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懷使命
另類小角文化

        小丑不再只是扭氣球、踩高蹺,
還有更重要的任務和使命等著他們。
他們是病童的天使,把歡樂帶進醫院﹔
他們是基督的使者,為神傳遞訊息﹔
他們是藝術工作者,致力發揚小丑文化。
他們深信在白臉紅鼻子下,
小丑能夠為這個世界帶來多一點色彩,多一點意義。

小丑醫生 為病童帶來歡樂
        每星期一天,每次三小時的探訪服務,是小丑醫生與病童風雨不改的約會,從不缺席。

         小丑醫生是瑞士菲奧多拉基金會為長期病患兒童提供的義工服務。香港是亞洲區唯一提供服務的地方,目前共有五位小丑醫生註冊。

         每位小丑醫生都有一套帶給病童歡樂的技能。小丑醫生蔡慧煌說﹕「我們會因應個別病童的病況和需要和他們玩耍。扭汽球、變魔術或教小朋友做手工藝等都是我們的主要工作。而我的秘技就是講故事。」

         小丑醫生不作公開招募,由組織成員物色合適人選。蔡慧煌表示每位小丑醫生都要「過三關」。「首先我們要通過第一輪香港的面試,成功後要接受為期十六週的訓練,內容包括表演技巧及基本衛生常識等,最後由瑞士總部派員面試,通過後才能正式投入工作。」

         除了把歡樂帶到病房,小丑醫生還要協助醫療工作,基本醫學常識如打針、載口罩等訓練缺一不可。「遇有病童不願打針,我們會先用玩具聽筒和玩具針筒跟小朋友玩耍。希望能夠減輕小朋友的恐懼,然後才由醫護人員正式檢查。」

         另一位小丑醫生邵志權直言,部分病童初時都會被小丑奇怪的樣子嚇怕,甚至一見到他就大哭。耐心是小丑醫生與病童溝通的不二法門。「我曾經花了整整一年時間,令一個病童接受我。」

         邵志權承認小丑醫生要特別細心,顧及病童的感受。「對於患癌病的小朋友,掉頭髮代表不漂亮,所以開玩笑時我們會盡量避免觸及敏感話題。」
任職社會工作者的蔡慧煌,一直堅持當小丑醫生,滿足感和推動力全來自病童的歡顏和接納。「很高興看到病童由害怕小丑,到很期望我們探訪的改變。看到病童的笑臉,我便提醒自己要加把勁﹗有小朋友甚至為了等小丑醫生的探訪而不肯出院呢﹗」

         三年的小丑生涯中,最令蔡慧煌難忘的,是一名病童的突然離世。「那個小朋友患有氣管病,入院時只得三個月大,我每次探訪都會唱歌和播音樂給他聽。」每星期的見面,令蔡慧煌與病童的感情日漸深厚。

         「初時,小朋友的病況還算穩定,每當我表演魔術時他還會對我笑和捉著我的手。可是後來他的病情轉趨嚴重,要『吊鹽水』,躺在病床上動彈不得。只能對我眨眼,以示反應。」

         「那天我如常到醫院探訪,醫務助理突然對我說﹕『小朋友走了…』。那時,我真的感到很愕然,可是仍然要收拾心情,準備工作。」那病童突然病逝令蔡慧煌十分傷心,但她清楚自己的角色並非醫生,也明白自己無法改變病童離世的事實。「我會從病童堅毅對抗病魔的奮鬥過程中找尋力量,並嘗試將病童堅強的精神傳給其他小朋友。」

        讓病童重拾歡顏,積極人生,是小丑醫生的任務。為傳揚神的福音,事奉基督,是小丑事工的使命。

小丑事工 宣揚基督福音
        一九九五年,一位美國牧師將小丑事工(Clown Ministry)傳入香港,小丑傳道開始為人認識。

         小丑事工Janice Poon解釋小丑事工的概念來自《聖經》。「《聖經》裡面說過,像小孩子般純潔的人才可進入天國。小丑給人的形象孩子氣,正具備這個條件。」正因這顆純真的心,把小丑與傳道拉上關係。

