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潛意識對話
催眠治療師助解心結

記者□羅詠君 攝影/編輯□廖倩婷

   當你想減肥或無端疼痛時,可曾想過會是潛意識作祟﹖催眠治療竟然可以減肥、醫治痛症或奇難雜症﹖

   看似神秘的催眠治療,其實是心理治療的一種──催眠治療師透過催眠跟病者的潛意識溝通,治療病者的心理病或因心理因素引起的生理病症。

  近年愈來愈多人尋找心靈治療,催眠治療醫治愈來愈為人接受,有人甚至經痛也找催眠治療師醫治。催眠治療這個行業因而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經痛博取丈夫關愛

   私營的催眠治療師陸耀鴻曾有一個病例,她的病人有一次經痛得很厲害,便致電丈夫。丈夫非常緊張,立刻趕回家照料她。此後,每次經痛女病人都叫丈夫趕回家,丈夫漸漸感到厭煩。後來她的經痛便愈來愈厲害,即使不是經期日子都會感到痛楚,而其夫妻關係也愈來愈差。女病人曾嘗試看醫生,醫生檢查後認為她的痛楚是心理影響,便轉介她到精神科,但她的情況仍沒有好轉。最後,她透過互聯網找陸耀鴻幫忙。

   經過六次的催眠治療,陸耀鴻發現原來該名病人潛意識一直利用經痛博取丈夫關懷。當丈夫不理睬她,她的身體就叫她痛厲害點。了解到痛楚的原因,陸耀鴻再催眠她,向她的潛意識下達一些指令﹕經痛不是唯一博取丈夫的愛的方法,並提議她想另一個方法,例如注意打扮、煮一餐好菜等。她嘗試新方法後,改善了夫婦間的關係,最後她更擺脫了痛楚。

怕被笑肥胖

   陸耀鴻又說,曾有一個女生不斷扣喉減肥。後來她覺得扣喉太辛苦,便找陸耀鴻幫她催眠減肥。那個女生身形標準,陸耀鴻於是先用催眠從她的記憶中找出她不斷扣喉的原因。結果發現她在小學時,有一次跟同學在家中玩,她們取笑一位肥胖的同學,她聽著聽著,也害怕被人取笑,潛意識便記著要減肥。恰巧當時電視正介紹扣喉減肥,於是在她的潛意識裡,把減肥和扣喉掛鉤。

   陸耀鴻使該女生明白了扣喉與減肥不相關,再向她灌輸正確的減肥觀念,並教導她欣賞自己的身體。經過四次療程後,女顧客就不再扣喉減肥了。

   催眠可使人進入幻想世界中,按照催眠師的引導,經歷一些平常生活沒法做到的事。透過這些幻想的經歷使求助人改變對現實事物的看法。

   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陳天祥舉了一個用催眠止痛的例子﹕「催眠師會引導病人到一個很舒服的地方,病人幻想著這快樂的世界,覺得幻想世界才是真實。結果病人將原先痛楚的感覺改變了,只是短期的療程便可得到幫助。」

社署提供催眠服務

   社會福利署一直都有提供簡單的催眠服務去幫求助人放鬆減壓。直至七年前,臨床心理學家陳何錦燕博士加入社署臨床心理服務科,正式開始提供催眠治療服務。

   陳何錦燕曾在澳洲修讀了為期兩年的催眠治療文憑課程,當中包括五十小時督導及深層個案分析,最後經過面試和考試成功取得催眠治療師資格。現時,社署屬下有十多位臨床心理學家正修讀澳洲的催眠治療遙距課程,預計在未來兩、三年就可以為求助人服務。

   陳何錦燕為社工轉介的病者提供免費的心理治療,主要個案有憂慮及恐懼症、失眠、痛症和緊張癥狀等。她會按個別情況採用不同的心理治療方法,而催眠治療是其中一項。她表示,催眠治療的應用範圍限於因心理和精神問題引發的病症。抑鬱症和人際關係的問題都不易用催眠解決,但對治療缺乏信心、焦慮癥狀及恐懼症十分有效。

   「在進行催眠治療前,我會替求助人做一個評估,了解他是否適合被催眠。本身對催眠有抗拒,或者無心機聽人說話的人都不適合被催眠。」當確定求助人適合被催眠,陳何錦燕就會進一步找尋合適的方法誘導他進入催眠狀態。

