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遵義 力臻完美

記者□李以莊 李卓禧 編輯□香麗茵 吳智敏

  自小已有「神童」之稱的劉遵義,由小時候讀書到長大後的經濟學研究,都有出色的表現,「努力」是他成功的關鍵。正當大學面臨削資、三改四等多重挑戰,劉遵義毅然從美國跑回香港,就任中大第六任校長。上任不久的他經已摩拳擦掌,準備拓展心中的國際化版圖,招收海外精英。他,矢志為中大開拓國際化的新紀元。

  劉遵義讀書的六十年代,中學會考拿取九優的人鳳毛麟角。然而,他卻以九優一良成績,成功負笈美國史丹福大學。

   雖然從小被人冠以「神童」的稱號,但他卻認為自己的成就不靠天才,全靠努力。

九優學生也不敢發問
  劉遵義讀書十分勤力,和他母校聖保羅男女中學有很大關係﹕「聖保羅(男女中學)最重要的地方,是訓練學生有勤奮讀書的好習慣。」他說校內經常測驗,所以自小訓練有素。

   中學時代的劉遵義,是典型的「好學生」﹔成績雖好,卻不敢挑戰老師的權威。「亞洲學生從小就十分尊重老師,不敢發問,於我亦然。」

   但出國多年的他,對於「好學生」定義,已有新的看法。他用一個教書的例子說明︰「如果我在黑板上寫一加一等於三,亞洲學生可能會毫不思索便記下,但在美國寫一加一等於三,一定全班舉手。」劉遵義鼓勵學生多接觸不同文化,互補不足。

確認目標 毅然轉系
  劉遵義最初在史丹福大學拿到的,是物理及經濟學理學士學位。原來這位著名的經濟學者,學術生涯也曾走過冤枉路。

   升大學時,劉遵義原本打算主修工程,但讀過一些工程課後,覺得興趣不大,所以選擇了邏輯較強的物理學作為主修。日子久了,他便發覺這科太抽象,於是決定找一科較實用,能夠運用於日常生活的科目,他和物理學的關係最終因了解而結束。

   輾轉間,劉遵義在一個經濟學入門的選修課中,發現了這科的趣味。他認為經濟學除了著重邏輯之外,更比物理學「實際」得多,對於「人應否輸賭」和「對於黑人的歧視,有誰得益」等社會現象都有不同的理解。他和經濟學自此一拍即合,毅然轉系。在三年大學生涯中,取得了物理及經濟學雙主修學位,自此醉心經濟學研究三十多年。

學海無涯 唯勤是岸
  今天的劉遵義,被譽為世界級經濟學大師,早於亞洲金融風暴之前,已模擬演算出亞洲各國爆發金融風暴的機會,令國際學者折服。在他三十年的學術生涯中,發表了超過一百六十篇論文和評論,平均兩個月一篇,還未計算他已出版的多本專著,可謂產量驚人。他再三強調,這是努力堅持的結果。

  劉遵義憶述當年在研究院工作時經常捱夜,研究時總會遇上不少挫折,但他仍堅持繼續手上的研究。「我相信這個世界沒有問題是解決不到的﹗」研究路上,有很多與他一起堅持的人。他舉中大醫學院一位教授做例,他九年來埋首一項基因研究,從沒放棄,終於做出很好的成績。他說﹕「要對自己的理念有信心﹗」至於使他努力的原動力就是研究學術的興趣。

系出名門 個性獨立
  影響劉遵義後半生的,是他的學術世界﹔影響他前半生的,要算是他的家庭。

   國民黨元老兼大書法家于右任,是劉遵義的外公。身為名門之後,壓力應當不少,但劉遵義卻認為父母對他並不嚴厲,僅是指導了他一生所走的方向﹕「父母希望我能努力讀書,然後升上大學。」

   「努力讀書,升上大學。」這個幾乎是所有父母的共同心願,在劉遵義求學的六十年代,能進入大學的機會大約只有百分之一,更何況負笈美國,成為今日國際知名的經濟學者﹖對於父母的期望,劉遵義不但做到,還做得很好。

   在他眼中,父母很少在生活細節上管他,因此從不感到壓力。但自從中學迷上打橋牌之後,也曾使父母緊張﹕「中四時,有很多同學放學後都到我家打橋牌,有時八個人分兩隊一起打,有時打至凌晨十二時,同學家人要致電到我家『找兒子』,大家才肯離開。」但當劉遵義考慮到父母擔心打橋牌會影響他的學業時,便笑著說︰「考試就不打了。」

