面對CASH追收費用,浸大傳理電台周子欣說:「我們很想給錢解決問題,但我們卻無能為力。」

  科大電台乃擁有最長節目時間,同時也是收聽率最高之校園電台,如未能與CASH達成協議,收聽率必定下跌:「如果電台只播放獨立樂隊的搖滾音樂,會減低同學收聽節目的意欲。」潘維信聳一聳肩,無奈地說。雖然他們已透過不同網站搜尋,較多採用沒有版權的本地音樂,但數目始終有限,未能滿足所有節目的需要。

非牟利不是藉口

  「不能說慈善用途、非牟利、就要人送,版權費一定要收,這是原則問題,但價錢可以再商議。」資深作詞人周禮茂認為,CASH的收費合理,校園電台如果無法負擔版權費,大可選擇不用音樂,但支付版權費是原則問題,應被視作是經營成本的一部分。「大學生沒理由不明白何謂知識產權,他們應該尊重。」他又說,如果確實無法支付,電台可以選擇播放由大學生自己創作和演奏的歌曲。但他始終希望大學生能有機會播放流行曲︰「作為音樂人,我都希望校園電台可以播放,因為流行音樂是年輕人的音樂。」

  獨立樂隊朱凌凌也認為,應該收取版權費,雖然金額未必多,但對創作人卻十分重要,「我們曾經窮到食飯都要問人借錢,連搭車都無錢。惟有『夾硬來』,問人借錢。」成員朱柏康補充:「坦白說,無論多熟練,錄一首歌、寫一首歌都需要時間,你可能需要請監製、租錄音室等。如果這些創作人能有少許資金,不需擔心(生計)而專注音樂,聽眾也有得益。」不過,成員凌智豪強調,即使收取版權費,也應以教育為先:「應該有一個特別的價錢給學校,買回來便任播。」

收費難有下調空間

  「現在向大專電台提出的價錢,已經非常非常非常之低。」CASH 媒體版權及企劃部主管劉燦明回應指,一般牟利電台要繳交七位數字的版權費,對大專校園在收費上已作出極大之讓步。他指,每首歌所收取的版權費,需分給三至四個單位,包括作曲人、作詞人及唱片出版商等。

  他又指, CASH需要根據每首歌的播放次數,逐一分發給不同公司,所需行政費用超過一千元,所以,CASH向校園電台要求的收費乃蝕本的價錢,根本並未能填補開支:「現在已是象徵式收費,我們肯定沒有賺錢。」

  他認為,版權費不能定得太低,創作也不能被無限量使用:「否則音樂人會覺得公平、公道嗎?」

  劉燦明又指,即使大專電台屬學生組織,但電台會持續製作節目,而內容非教學用途,加上可透過互聯網向公眾開放, 故未能符合法例內豁免版權費之條件。

  相反,中學生辦的校園電台並非真正透過大氣電波作出廣播,也非透過互聯網 向公眾提供音樂,只利用校內擴音器,故可獲豁免。

  有別於其他大專電台,港大的U Radio並非學生組織的校園電台,隸屬於香港大學學生發展及資源中心,由學生發展總監莊陳有負責統籌,莊陳有在去年四月主動聯絡CASH,了解電台版權收費事宜,但最後決定放棄購買版權:「我認為不划算,因為我們用歌的數量始終有限制,而且我們不能只向CASH買版權,同時也要向IFPI買唱片的版權。」

版權收費欠監管

  他指,選擇不用版權音樂其實令節目製作的限制很大,因為CASH 所涵蓋的範圍非常廣泛。他補充:「香港將版權問題刑事化,我覺得過於嚴苛。我認為電台使用歌曲,是否在教育範圍之內,不應由CASH去決定,而是由律師去決定。」  

  熟悉版權條例的執業律師張永良則以租屋作比喻,他指,若有消費者想租置住宅,找到合心意的單位,但因為價錢過高,無法支付,他可以選擇另一個價錢較低的單位,在此情況下,消費者有選擇的餘地。然而,全港有超過九成的歌曲都由CASH 收取版權費,消費者又可有足夠的選擇空間?他指:「這是法例沒有處理的部分,若有些東西達到壟斷的階段,它的收費不應全無管制。如兩電有收入管制,巴士加價也要申請。」

  不過他強調,法律上沒有「壟斷」的概念,因此暫時一切也只是商業事實。他又補充,現行的版權法例對於特權計劃應如何收費、收費多少等問題,都沒有明文指引,若版權使用者對收費有異議或不滿,可透過版權審裁處作申訴。

打破主流框框 用創作共享音樂

  U Radio最後改用網絡上免費沒有版權問題的音樂作品及創作共用(Creative Commons)的音樂,作為節目的背景音樂。

  所謂創作共用的音樂,簡單而言就是音樂人願意免費與大眾分享他們的創作,並准許其向外發布,校園電台使用這類音樂不需要付版權費。目前,創作共用授權的音樂有超過一萬首,可透過各大搜尋器搜尋合心水的音樂。

  香港大學電台節目主持人陳信賢認為,創作共用所提供的音樂不足以應付節目的需要:「通常為節目找音樂之前都會先在腦海中構思,想想要用那類音樂,但創作共用未必能提供預期中的音樂類型。」他認為創作共用的音樂不能取代流行音樂,若果可以使用流行曲,可吸引更多人收聽。

  但負責統籌U Radio的莊陳有則認為,校園電台播放非主流音樂,不會引致收聽率下跌:「歌曲對節目有幫助,但不是必須條件,最重要還是節目內容。」他指,大學生不應受主流音樂所限制,而應借校園電台開創一個新的民間創作空間。■

大專生意見

黃瑋均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二年級

「我認為校園電台不播放流行音樂不會影響我收聽的意欲,想聽流行曲也不用在那兒聽,但CASH不應向校園電台追討版權費,因為它們始終是非牟利的學生組織。」

楊詠瑩

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二年級

「如果校園電台節目不能播放流行曲會影響節目的豐富性,但並不會影響的收聽的意欲,至於是否需要收費,若校園電台有能力支付就應該要支付。」

勞柏霖

香港大學建築系二年級

「如果電台沒有流行音樂節目將會變得十分沉悶,有時讀書的時候都想聽流行曲輕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