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為子女報讀暑期課程,一般都會選擇信譽良好的大機構如明愛、工聯會等。而此類機構多會把課程外判,聘請坊間的私人公司承接課程,但本刊發現部分公司聘請沒有相關經驗的大學生為導師,對導師也缺乏職前訓練。

三小時集體培訓 導師毋須考核
去年擔任暑期導師的Mandy(化名)表示,其公司在編排導師教授課程前,會為所有導師提供一個三小時的培訓課程,二十多名導師一班。主要教授珠心算,也會教一點簡單的英語字面拼音。Mandy稱:「公司先教我們認算盤上的數字,然後教簡單的加減,再教口訣。」完成培訓後,導師會獲安排觀看其他老師上課,然後便要正式授課。

速成珠心算 憑答案揣摩計法
由於導師們只接受過兩小時多的珠心算培訓,在上課時常會遇到連自己也不懂得計算的情況。Mandy在培訓時只學會珠心算的加減法,卻被編排教授珠心算的乘除法,她常被學生問到啞口無言:「我只是珠心算初學者,加減法也不太熟練,我的學生卻要做乘除法的練習。那時學生望著我,我則像啞了般,尷尬非常,最後只好請同事幫忙,並即時在旁學習。遇到我不懂做的題目時,我便會先看答案,然後再想想如何用算盤撥得那答案。」

世界珠算心算聯合會理事暨正統心算協會主席鄧鄭丹瑜對這個情況表示失望:「自己都不懂,怎可教人?」她表示該協會也有類似課程,會提供三十小時培訓及一年半的在職培訓,讓接受培訓的導師協助資深導師,最後他們需要通過由中國珠算協會提供的公開珠心算考試,方能成為正式珠心算導師。

普通數充當奧數
除珠心算外,Mandy還被編排任教奧林匹克數學。她會考數學成績只是D等,卻要教授自己不在行的科目,這令身為教育學院學生、一心想當教師的她感到無奈:「我是文科生,數學並不好,不明白為何他們編我任教奧數班。雖然那只是小學數學,但教學生時,導師也要透徹了解題目才行啊!」

除了編排不當,Mandy在教授奧林匹克數學課程的時候,發現該課程的工作紙只是影印坊間普通的小學數學補充練習題,曾經有家長投訴工作紙的內容根本不是奧林匹克數學。國際數學奧林匹克(香港) 委員會創會會長岑嘉評表示:「如果普通習作就能考到(國際數學奧林匹克比賽),奧林匹克數就不值錢。」

他解釋奧林匹克數是國際比賽,有如世界盃足球般,每屆都會從不同國家抽六個精英比賽,題目由大學教授設計,雖然題目程度為中學數學,但內容複雜,需要靈活運用數學知識及邏緝思考才能解題,要求與普通習作截然不同:「奧數不是一般教科書的數學,而是一個補充。因為題目古靈精怪,是給一些熱愛數學,普通數學也『餵不飽』的孩子讀的,若小朋友沒興趣,就不應強迫他們。」

奧數沒有一套標準的課程,而委員會也不會干涉坊間公司以「奧數」名義舉辦課程,岑嘉評認為,只要坊間機構能推動普及數學,提高學童對數學的興趣,他也樂觀其成,但他不排除有公司為賺錢「掛羊頭賣狗肉」。

拼音班以填色渡過
除上述數學課程外,Mandy指其就職的公司也有舉辦國際音標(phonetics)及英語拼音(phonics)課程,前者為在字典上翻查到的音標符號,後者為學習拼寫法(spelling)與發音(pronunciation)之間可能的關連,繼而拼出讀音。有教此類課程的導師表示,曾在三小時的培訓課程中,學過英語拼音,但對國際音標卻一竅不通。在提供這類課程公司任職文員的Chris(化名)也說,曾有導師向公司表示沒有能力任教英語國際音標課程,但不獲理會。Chris說:「老闆只說教材包括一隻光碟,她不懂那音標的發音,可從光碟中自學。」

另一名導師Liz不會音標,卻為此課程代課:「我告訴他們我不會,他們便說,輕輕拖過課堂便可以了。」
相對而言,英語拼音只需從英文單字拼出讀音,許多導師皆能應付。但過於簡單的教材,又是另一問題。「一小時課堂只有兩、三頁筆記,筆記上只有幾個生字及圖畫,十五分鐘就會教完。」兼教圖像拼音的Mandy說:「因為課程內容實在太不充實,餘下時間只好不斷叫他們填顏色。」

