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朗醫院關閉
善終服務質素恐難維持

攝影□巫惠梅 香麗茵 記者□香麗茵 巫惠梅 編輯□陳偉超

  為末期癌症病人提供善終服務的南朗醫院於去年十二月中正式關閉。這間擁有兩百張病床,專門為病人提供善終服務的醫院,在政府近年財赤嚴重的情況下,成為被削的對象。醫管局為了節省開支,削減「非必須服務」的經費,而關閉南朗醫院則可以為政府節省每年約一億元的營運費用。

   關閉南朗醫院後資源將會重整,以另外一些形式為病人服務,但使人擔心服務的質素可能會下降。


  陳女士的家姑鄭婆婆因罹患腦癌,於二零零一年九月入住南朗醫院,回想鄭婆婆在醫院的日子,陳女士說﹕「善終服務對我們的幫助十分大。」她稱,醫院內的護士有充足的護理知識,對癌症病人家屬有很大幫助,醫生向家屬詳細解釋病情後也使他們免去不少疑慮。

照顧絕症病人 南朗最佳後援

   如醫生認為情況許可,家屬可接病人回家享受家庭樂。二零零二年六月,醫生認為鄭婆婆情況穩定,便讓她回家休養。鄭婆婆出院後,由一家居護士專責處理,家居護士會定期上門探望病人,替她檢查﹔每隔兩個月便送鄭婆婆回醫院檢查。陳女士強調︰「如果沒有醫院的支持,我們實在不敢帶病人回家。」

  在南朗醫院,醫護人員和病人及其家屬的關係密切。自入院起,鄭婆婆任何大小事情都由同一位護士專責處理。陳女士認為南朗醫院關閉後,會減少病人留在家休養的機會,因為沒有家屬夠膽接他們回家,她說︰「並不是家屬們不想承擔,而是在欠缺支持之下實在有心無力,因為照顧一位末期病人需要花上很多精力和體力,因此家屬承受的壓力會很大。」

   南朗醫院除了照顧到病人的需要外,也顧及病人家屬的感受。雖然鄭婆婆已於去年十一月去世,但至十二月醫院的護士仍與陳女士保持聯絡,向她提供情緒輔導。她說︰「直至現在我還和護士保持聯絡,有空時會約見她。」

助照顧失禁病人

  張婆婆年前不幸患上肺癌,知道病情時已到末期,院方詢問過家人意願後,便安排她入住南朗醫院,度過生命的最後一段路。張婆婆的女兒阮太表示最初也不想讓婆婆入住醫院,怕堶捧蚥U不周,但礙於婆婆當時的病情嚴重,最終只好接受醫生的意見,把婆婆送進南朗醫院。

   張婆婆當時已不能走路及照顧自己,更有失禁的情況出現。家人每天要上班上學,不能二十四小時輪流照顧她,住院便成為最佳的選擇。阮太說︰「雖然家中有菲傭照顧母親,但由於她失禁,要經常上廁所,一個菲傭根本就沒有能力抬得起她。」

   張婆婆的家人認為南朗醫院除了藥物及儀器比家中完備外,也充分照顧病人的心理及日常的需要。張婆婆不能自己進食,院方會先把食物用攪拌器攪爛才餵給她吃。阮太直言︰「我相信南朗醫院的照顧會比較其他醫院貼身。」

   在張婆婆過身一、兩個月後,院方寄信來詢問阮太是否需要輔導﹔每隔一段時間為最近去世的病人集中舉行追悼會、追思會等,讓病人家屬可得到一個釋放情緒的機會。當初無可奈何的選擇,今日回想起來,阮太太說﹕「我現在覺得南朗醫院很溫暖,我很感動,南朗醫院有必要存在。」

資源改組 服務降格﹖

   位於香港仔的南朗醫院有兩百張提供善終服務的病床,佔全港總數接近一半。南朗醫院關閉後,它所提供的善終服務將會以外展形式分散到社區各間醫院。

   醫院管理局港島西醫院聯網發言人表示,在診斷出癌症後,醫院會盡早為癌症病人提供復康及紓緩治療服務,方便病人家屬到就近醫院探訪和照顧,而毋須長途跋涉到南朗醫院。另外,也因為有些病人對善終服務有所諱忌,不喜歡入住善終服務醫院,所以調整服務。

