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旅行應是高高興興的,怎會和治病扯上關係?
醫療和旅遊,本是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但兩者結合起來,背後藏著無限商機。醫療旅遊近年發展迅速,收益龐大,令不少亞洲城市對這塊「肥肉」虎視耽耽。香港的醫學界也有不少聲音要求政府開拓醫療旅遊市場,但一直只聞樓梯響。最近,本港的私家醫院銳意發展,要在醫療旅遊的市場上分一杯羹。

千里迢迢來港治療
謝淑珍(珍姐)抱著七個月大的兒子,從中山出發,經過兩個半小時船程來到香港碼頭,再轉車到診所看專科。珍姐說:「兒子一不舒服,我便帶他來港求醫。」珍姐是國內一個普通媽媽,丈夫在內地開工廠。自兒子三個月大開始,她每個半月持旅遊證件帶他來香港作定期檢查。兒子每次到診所看專科的費用約為三百港元,加上三百四十元的來回船票,珍姐每次來香港,便花費約七百元。

像珍姐般千里迢迢來港求醫的例子,多不勝數。私家醫院聯會副會長劉國霖以內地產婦來港產子的數字為例,點出香港發展醫療旅遊的商機:「二零零二年,約有九千個香港產婦及七百八十個內地產婦在本港私家醫院產子;到零五年,內地產婦已增至五千個,是香港產婦的一半。外地地病人來港還有其他消費,如食宿、交通等,是筆可觀的收入。」

看準商機 與旅行社合作
有調查顯示,醫療旅客每日花費超過二千八百元(包括醫藥費),比起普通的旅客高出兩倍。私家醫院看準商機,認為國內的旅客會花費更多享用香港醫療服務。 有見及此,今年六月,在香港貿易發展局穿針引線下,香港私家醫院聯會與中國旅行社開始洽談合作的可能性,希望推出「一條龍」醫療旅遊服務,吸引更多旅客。

中旅社有專員負責這個項目,各私家醫院會安排他們到醫院考察,實地了解其環境和運作。據中旅社會議展覽經理李先生指,計劃現時仍在初步研究階段,尚未推行。

劉國霖表示:「國內人想來香港做手術,私家醫院不懂得安排簽證、航班、酒店食宿、家人食宿及交通等問題,所以便交給中旅社處理。」這嶄新的合作,大大方便了有興趣來港就醫的內地人士。早前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更提出興建「卓越醫療服務中心」,發展醫療旅遊。香港醫療旅遊風愈吹愈烈,令不少醫院對前景充滿憧憬,希望香港能在亞洲競爭激烈的醫療旅遊市場堣壑@杯羹。除早前仁安醫院耗資二億一千萬元擴建,開設「總統套房」外,浸會醫院也正展開擴建計畫,預計於零八年落成的新綜合大樓外,也會在停車場大樓天台加建兩層,並將手術室由目前的八間增至十三間。

發展定位 主攻貴價市場
一些東南亞國家如泰國、新加坡,醫療旅遊的發展已十分成熟,而且醫療費用比香港便宜得多。劉國霖表示,東南亞國家採取「平價攻勢」,香港的醫院則主攻高收入病人的市場。
本港不少私家醫院都設有豪華私家套房,每晚收費過萬元。仁安醫院兩個月前開幕的「總統套房」,設有客廳、套房、會議室、按摩浴池、液晶體電視和按摩椅等設備,每晚收費四萬五千元,比五星級酒店還要貴。該院院長及醫務總監李繼堯表示,希望透過「高檔次」的設施,吸引高收入的醫療旅客。

劉國霖又指,不少外國旅客對香港處理高難度手術很有信心,所以香港在國際醫療旅遊上的定位應為「專醫奇難雜症」,醫治較嚴重和複雜的疾病,如癌症治療、心臟導管手術等,不同於泰國及新加坡等地的驗身團。事實上,香港的醫療服務水準一向甚高,擅長處理骨髓移植等高難度手術,更是世界知名的鼻咽癌治療中心。

