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Corner玩過火 七成被con者非自願

記者□張靜嫻 梁柏儀 陸宇光 編輯□司徒鍵彰

Happy Corner是香港大學生之間一個十分流行的玩意,有人會覺得不雅尷尬,有人認為可增進感情。為了解Happy Corner在大學的普及情況、「被con者」與「con人者」的心態,本刊以問卷方式訪問了五間大學(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香港理工大學及香港城巿大學)的學生,共收回三百零八份問卷。調查顯示,有七成男生是在不情願的情況下被con的。另外,近四成受訪者表示即使「被con者」反抗,也不會停止con人。

   所謂Happy Corner,即多人將一人整個橫向扛起,再把其雙腳掰開,將其下體撞向硬物或尖角。這種撞擊的動作稱為「con」(取自corner的前音),被撞者通常被人形容為「被人con」。

近七成男生被迫
  據本刊調查結果顯示,三成七男生曾被con。當中有近七成學生並非自願,但有近三成人平均兩個月被con一次或以上。

  在被con的大學生之中,男生佔大多數,達百分之九十八,換言之,有三成七男生,即每十個男生中就有近四個曾經被con。

  中大化學系二年級的阿亮(化名)坦言他半年內平均被con十次,每次都是被迫的。「當然是不願意被con啦,因為這始終不是一件好事,初時都會有點不開心。」

  他表示尤其當女生在場時更尷尬﹕「女生有時甚至會在旁打氣說﹕『加油﹗快點捉住他﹗』。」調查也發現超過六成「被con者」第一次被con之後感到不舒服。

反抗無用 逆來順受
  在被con人士當中,有七成因不情願被con而反抗,有八成表示就算反抗,參與者都會繼續con,只有一成指參與者會暫停,但仍會找機會再con。

  阿亮表示他經曾反抗,又試過逃跑,但通常都未能避過被con的命運。他說﹕「『被con者』通常都會大叫和逃走,但當參與者太多而走不掉時,惟有認命。」

  他去年年初當上宿舍層代表後,每次樓層聚會後都會被層友「con」,他指因為玩的次數多了,便變得無所謂,有時被con得麻木了,甚至會放棄掙扎﹕「宿生說這是習俗,逆來順受吧﹗不過頗後悔當上層代表,每次聚會都被人con。」

  中大心理學系副教授區永東解釋,「被con者」由抗拒變成無所謂,經過了一個把Happy Corner合理化的過程﹕「既然已經被con了,總不能因此而抱憾終身吧﹗惟有對這活動愈來愈接受,變得無所謂。」他認為Happy Corner只是一種帶有色情成分的惡作劇而已,就像一起推舉一個人出來表演唱歌跳舞一樣。他解釋,當大家都很想con人,而有人不太抗拒地走出來被con,「被con者」為這群體作出了貢獻,對群體的認同感和歸屬感都會增加。

「投訴可能會翻臉」
  雖然多數人都是不情願被con,但調查顯示只有約百分之三「被con者」曾投訴,也只有百分之七表明,如再被con會投訴。

  即使阿亮每次都不願被con,又認為Happy Corner不雅,但他從未投訴過。他解釋﹕「一起玩Happy Corner的都是熟稔的朋友,如果投訴的話可能會翻臉。」

  區永東說﹕「 因為他們認為Happy Corner並非一件很嚴重的事,心理上不想因此而被孤立,承受一種群眾壓力,所以大部分人都會選擇不投訴。」

  中大性騷擾政策委員會主席馬麗莊提供的數字顯示, 九八至零四年間接到的性騷擾個案中, 並沒有關於Happy Corner的投訴。馬麗莊認為﹕「只要有一個人認為Happy Corner對自己產生了和性有關的敵意環境,便足以構成性騷擾。」她補充﹕「『被con者』覺得難以接受時,應主動提出。而『con人者』也應該聽取意見,尊重不同人的好惡。」

反抗也照con
五成八男生曾con人

  「被con者」心態如此,「con人者」如何呢﹖

  調查顯示四成六大學生曾經con人,其中男生佔百分之九十八,即五成八男生曾con人。當中兩成三學生每月平均至少玩一次。調查又指近四成「con人者」表示即使「被con者」嘴婸﹞願意也會繼續con,而事實上近一半「con人者」認為被con的人是願意的。