Chris表示,雖然老闆在培訓時曾叮囑她們在教拼音時不要小朋友填顏色,但因為教材實在不足以耗掉一個小時,導師唯有出此下策。除了填色外,Mandy及Liz也曾跟學生玩遊戲,如「老師話」、「狐狸先生」,「大電視」及「開口中」,那些遊戲跟英語全無關係。

Mandy表示有次一名學生有情緒問題,需要家長陪同上堂。因為該堂只有一兩張工作紙,很難在家長面前令課堂變得充實,令她有點害伯。幸好,家長看了一會兒便離開。她憶述老闆曾吩咐她們不要再讓家長一起上堂:「其實我們的教授方法真的不能公開,我們不能讓家長知道我們花很多時間填色。家長離開後,我鬆了一口氣,立刻叫小朋友填顏色。」

課程貨不對辦遭取消
兒童潛能優質發展協會(下稱兒童潛能)為其中一間舉辦興趣班的公司,於去年暑假共接辦了多達四十間機構的課程,例如工聯會、明愛、聖雅各褔群會,地點遍佈港九新界。

聖雅各福群會青萌銅鑼灣綜合服務中心於去年七月曾託兒童潛能承辦兒童口才訓練班及FUN FUN圖像英語拼音課程,其後中途取消課程。負責社工馮婉婷表示,最初選擇兒童潛能,是因為其口碑不俗,但結果導師表現、課程內容都未如理想。

她曾旁聽了圖像英語拼音課程﹐發現課程內教授的詞語太簡單﹐不適合七至十二歲的學生﹐但讓學生閱讀的文章又太深﹐以致大部分學生不能掌握﹐課程設計不夠專業。馮姑娘又指﹐課程內容貨不對辦﹐根本沒有宣傳單張中提及的遊戲及活動。

她曾於課程開始前要求兒童潛能提供導師的相關教學資歷﹐但一直收不到回覆﹐最後卻只在開班前幾天﹐收到那公司傳真的導師學生證。那時﹐她信任那些機構的導師都經過選拔﹐但其後她觀察到導師的課堂表現﹐並不能掌握課程內容及教授兒童的技巧。

香港明愛青少年及社區服務?猁?猁九龍社區中心去年也有聘請兒童潛能辦劍橋英語考試證書課程。該中心社會工作督導主任陳盧堅表示﹐他們跟某機構或個人合作前﹐會先了解他們的專長經驗。「我們會要求他們展示教授科目的有關證書。有些公司已為導師提供基本培訓﹐我們也會相信他們。因為我們自己也會發證書﹐雖然那不是公認﹐但也是一個證明。」當與新人或新機構合作時﹐該中心會先試兩期(兩至三個月)﹐再建立較長期的合作關係。合作初期﹐他們會請同事旁聽﹐也會問學生及家長的意見。如果課程的內容與預期不同﹐他們會請機構轉換老師或終止個人合作關係。

被問及對兒童潛能的意見﹐該中心表示不想就個別機構置評﹐但由於該中心每年都會檢討所提供的課程﹐而兒童潛能一向有為該中心提供課程﹐他們相信這些課程是可以接受的。

兒童潛能導師Annie(化名)在去年任職時為中七生﹐她到其他機構授班時﹐有關員工曾來旁聽﹕「教授普通話營時曾遇過員工監堂﹐我會比較謹慎。」因為公司只提供三至四張工作紙﹐根本不能「捱」三小時﹐她只好將內容重複再重複﹐令原本可一小時學完的內容拖至三小時。

由於學生只有三至五歲﹐她會告訴小朋友﹐誰能正確地讀出詞語便可在白板上畫畫﹐這樣既可延長課堂時間﹐又可吸引他們。當負責人質疑教授內容太少時﹐她便回應﹕「小朋友太小了﹐他們不懂某些字詞﹐程度不能太深。」而機構負責人也沒有再追問。兒童潛能負責人李小姐回應道﹐該會是第一次收到上述投訴﹐她否認上述指控﹐並表示保留法律追訴的權利。

教師低薪 賺錢至上
兒童潛能只以時薪約二十五元聘請導師﹐加上教材簡單﹐因此每堂的成本很低﹐但收取的學費卻不便宜。曾在該公司處理學費事宜的Joyce(化名)指﹐兒童潛能為不同機構或中心舉辦珠心算、劍橋英語、英語拼音等課程﹐每個課程收生逾二十人﹐每位學生學費約五十元。如此推算﹐兒童潛能每堂收入約一千元﹐而所聘請的導師時薪只是二十五元﹐即使加上影印雜費﹐利潤相當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