劉國霖認為,香港私家醫院體系比起其他亞洲國家,有很多優勝之處:「香港私家醫院的水準達世界級,而且各醫院水平劃一,透明度又高;再加上香港法制完善,病人如有甚麼不滿,可循法律途徑控告醫生,保障他們的權益。」

香港早已在發展
根據仁安醫院提供的資料,該院現時約有百分之六的病人為醫療旅客,分別來自內地、澳門及新加坡等地。位於山頂、前丹麥王妃文雅麗也曾在那裡待產的明德國際醫院,外國旅客百分比則一直維持在百分之十五,大多來自美國、澳洲等國家。

該院聯繫及業務拓展部總經理馮蓮說:「這兩、三年以來,愈來愈多外國旅客選擇在明德國際醫院做心臟素描及健康評估,其他手術也有愈來愈大的需求。」她表示,醫院現時有專人與保險公司及其他鄰近國家的中介人商討合作,並會積極發展與旅行社的網絡。

前仁安醫院院長、現職中文大學保健處處長方玉輝也說,過往有私家醫院辦過旅遊戒煙班、驗身團及健康訓練班等,但不普遍。他續稱,香港有很大潛力發展醫療旅遊,只是欠缺有系統發展:「發展醫療旅遊必須有好的配套設施,否則外國旅客人生路不熟,只知有醫院,不知該找何人接洽。」他建議醫院於外地設立診所,以跟進旅客離港後的情況。

整裝待發
對於香港發展醫療旅遊的路向,香港貿易發展局發言人陳小姐說,貿發局一直致力在內地推廣香港的醫療服務。該局早前與私家醫院聯會合作,推出了一系列介紹各種疾病和醫療技術的特輯,於珠江頻道播出,希望藉此推廣香港的醫療服務水平。■

邊治病 邊旅行?
醫療旅遊,顧名思義即到外地就醫,有病人更會藉此機會在當地旅遊。

醫療旅遊近年在亞洲迅速發展,收益龐大(詳見下表)。其實不少國家如泰國、新加坡及印度等,早已發展成熟,近來連韓國及菲律賓也打算加入戰團。以上國家以廉價醫療服務作招徠,而且各自有名勝及觀光景點,吸引不少外地顧客。其中最為港人熟悉的,要數泰國康民醫院。該院為本港立法會議員陳智思的家族生意,由於價錢廉宜,而且設備豪華,吸引不少港人前往做身體檢查,電台節目主持蘇施黃也曾在節目中多次盛讚該院的驗身服務。

香港的醫療旅遊發展一直只聞樓梯響,遲遲未起步。早前施政報告提出興建「卓越醫療服務中心」,發展醫療旅遊,引起很大回響。


編輯■鄧家琪 
記者■馬韻然 徐偲維

邊治病 邊旅行?
無福消受?


仁安醫院開設「總統套房」,設備豪華儼如酒店。


浸會醫院正大興土木擴建。


劉國霖表示,香港私家醫院聯會與中國旅行社正合作推出「一條龍」醫療旅遊服務。


方玉輝認為香港有潛力發展醫療旅遊,只是欠缺有系統發展。

無福消受?
雖然醫療旅遊充滿商機,但香港能否容納大批醫療旅客,卻是一個大疑問。

床位飽和
私家醫院聯會副會長劉國霖指,現時香港私家醫院的床位已接近飽和:「一年前,要找個床位一定有,但現在可能找幾間醫院都沒有床位,可能等三至七日。」私家醫院既要照顧本地的需求,又要吸納外來旅客,床位緊張。

人手有隱憂
「即使醫院有床位都不能收病人,因為請不到醫護人員照料他們。」劉國霖指醫院的護理人員嚴重不足是窒礙醫療旅遊發展的一大原因。
仁安醫院副醫務總監梁國齡也認為,要發展醫療旅遊,必先解決床位和醫護人員的問題,否則即使有客源,也未必應接得來。

簽證礙發展
現時簽證只容許旅客逗留七天,時間太短,令病人無法接受大型手術。梁國齡指:「檢查身體、由化驗到跟進治療,不是一兩個星期就可以完成的,若政府可彈性處理旅遊簽證,醫院可提供的服務便可更多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