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芬蘭交流—— 享受更高的生活質素

當初選擇到芬蘭交流,是希望體驗在全球生活質素最高的國家的生活:憧憬著舒適的享受、美味的食物和自由奔放的玩樂。交流前一個月,遇上剛從芬蘭旅遊回來的朋友,他對我說:「赫爾辛基沒有甚麼景點,而且地方又小,非常沉悶呢!」未到芬蘭,我的心已涼了一截。

在芬蘭生活的第一個月,覺得這個地方根本跟生活質素拉不上任何關係。每天低於負十度的氣溫把我對白雪的期待完全冷卻:漫天飛雪美景的代價實在太大了!每天我的衣著包括冷帽、手套和一件黑色羽絨。它們好像錢包、電話和身份證一樣,不帶上街會帶來人身安全的問題。穿得像一個大冬瓜(可能自己本身已經是個小冬瓜),都算了;但是每次寒風吹來,為甚麼還是感到透心涼呢?寒冷的天氣令你不想外出。記得年初一致電父母拜年,他們說香港氣溫有二十四度;我說,這裡也是,不過是負二十四度。那一天很難忘;我剛下樓準備回校上課,寒風像要撕開我層層衣服,直達我的皮膚,全身不由自己地發抖,雙腳顫抖得令我腳步不穩,最後我明智地決定折返回家。

飲食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在學校飯堂或餐廳吃的不外乎飯、意粉、薯仔,再加上不知甚麼的汁。食物的味道不差,只是不好罷了。如果你願意繳納二十歐羅(約港幣二百元),可以去「鋸扒」。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它與花園餐廳的牛扒可爭一日之長短(不過大有可能會輸)。芬蘭沒有太多特式食物,較出名的只有一種像麵包的小食Pulla和芬蘭人非常引以自豪的芬蘭腸「Makkara」。品嚐過後,我和其他交流生都不明白為麼他們會以這種香腸自豪,香港都不會以空氣質素作賣點吧!

毋庸置疑,這裡的生活沒有香港般多姿多采,沒有卡啦OK、電玩店、貼紙相店……下班下課後只得回家。晚上十一時後是最旺的時間,行人都在街上喧嘩大叫,因為他們都喝醉了。

在這裡生活了三個月後,我開始明白生活質素的真正意義。在香港居住時,總覺得生活質素與物質是等號:潮流衣服、美食、娛樂和商場愈多,生活質素便愈高。現在我覺得,生活質素是一種無形的享受-一種安心舒適的生活和純樸的人際關係。

心媢蝩R就是享受

在一個城市生活,安全是首要的條件。三月份曾到西班牙的巴塞羅拿和馬德里旅遊,經常要小心財物,又要留意身邊的人有否跟著你。終日提心吊擔,很累人。在芬蘭,無論日間晚上、鬧市孤角,你都可以放心行走:沒有小偷大盜,頂多遇到醉酒佬對你講芬蘭文。這裡每月人均收入為二千多歐羅,人人安居樂業,治安良好。芬蘭人很自律。他們不會衝紅燈(因此,為了維護民族面子,我也不得不等綠燈亮起才過馬路);火車和地鐵可以說是自出自入:沒有閘門,只有一部刷卡機,而且檢查車票又不普遍;到健身室、泳池等,也不需要檢查證件。曾經有位德國友人在拉布蘭(Lapland:芬蘭北部)掉了手提電話。兩星期後,警察局致電他說,有人專程將已出現裂痕價值五十歐羅的電話由拉布蘭帶回他的城市。這樣的人,除了芬蘭,還可以在那裡找到呢?

芬蘭人一般內向,不擅交際。在派對遇上芬蘭人,他們多數以「um」和「Oh, I see.」回應你的說話。火車的車廂內非常寧靜,不會有人說話,大家不是看書,便是發呆(對,他們多不會在車上睡覺)。如果有人談天,多是交流生所為。其實他們非常友善,樂於助人。每一次問路或買東西,他們都很熱心幫助,滿臉笑容而且帶一口流利英語。曾在街上遇上一位八十歲的婆婆,她用純正的英語對我說:「I am so sorry that my English is not that good!」可見,在這裡生活根本不用學習芬蘭語。

無可否認,這個城市沒有甚麼旅遊景點,短途旅遊會使你感到沉悶;但住久了,我開始愛上她的寧靜、愛上她的純樸、愛上她的簡單……等等!不過,我最愛的始終是點心和壽司。香港見!

鍾振傑 芬蘭赫爾辛基大學歷史系交流生

海外來鴻

撰文■鍾振傑 編輯■黎曉凝



芬蘭人很自律,火車和地鐵可以說是自出自入:沒有閘門,只有一部刷卡機,大家都是自動自覺刷卡。




所謂的「香港餐廳」,價錢非常貴,付一百港元才有四件春卷,加上味道很不「香港」,所以我並沒有光顧。





我(左)曾經和中國鄰居做餃子,是少有吃得好的一晚。




每天都要抵禦低於負十度的氣溫:漫天飛雪美景的代價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