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成真
才藝大專生展潛能

 

記者□梁詠雯 編輯□屈智敏

   並非每人都能以自己的夢想作為職業。但憑著努力,這並非天方夜譚。小時候揮動魔術棒的感覺推動年輕魔術師梁曉豐立志邁向世界賽﹔台下掌聲激勵大學生林家煒苦練舞蹈,躋身職業舞蹈員行列﹔為加入電台當唱片騎師,張家豐把講稿念了七十遍,甘願從買早餐的小角色做起。
他們最終能實現夢想,背後都有一段艱辛的奮鬥史。

 

魔術師梁曉豐
小明星變身魔術大師

   「我矢志要代表香港人、甚至是中國人勝出比賽,當世界魔術師冠軍。」才二十一歲的梁曉豐(Anjo)已是具六年表演經驗的著名魔術師。他不甘於當一個平凡大專生,立志要在世界級魔術比賽中奪冠軍。

   為了練習魔術,他甚至放棄近在眼前的副學士學位﹕「我有很大很大的衝動,忽然覺得要魔術更進一步,就必須多花時間鑽研。」上年還在香港浸會大學修讀副學士傳理課程的Anjo,只需多讀一個學期便可取得學位,但他毅然退學,潛修魔術。對他來說,奪取「世界冠軍魔術師」比學業更重要。他笑說這是年輕小伙子的衝勁,但這股衝勁,在十多年早已萌芽。

一瞬之間著了迷

   Anjo對魔術的興趣,早於他三歲時已植根﹕「有一次在百貨公司的攤位看見一位魔術師表演杯球魔術,魔術師把魔術棒遞給我,我在杯上敲一敲,小球就掉進杯裡。那一刻感覺很奇妙,到現在還記憶猶新。」

   那種感覺使他愛上魔術,經常儲錢或要求母親買魔術道具、魔術書,還有數十盒魔術節目的錄影帶,把它們翻看又翻看,還經常把自己學會的小魔術在朋友面前表演。但直至中三,Anjo才真正跟隨香港著名魔術大師Harry哥哥學習舞台魔術,他說這是一個美麗的巧合。

   「六歲時在兒童節目『點蟲蟲』中當小明星,認識了主持Harry哥哥,他曾教過我表演一些魔術小手藝,可惜節目完結後便與他失去聯絡。直至中三,一位看過我表演的女孩邀請我到她學校演出,我才知道我的魔術道具與舞台魔術,完全是兩回事。」當下他想起向Harry 哥哥求教,卻苦無聯絡方法。幾個月後,他隨意向一位朋友提及此事,竟發現該朋友認識Harry 哥哥。就在這巧合之下,他開始追隨Harry哥哥學習魔術,成為他唯一的徒弟,至今已學了近六年魔術。

把夢想成為事實

   自此,Anjo陸續接獲不少演出邀請。排練舞台魔術,佔了他不少時間﹕「一練魔術便停不了手。讀書與魔術之間沒有平衡,完全偏重了魔術。」

   去年他獲邀與香港大學及香港浸會大學的魔術學會合作,教授校內學生簡單魔術,現也與香港科技大學及嶺南大學的魔術組織洽商舉辦魔術興趣班,希望令更多大專生認識魔術。他經常隨師父四出表演,因時間大多花在魔術上,學業成績未如理想,更選擇在最後一個學期退學苦練魔術。
「我不是覺得讀書不重要,只是更享受在台上表演娛樂觀眾的滿足感。」他想好好把握時間,準備參加三年後舉行的世界級魔術大賽。

職業舞蹈員林家煒
跳出大學闖進舞蹈界

   近年不少大專舞蹈學會大受學生歡迎,學員努力練習,希望在校內表演時一露光芒,然而能鶴立雞群,跳出校園,躋身職業舞蹈員行列的實為數不多。

   短短一年間,林家煒(Panda)由大學內初接觸舞蹈的平凡大學生,成為鄭秀文、陳慧琳、黎瑞恩、任賢齊、郭富城、容祖兒等紅星演唱會中的伴舞。他被排舞師發掘時正升讀大學二年級,能在如此短時間內成為薄有名氣的職業舞蹈員,全因他對舞蹈的熱忱及比別人多三、四倍的努力。

