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不平等條約 供應商啞忍
「(兩大超市)市場佔有率達七成,不是壟斷是甚麼!」港九罐頭洋酒伙食行商會副監事長李廣林稱,現時兩大超市壟斷了市場七成生意,小型超市及士多生存空間不斷收縮,由十幾年前的二、三百間,跌至現在不足五十間。傳統街市也不例外,以中環街市為例,很多店舖因為無法跟超市競爭而結業。

超市為了維持及擴大利潤,所施之手段有濫用市場地位之嫌。最普遍是,大超市負責人和供應商協定,要求供應商繳付「上架費」及提供額外折扣;「上架費」是指產品放在超市擺賣時所收的費用。

李廣林指,現時超市大部分貨品都要繳付上架費,每項產品「上架」到一間超市的費用約數百元,三百間超市則要十多萬元。貨品還沒賣出,供應商已要預先繳付巨額的費用。「不單如此,如果貨品滯銷,一、兩個月後,供應商收回貨品,到時可能賣貨所賺的錢也不足彌補已付的上架費。」

即使貨品暢銷,供應商以為賺到合理利潤,超市卻乘機分一杯d,超市會自立品牌,仿製同類型但較便宜的貨品出來,成功「吃」掉該產品部分市場。 對於以上指控,百佳、惠康均無回應。


李廣林認為超市壟斷,以其市場地位逼供應商減價。

百佳發言人對李廣林的指控不作回應。

黎銘洪批評油公司「有默契」地加價,影響小巴司機的生計。


超市之外,四大油公司有默契地加、減價,也與反公平競爭法有關。二零零一至零四年間,無鉛汽油價格曾有四十九次變動,其中三十二次幾乎同時發生,調整幅度相差無幾。若四間油公司被證實加、減價前有接觸並協議加、減幅,在新法實施後,即屬操控價格。這直接影響駕車人士的日常開支,尤其是職業司機的生計。的士小巴權益關注大聯盟主席黎銘洪表示:「小巴的燃油費約佔經營成本三成,如果油價上漲五十元,司機一個月就少賺一千五百元。」

反競爭行為 遍及各行各業
種種反競爭的行為,最終受害的是消費者。消費者委員會總幹事陳黃穗指出:「沒有競爭,公司會變得很懶,不會開發新產品,因為無論怎樣你都要買它的貨品,產品選擇會變得很少。」此外,她援引轟動全球的反競爭案例──維他命案例,四大國際維他命製造商合謀抬高全球維他命丸的售價,結果被裁定違反公平競爭法,要作出巨額賠款,估計香港消費者也是受害的一群,但由於本港沒有公平競爭法,故本港的公司及消費者得不到賠償。

干預自由市場 商界反對立法
政府在零六年十一月,正式發表諮詢文件,就香港競爭政策未來方向展開為期三個月的公眾諮詢。對於應否訂立公平競爭法,商界一直態度保留,擔心立法會干預自由市場,令外商卻步。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決策科學與企業經濟學系副教授張國洪質疑商界的觀點:「很多國家已經制訂了競爭法,大陸也有,不見得外商不願意到內地做生意。」嶺南大學經濟學系系主任林平教授也認為:「我敢說外資絕對支持立法,因為這樣對它們更公平。」

商家擔心犯了法不自知,公平競爭法令他們不能增加市場佔有率。湯家驊反駁:「現在持有大市場佔有率的企業不等於會被針對,若他們以正當手法增加佔有率便不會被打擊,競爭法只針對以不公義行為來增加佔有率的企業。」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發言人表示,立法不能達到促進市場競爭的目的,反而會窒礙企業的正常發展。「確保經濟效率是政府的政策目標;而達致這一政策目標的最有效方法無疑是開放、自由及具有最低束縛的市場機制。」

湯家驊對此解釋:「立法只是為市場定下公平的營商守則,打擊的是反競爭行為,不是打擊公司的市場地位。事實上,所謂的自由市場,只是一個神話而已。世上根本無絕對自由的市場,政府所做的每一項政策,都會影響市場。用『不要干預自由市場』為由不支持立法,有點掩耳盜鈴。」

陳黃穗也表示:「立法只是干預了商界濫用市場地位的自由;干預他們損害消費者權益的自由。香港也有很多法例,干預人的自由,例如干預殺人、搶劫的自由。市場應有自己的規則。你也可以自由去做生意,但你不可以運用你在市場的地位去損害其他經營者營商的自由。」

受新法例建議影響的百佳惠康對立法均不置可否。對於有關法例,兩超市仍在研究階段。百佳發言人只表示,是否訂立公平競爭法,乃建基於該法例能否為消費者帶來更合理、更好的價格及更高的服務質素。

個別行業有針對性 跨行業公平
自由黨對立法一直有所保留,質疑跨行業「一刀切」訂立公平競爭法,會對各行各業構成重大滋擾,他們建議仿傚現時的電訊及廣播條例,按個別行業的需要立法。四大商會之一的香港工業總會發言人也認為,單一競爭法不能顧及各行業的特殊競爭情況,競爭法應以個別行業方式立法,針對某些行業。中華廠商會也反對制定全面性的競爭法,並認為若設立公平競爭法的目的是為了回應社會關於特定反競爭行為的訴求,例如某些行業的隱含性價格操控,個別行業的競爭法會更為奏效。