   「引導人進入催眠狀態的方法有許多,可以搖晃鉈錶或叫對方做一些動作如提起手,用意是使對方學習留心及集中注意力。」整個療程會分幾日進行,每日約一小時。求助人會留在催眠狀態二十至三十分鐘。催眠過後,陳何錦燕會跟求助人傾談一會兒,確保他完全清醒才讓他離開。

非萬試萬靈

   陳何錦燕表示,若果個案對事物的依賴性太強(如酒癮太深),用催眠戒掉它的效果都不會太理想。還未到社署工作之前,她在澳洲一間醫院以催眠幫助一名因交通意外而傷殘的男病人治療痛症時,曾有一個不愉快的經歷。

   當時她對男病人作評估後,嘗試幫他催眠,想不到催眠過後他出現異樣。「他一睜開眼就對我說﹕『怎麼你的頭那麼大﹖』他再望向門,然後又說﹕『門邊站著兩個人仔。』事實上門前並沒有人。那時我才知道不應幫他催眠。」

   陳何錦燕解釋當一個人不能將現實和幻覺分開,他可能會把自己推到完全幻想的境界,脫離現實,即俗語講的『黐線』。其後陳何錦燕才發現原來病人曾被母親性侵犯,交通意外後,他開始慢慢脫離現實,再被催眠,他就完全脫離現實了。

收入不穩 滿足感大

   另一位催眠治療師陸耀鴻以前是一位社工,她最初接觸催眠的原因是感到傳統的輔導技巧不足以應用﹕「社工時常要輔導人,以往用的輔導方法效率較慢,於是我想增進自己的醫療知識和輔導技巧。後來從書籍中和行家口中認識了催眠。」

   起初陸耀鴻靠上網和看書自學催眠術,之後她為了拿註冊催眠治療師資格,就報讀了美國一個逾一百小時的催眠治療遙距課程。其後她因病辭職休養。休息了年半,經濟開始有困難。剛巧當時社工界改制度,她又怕工作壓力大,所以決定轉行做全職催眠治療師。現在,她的家就是辦公室,她的書房就是催眠的地方。

   陸耀鴻處理的個案多為情緒病、人際關係問題和精神病。她說﹕「顧客通常是試過很多方法都解決不了問題,才來找我。一般來說,大約三分之二的顧客通過十節療程就可解決問題。一節療程大概長個半至兩個小時。」收費以每一節療程計算,她每節收三百五十元,有些催眠治療師會收過千元。

   陸耀鴻指單靠催眠治療維持不了生活﹕「當催眠治療師收入不穩定,有時整個月都沒有客人,有時一日要跟七個個案。所以我會去一些老人院做心理講座,或者接一些臨時的社工工作。」

   雖然收入不穩定,但陸耀鴻仍然十分享受這份工作。她認為當催眠治療師不須承受上司的壓力,而成功幫人解決問題予她很大的滿足感。

沒有法例管制

   催眠治療跟其他心理治療一樣,不受任何法例管制,只有行內學會監管,而不同催眠學會又有不同監管的準則。現時沒有一所大學正式提供催眠治療的課程,不過外國的催眠學會會舉辦一些遙距課程,在香港也有不少私人的催眠學校提供文憑課程。催眠治療師連峻自己執業之餘,在六年前開辦了催眠學校提供一年制專業催眠師文憑課程。

   陳天祥表示,催眠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廣義來說,催眠是集中注意力聽人說話,所以讀一些短期的課程就可學會,而課程必需包括基本的心理學知識。

   他強調催眠的危險性很低,因為任何催眠都一定要先自我催眠﹕「被催眠者其實是利用催眠師給予的指引,自願地進入預定的狀態內。若果你不肯,沒有人能催眠你。就算在催眠狀態內,也可隨時走出來。」

   不過,現時無論是催眠課程和導師的質素,或催眠治療師的專業資格,都不統一,行業良莠不齊。陳天祥認為政府有需要監管。他建議在選擇催眠治療師的時候,不應盡信街招和廣告,應查看催眠師的資格證明,並儘量小心一些引入前世、氣功等催眠治療法。

 

 

 

前世因 今世果﹖

 

 

 

 

(相片由連峻提供)

 

 

 

 



陳何錦燕表示,不是每一個人都適合接受催眠治療。

 

 

 




陸耀鴻的工作間﹕小熊公仔也是催眠治療的小道具。


找陸耀鴻做治療的人有超過七成多是十多歲至四十多歲的女性。

 

 

連峻授課的情形。
(相片由連峻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