忽然戀上 自此勤習舞蹈

   剛從香港中文大學畢業的Panda,現於著名舞蹈學校Billy Chan Dance Concepts教跳舞,並經常獲邀於歌星演唱會中伴舞或學校活動中演出。他說以前根本沒想過自己會走這條路﹕「大學一年級時為了陪同房才加入舞蹈學會,直至學校內有表演,才真正愛上跳舞。沒想過會因此發展成為自己的職業。」他說享受表演中受人注視,有人在台下呼喚自己名字的感覺。

   自完成第一次校內表演後,他對舞蹈的熱愛一發不可收拾。他開始報讀校外舞蹈課程,花很多時間練習舞蹈技巧﹕「每逢星期一、三、五要學舞,每次一至個半小時。有時會有額外課堂,另外還有校內表演要排舞。」加起來Panda一星期最少有二十小時都花在舞蹈上。

努力換來成果 受傷未想放棄

   大學一年級才開始學習舞蹈,相比自少練習,甚有舞蹈根底的人,Panda只有加倍努力,把握每個可以提昇自己能力的機會,例如每早刷牙,他便同時把腳擱在高及腰部的洗臉盆上,練習腳筋的柔軟度﹔在家看書看電視,他也會維持半仰臥起坐的姿 態,鍛煉腹部的力量。

   不斷練習為Panda換來許多舞蹈員夢寐以求、踏上紅館舞台的演出機會。「大學一年級暑假,鄭秀文演唱會的排舞師因不夠舞蹈員,來了我學跳舞的舞蹈學校挑選新人,當時我正在上課,就是這麼巧選了我。」那時Panda只接觸舞蹈不足一年,在如此短時間內被發掘當紅星演唱會的舞蹈員,可說是行內極之少見的事。

   「那是一個規模很大的演唱會,共有十多場,只有約二個月時間練習,我又甚麼都不懂,壓力的確很大。」

   他知道自己功力技巧都不及許多職業舞蹈員,所以比別人多花幾倍時間心力練習。「還記得有一次在黎瑞恩演唱會中,我要轉一些很奇怪、以往我沒有學習過的圈。由排舞到預演只有五日時間,我只有每晚走到排舞房練習轉圈,聽著那首歌一直練至天光。天光之後再去排舞,務求要成功。」

   但即使不斷練習,仍難免發生意外﹕「演唱會正式進行時,我要抱起一個女孩,把她架在肩膀上做旋轉動作,一不留神,我們差點跌落八尺深的洞裡。」他憶述過程時仍語帶緊張,最後總算演出成功。

   「還有一次我要與一個很高大的女舞蹈員跳舞,演出中途不幸被她的『無情力』打中臉部,滿臉是血,滴下的血染滿白色舞衣,但我不顧得傷勢要繼續跳,台下觀眾都很驚訝。」

   除了因意外受傷,日練夜練也為Panda留下不少傷痕﹕「平時撞傷扭傷的常有。半年前表演時,我因一個動作拉傷了背部,到現在還痛。初時以為沒打緊,後來才知道傷得頗嚴重。看了很多次醫生,直到今日仍未痊癒。」

   雖然經常受傷,還要忍受痛苦,但他卻肯定自己不會放棄﹕「練舞跳舞是十分辛苦,但這是我的興趣,我喜歡的東西,真的未想過放棄。」

理想實現

   Panda把時間和精力全放在舞蹈上,犧牲讀書時間在所難免﹕「跳舞要花的時間多到你不能想像。放學後排舞,然後才回宿做功課、溫習,時間很難分配。況且練舞後渾身疲累,根本沒有力氣做功課。」他坦言學舞對學業有一定的影響。