但「如何決定在哪個行業立法呢?」湯家驊指個別行業立法的標準難定,而且如各行業有不同法例,不合成本效益。嶺南大學經濟學系系主任林平更指個別行業立法不公平,「按個別行業立法本身就是反競爭行為。」

陳黃穗也認為這會帶來更多問題:「第一、為甚麼只是某幾個行業立法,用甚麼準則去評定?業界會覺得:『是否我的行業特別差?』第二、個別行業立法即每個行業都要設監管者,這樣做會增加運作成本,疊床架屋。」陳黃穗指,若沒有全面的公平競爭法,只有部分行業受監管,它們外圍或相關的行業可能不受管制。在這些地帶,競爭法將起不到作用。事實上,香港現時的《電訊條例》與《廣播條例》雖都有反競爭條文,但只規管電訊業與廣播業。

她舉例,零三年十月,電訊管理局收到一名泓景臺住客投訴,指管理公司在管理費上強收固網電話費及寬頻上網費,變相「綑綁式經營」,住客不能中斷上網或電話服務,也不得退款。屋苑的互聯網及電話供應商,與管理公司屬同系公司,但由於管理公司不屬電訊業,並不是電訊持牌人。現行競爭法不能規管,電訊管理局無法開展偵查,投訴人無可奈何。

白字黑字立法 投訴定有出路
   早在十年前,政府已委託消費者委員會進行有關香港競爭的研究。一九九七年底,政府成立了競爭政策諮詢委員會(競諮會),呼籲各行業自發停止或避免採用有損經濟效益或不利自由競爭的營商手法。

陳黃穗指,在過去幾年間,消委會一直接到有關不公平競爭的投訴,他們多鼓勵投訴人投訴至競諮會。然而競諮會只是政府的諮詢部門,即使發現市場上有潛在的反競爭行為,也無權調查或懲處,而該會也沒有明確憲章確定甚麼屬反競爭行為。

湯家驊形容:「這個會由九七年至今,很少人聽過,它每年處理的個案也少之又少,可見其作用徹底失敗,是無用的,有必要訂立清晰法例,設獨立機構取而代之。」

電訊業有競爭法 成效顯著
現時本港只有電訊及廣播兩個行業有類似公平競爭法的法例。自政府修訂電訊條例後,香港電訊市場得到健康的發展,在競爭成效方面於全球中保持領導地位。條例規定,持牌人不得在電訊市場內釐定價格的協議,防止或限制向競爭者提供貨品或服務的行動及持牌人之間按議定的地域或顧客界限分享電訊市場的協議。

零零年一月二日,六家流動電話網絡供應商同時宣布加價,同日生效。電訊管理局介入調查,發現供應商的高層在加價前曾有接觸,有聯手加價之嫌,違反當時電訊條例一般條例第九條不容許合謀加價的條例。結果,各供應商於調查後要取消加價,競爭得以維持。

去年電訊管理局公佈的競爭基準報告指出:《電訊條例》涵蓋各項防止不公平競爭的事項,成效媲美其他市場的競爭法。事實上,基於市場有公平競爭,香港的流動服務滲透率在七個比較市場中排行最高,而電訊費用也幾乎是全球最便宜的,香港手提電話費用全球最低,平均每名港人擁有超過一部手提電話,市場競爭激烈。
湯家驊表示︰「這足以證明訂立競爭法對市場有好處。」■

編輯■佘慧紅 
記者■黃碧瑤 麥詠欣 成依華

甚麼是反競爭行為?
外國反公平競爭的例子


陳黃穗認為應立法停上反競爭行為。


湯家驊;世上沒有自由市場,以干預自由市場為由不立法,只是掩耳盜鈴。


甚麼是反競爭行為?
社會對應否訂立公平競爭法的討論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但怎樣才算是反競爭行為呢?根據政府的諮詢文件,反競爭行為主要有以下七種:
1. 操縱價格:競爭者之間透過協議來提高、固定或以其他方法維持貨品或服務的售價
2. 串通投標:競爭者之間透過協議來決定哪一名競爭者可成功投得招標中的合約
3. 分配市場:不同公司可能會按地區、市場類別、客戶公司的規模或其他因素協議分佔市場
4. 銷售和生產限額: 競爭者之間限制生產協議令價格上升
5. 聯合抵制:競爭者之間達成協議,同意不與某些其他競爭者、供應商或顧客交易
6. 不公平或歧視性的準則:公司之間就技術或設計標準等事宜達成協議,對來自其他方面的競爭造成限制。
7. 濫用市場支配地位:企業利用市場支配地位阻礙其他公司進入市場或削弱它們在市場競爭的能力

外國反公平競爭的例子
全球現時有八十多個經濟體系設有公平競爭法,當中包括美國、歐盟、澳洲,刑責十分重。

在美國,曾有多間電子儀器生產商串通投標,合力抬高價錢,使最低的得標價遠高於正常價位,他們以當晚月亮的「月相」即月圓或月缺為準,內部議定得標者,得標後再攤分差額,名為“Phases of the Moon Scheme”,最後聯邦調查局介入,法院以競爭法起訴涉案生產商,成功將其入罪。

零四年,美國司法部控告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與其他記憶體廠商操縱全球D-ram價格,三星於去年十月接受指控,同意支付三億美元罰款,三名高層到美國入獄服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