  港大資訊工程系二年級的阿發(化名)曾經被con,也試過con人,他表示在半年內平均con人五十次,最高峰試過一天之內con人三、四次。他指「被con者」掙扎只是循例﹕「目標一定會掙扎,會叫『唔好』,但嘴裡說不願意,我覺得他不一定不願意,因為他也知道大家只是在鬧著玩而已,不會把他弄痛,所以我們會繼續con。」他續說﹕「反抗只會令氣氛更好,大家都希望能快點把他制服。」

  中大工商管理學院一年級的阿華,人稱華佬,入大學後半年平均con人六十次,中學時已開始con人,他說﹕「迎新營時玩『X con』,被con者是一個很少玩Happy Corner的男生,他大叫『唔好』,但沒有人理會,最後他都是被con了。」

  他更指con人是一種和朋友溝通的方法﹕「只有大家認為你『玩得』才會來con你吧﹗一班熟稔的朋友在一起,即使被con也不會尷尬。有些人初時會笑著反抗,後來大家都習以為常,也不覺得這活動不雅。」但調查發現七成受訪者認為Happy Corner不雅,更有三成八認為這遊戲暴力。

  中大心理學系副教授區永東解釋,大學生con人是基於一種控制別人的優越感﹕「能夠強迫別人做一些平時不會做的事,把『被con者』弄得哇哇大叫,大家又感到開心,自己在這群體有一些影響力。有時被con者的反抗提示太含糊,con人的都不在意,也不認為『被con者』真的對此反感。」

con完感情增
  調查發現,近九成曾con人的受訪者表示,玩完Happy Corner後與「被con者」和其他參與者的感情好了。

  阿發自一年級入住香港大學某宿舍後,便常參與con人活動,他對調查結果深表認同,認為大家因為經歷了同樣的事,隔膜消除了,於是感情好了,彼此有了話題﹕「大家初時都不太熟絡,但大家一起con人的時候,產生一種凝聚力,令彼此關係更好。」

  阿發指大學宿舍玩Happy Corner的風氣後來愈演愈烈,甚至到了性虐待的程度,例如玩滴蠟,局面難以控制。為免嚇壞新入宿的同學,港大宿舍的宿生會在兩年前共議不再玩Happy Corner。但阿發認為自此以後宿舍內氣氛比以前差了很多,新同學也較難投入宿舍生活,他感到有點可惜,因此宿舍計劃恢復Happy Corner。

即興con人
  據訪問所得,con人的原因包括「被con者」生日、遲到等,甚至是興之所至,沒特別原因。阿發說﹕「有人說了一句很好笑的話,或者做了一些很特別的事情,便會被con。因為大家只是想到Happy Corner這個方法,這變成一個自然的反應、一個習慣。」

  華佬表示,遲到、生日的人,都會成為被con的對象,「有時只要大家很無聊,又有一個共同的『對象』,即使沒有任何原因,也會去con他。」

嚴重可撞爆睪丸
  據調查顯示,一成被訪者曾因玩Happy Corner而受傷。
  中大醫學院外科學系名譽臨床助理教授、泌尿科專科醫生陳龍威指出撞擊過度,會引致性器官受傷﹕「當男士陰莖處於勃起狀態時,會充血和變硬,大力撞擊可令陰莖皮下白膜撕裂,疤痕形成時組織會收縮,以致陰莖彎曲,影響日後的性生活。」

  陳龍威補充說,即使陰莖並沒有勃起,玩Happy Corner也可能會撞傷前尿道,令尿道收窄,排尿速度減慢,嚴重可致尿道閉塞﹔也可致睪丸爆裂,如兩顆睪丸都損壞更會影響性能力。如「被con者」是女性,則可能撞傷陰部、尿道及處女膜,嚴重可引致陰道撕裂,造成心理陰影,影響日後性生活。

  陳龍威強烈勸籲學生們少玩Happy Corner為佳,因為無論損傷程度如何,都會對傷者造成深遠影響。


Happy Corner 問卷調查

調查結果

Happy Corner 走火入魔

 

有一成被con過的受訪者表示曾被con致受傷。
(司徒鍵彰攝)

 


有受訪者竟然在半年內被con 80次之多。(陸宇光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