低調校長 維護中大形象
  自坊間流傳劉遵義將出任中大校長的消息起,劉遵義一直與傳媒保持著「不經常接觸但友好」的關係。他承認自己一向低調,就任中大校長一職後,更要格外小心。他說︰「作為中大校長,有時擔心自己的說話被誤解或被寫錯,影響中大形象。」

   他補充說︰「中大形象,是校友們的寶貴資產。」他解釋由於傳媒的影響力十分大,一旦有誤解,會直接影響校友們的求職機會,造成的傷害難以彌補。劉遵義希望繼續保持中大的形象,使中大學生和校友都能以身為中大學生而自豪。

薪高遭諷刺 尊重學生自由
  正當大學面對削資、改革困擾之際,大學校長慨歎自己是「最大的乞兒」時,劉遵義卻願意放下美國史丹福大學的高薪厚職,跑回中大接掌這吃力不討好的校長職位。他說﹕「因為中大需要我,所以我就來了。」

   但他一上任,中大學生會就印製了一批單張,諷刺校長薪酬過高。這張單張前面是劉遵義在中大日薪八千多元﹔背面是中大一個基層員工,每日只賺二百九十五元。

   記者拿給校長看,他看罷,想了一回,然後說﹕「不打緊。大學生一 般反建制,對建制不滿,無可厚非,因建制仍有改善空間。」他又補充︰「我尊重大家不同的意見,也尊重言論自由。」

   劉遵義續說︰「我很贊成同學關心社會。在大學,言論自由是最重要的。」他指出大學是一個充滿理性的地方,大家可以溝通、辯論,對持不同意見的人甚至是敵人,都要互相包容、互相尊重。

推行國際化 保留中國文化
  劉遵義候任期間,已明言要將中大成為國際一流大學,與哈佛、牛津爭一日之長短。他上任後第一步,就是將中大國際化。

   有見於經濟將走向全球化,學生將來工作地方已不只於香港,劉遵義認為,要加強學生的競爭力,盡早將大學國際化,提供更多機會讓學生接觸不同文化,刺激思考,是極之重要的。他舉例﹕「日本人口頭都掛著『係』、『係』,如果不清楚日本文化,你或者會以為他們處處認同你,造成不必要的誤會。」

   在劉遵義的國際化藍圖中,已包括大幅增加外地生的比例,由現在不足百分之十,增加至百分之二十五。中大打算未來十年,增收內地以及亞洲其他地區的本科生及研究生。此外,也會增加世界各地交換生的人數。 為配合這個安排,劉遵義心中已想了很多配套做法,包括外地生來中大後的住宿問題,以及經濟資助等。

   他不滿現在的宿生只佔本科生一半,他認為教育並非只是知識傳授,而住宿正正是一種「非形式教育」,可讓學生學習社交,他希望二十年後中大可達至全宿生的目標。

   他的計畫甚至仔細到把每年十一月舉辦的畢業典禮提前,方便一群外地生或出國留學生趕得及出席。

   然而,國際化卻令部分同學擔心影響本地生入學機會。對此,劉遵義鄭重地說︰「國際化的主要原則,是增加收取外地生而不減少本地生。」為了貫徹落實國際化的藍圖,他已打算每隔三、四年,邀請一班國際專家替中大把脈,作詳細的評估。

   劉遵義認為中大在走向國際的過程中,須同時保留中國文化,成為中國與外地文化交流的窗口。他舉例說﹕「可鼓勵外國學生閱讀一些翻譯的精選中國古典小說,如《三國演義》、《西遊記》內的篇章。」而本地學生,就要在語言方面多下功夫,他說﹕「如果一個中大畢業生對運用英語及普通話都感到困難,家長也會對校長的工作有所質疑。」故他打算投入更多資源,吸引更多優秀師資。

   最後,他語重心長地說︰「希望大家支持『國際化』這目標,認清國際化其實對學生有很大增益,也對教學質素有很大幫助。」

 

 

劉遵義小檔案

後記

 


在史丹福大學的畢業冊中,劉遵義是當年少有的華人。
(相片由《中大校友》提供。)

 

中大學生會印刷這張單張,諷刺校長與基層員工薪酬相差幾十倍。

 


劉遵義曾多次到中大訪問講學。圖為一九九六年到崇基學院訪問時攝。(崇基學院提供)

 


劉遵義候任中大校長時,在中大「峰火台」公開接受師生質詢。

 


劉遵義身旁為前校長金耀基。

 


候任期間,劉遵義到各宿舍聆聽同學需要。圖為聯合書院的宿舍。

 


劉遵義剛上任校長,已密鑼緊鼓面見同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