   南朗醫院關閉後,港島區的病人仍可使用設在葛量洪醫院及律敦治醫院的善終住院服務,而南朗醫院的員工將會被調配到港島西聯網的醫院內,繼續參與善終服務的工作。

   葛量洪醫院的病人聯絡主任羅先生表示,葛量洪醫院會提供的服務目前仍在準備階段,只知道會提供五十七張病床﹔有關的員工經由南朗醫院調派過來,具體多少員工負責善終服務暫時還沒有資料。

   律敦治醫院回應稱善終病床沒有增加,現仍維持原有的十張。而各家醫院所提供善終紓緩服務也應大同小異,故市民毋須擔心。新安排下的善終服務,院方鼓勵病人留在家中休息,真正有需要者才會住院休養。

   社區組織協會轄下病人權益協會幹事彭鴻昌用了一個例子來比較普通醫院和南朗醫院的分別,他說﹕「一個只有一星期壽命的病人很想吃腸粉,普通醫院只為他提供廚房安排的普通食物,但南朗醫院由於床位少和人手比較多,可彈性處理病人的需求,儘量滿足他們。

   彭鴻昌又指出,由於一般醫院的人手普遍不足,縱使調配後善終服務的醫謢與病人比例會設在一個低水平,他擔心這比例也會難以維持。

   對於一般醫院的員工能否提供如南朗醫院般專業的服務,立法會議員兼香港醫學會會長勞永樂表示,現時政府有提供這方面的在職訓練,但只有少部分醫護人員修讀這些理論課程。他又說有些療養醫院的醫生也有處理善終服務方面的經驗,然而一般醫院的醫護人員以急症醫生為多,缺乏此種經驗。

   勞永樂認為病人分流到其他醫院令針對性醫治病人的效果降低,他說﹕「同一個病房可能有剛做完手術等康復的病人,病人性質的不同比較難處理。」病人家屬方先生認為能集中處理這些病人於一所院舍內,比分散在各間醫院為專業。

  除了醫護人員的質素受關注外,病人被轉到其他醫院後,探病人數及時間將受到很大限制。葛量洪醫院病人聯絡主任羅先生表示,基本上南朗醫院與其他醫院一樣,也是跟從醫院管理局的探病時間及人數指引,即是一天只准兩名親屬探病。但南朗醫院對一些臨終病人的執行會較有彈性,可交由病房護士決定。家人曾住在南朗醫院的阿良對新醫院的探病時間表示擔心,他說﹕「這些將離去的病人,家人當然想多見他們。」

低調的一群 弱勢中的弱勢

   本港現時每年有超過一萬人死於癌症,立法會議員勞永樂表示︰「現時全港善終服務的容納量只有幾千,是極不足夠的。」他描述現今醫療服務資源分配的情況︰「一向在醫療的資源分配上,急症、能治癒或控制的病,會獲分配得較多資源﹔對於人生的最後一個階段,即死亡,資源的投入是比較少。醫護人員也一樣,由於這是一個最低調、頭上沒有光環的專科,願意投入的人也比較少。」

   勞永樂認為關閉南朗醫院是一件可惜的事情,但他坦言﹕「沒有辦法,政府要關注的事情太多,有些事情真的不能關注,唯有靠民間的力量去組織社區醫生。」

   有人提議政府可把此服務私營化,彭鴻昌謂此方法可行,唯不能完全私營化,因為其收費將會很高昂,並非普羅大眾所能負擔。

   勞永樂也同意不能完全私營化,政府要作出一定程度的津貼,使一般市民能負擔得起。他又提議對此服務有需要而有能力的人多負擔一些,或人們先為自己的健康需要而預留一些資源。

  

 

 

 

 

 

 

 

 

 

 

 

 

 

彭鴻昌指出南朗醫院由於床位少和人手
比較多,可彈性處理病人的需求。

勞永樂﹕「善終服務是沒有光環的專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