   成績不理想,問及他會否擔心自己前途,他卻表示樂觀﹕「現在於舞蹈學校教跳舞,又會在歌星演唱會中伴舞,以及為大學、中學排舞,收入還可以。」

   Panda計劃未來幾年仍會在舞蹈界發展,盡量發揮對舞蹈的潛能。但他並不打算一輩子當舞蹈員﹕「跳舞是我的興趣,但不會是我一輩子的職業。達到這個理想後,我打算三十歲前投考消防員,完成我另一個夢想。」

唱片騎師張家豐
大學生成新一代唱片騎師

   「那時我只想做好試聲帶,像發了瘋一樣,把五分鐘的聲帶錄了七十多次。」在電台未有招聘廣告的情況下,張家豐(阿喱)抱著盡力一試的心態,花了一個多月時間錄製聲帶寄往電台,估不到一星期後即獲聘用。在其他新人要接受幾個月培訓才可主持節目之時,他卻在短短一個月後便擁有自己節目。他的努力,創造了這些突破。

為前途打算 一擊即中

   現正在商業二台叱吒903主持「乜浀a獄」節目的阿喱坦言﹕「我加入這行業,只源於一個單純的想法,就是青年人想表達自己吧﹗」

   阿喱在大學二年級時開始為前途打算,他只知道自己討厭寫字樓工作﹕「不喜歡沉悶地終日留在辦公室,那時剛巧留意到『叱吒903』這機構,覺得它很自由,讓創作人有思想空間。我又喜歡說話,想找渠道表達自己。」認定目標後,阿喱積極部署進入這機構當上唱片騎師。

為試聲帶而瘋狂

   在香港中文大學主修系統工程三年級,將於本年度畢業的阿喱為學習製作電台節目,經常旁聽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提供的電台製作課程,由現職電台的兼任講師郭啟華與森美教授。相比自己的主修學科,他甚至更勤力用功。

   及後,他按郭啟華的建議,嘗試錄製試聲帶寄往電台。他憶述自己當時那股衝勁時笑說﹕「那段時間每一刻都在想有甚麼元素可加入聲帶中。當時真的很辛苦,我要借用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的錄音室錄音,因為早上十時多便會有主修學生使用錄音器材,我要讓位,所以只好每早八時多到那兒等開門,每朝早只有約二小時製作試音帶。」這種生活持續了一個多月,阿喱才製作好只有五分鐘的聲帶﹕「花了這麼長時間製作,是因為自己常常覺得不滿意。還記得當中有一小段錄了七十多次才成功,把講稿讀得太多,自己也覺得悶。」

   試聲帶中阿喱以不同方式,如Rap、「數白欖」、混聲等技巧表達他對平常大學生活的感受,以及對商業電台的觀感,希望盡量突出自己。試聲帶在七月寄到商台,一星期後,阿喱便成功獲聘。

從替人買早餐到當主持

   剛加入商台時,阿喱被安排到一節目中當助手。他無奈地說﹕「那時上班只是替主持人買買早餐、看看報紙,學習他們如何做節目,真的沒甚麼可做。」沉悶的電台工作並未有令阿喱氣餒,他很快便應上司要求製作了第二、三段試聲帶﹕「他們要我表達平日的生活,我便反映大學充滿粗話的生活與電台工作的苦悶,暗諷電台沒事讓我做。」阿喱笑說也許是他這種「不怕死」表達自我的堅持,終獲電台高層賞識,九月被安排獨力主持一小時的節目。

   阿喱說﹕「節目的元素多是一些對生活有感受的事,也有一部分關於時事。」他說會不斷在節目中加入新元素,並會好好把握機會﹕「相比許多新人我算是幸運,有機會主持屬於自己的節目,前輩也願意提點我。」他慶幸自己當初為理想而努力,並付諸實行從未放棄。

 

 

 

 

 

 

 

 

 


 

 

Anjo享受在台上表演魔術的滿足感。
(屈智敏攝)

 

 

Panda(前排戴帽者)接觸舞蹈不久已常有演出機會。 (相片由Panda提供)

 

 

 

阿喱會投注更多熱諴予自己的事業,期望 不斷進步。        
(屈智敏攝)

 


即使讀了七十多次講稿,阿喱也沒放棄理想。       
(屈智敏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