         Janice與三位教友去年成立「小丑阿四」,是本港第一個小丑傳道的團體。Janice指出,「阿四」在廣東話俗語的意思是僕人,與小丑事工要侍奉人的宗旨很琣X。三年前,「小丑阿四」獲萬國兒童佈道團邀請,開課教授小丑傳道技巧,廣為各教會認識。

         小丑事工以默劇形式傳道,目的是尋求言語以外的方式將神的訊息表達出來 ,讓神的「道理」成為「行動」。沒有言語阻礙, Janice相信可以令信徒有更大的空間去領會神的道理。「宗教一向給人的感覺沉悶,似乎與小丑格格不入。但其實透過小丑輕鬆的音樂和動作去帶出神的福音,可以幫助信徒更加投入教會,也可讓大眾更容易接觸基督教。」

         另一位「小丑阿四」成員譚先明說,小丑事工通常會在教會聚會的開端,演一個與當日主題相關的短劇。「小丑事工只是聚會中的誘導者(motivator),協助牧師帶出神的訊息,我們很少直接『收割』。」「收割」的意思,是令沒有宗教信仰的人決志信主。

         小丑事工的傳道方式漸漸為人認識,也令更多人願意接受基督教。「三年前,有一對路過的父女看見我們『小丑阿四』的表演,便走進來參觀。節目完畢後,他們已決志信主。」那次萬國兒童佈道團的畢業表演,令譚先明對小丑事工的傳道工作更投入。

         每次額外的「收割」,猶如一支強心針,令「小丑阿四」更努力演出。「記得有一次扮演耶穌被釘十字架時,台下傳來啜泣聲。後來兩個年輕人紅著眼對我說,從未想像過耶穌釘十字架的偉大,而我卻把這一幕的神髓表現出來。」Janice 指出小丑傳道有動作、有畫面,比一般講道方法更能觸動人心,對年輕人的影響尤大。

         雖然傳道效果正面,但Janice不諱言仍有部分教會對小丑事工有所保留。「邀請我們表演的團體,大都接受這種新式傳教,但是部分教會仍會禁止我們踏上聖壇。」(按﹕聖壇是基督教儀式進行的地方,一般人不能隨意踏足。)

全職小丑 自我增值
        要令小丑藝術立足社會,小丑也要自我增值,提高質素。郭偉豪是專業小丑會的負責人,是本港少數的全職小丑。正在香港科技大學修讀兒童心理學的他,今年將會到美國修讀一個由資深小丑教授的課程。郭偉豪說﹕「小丑始終是西方文化,到外國進修會有更深的體會。」

         為了讓更多年輕人接觸小丑藝術,郭偉豪和工作伙伴陳國麟會到中、小學教授小丑的基本知識。「十六、七歲的青年人會學習當小丑技巧,十二、三歲的則會學習魔術。」

         在推廣小丑藝術時,郭偉豪也不時向小朋友傳遞「尊重小丑」的訊息。「上課時,我們會稱呼自己為小丑『哥哥』,以一個長輩或朋友的身分和學生玩耍。希望從『小丑哥哥』的稱呼中,讓學生明白對小丑要有禮貌。就像小學時我們叫『老師早﹗』一樣。」

         為了令小丑文化更為大眾接受,郭偉豪和陳國麟將小丑重新包裝,加入人性的元素。「傳統小丑以默劇形式表演,我們則主動和觀眾溝通,與小朋友一起唱歌。」服裝和化妝也保留人性形象。「我們不會畫麥當勞叔叔的全白面及戴假髮,表演服裝會以『踢死兔』代替誇張的服飾。」

         郭偉豪說,未來會將公司轉型為娛樂中介公司,專責訓練新人、為客戶設計節目、聯絡表演者等,希望從多元化的業務發展推廣小丑藝術。









小丑化妝多面體


小丑醫生蔡慧煌手中的玩具針筒及聽筒,是用來逗病童檢查身體時用的。



小丑事工會各教會用默劇形式傳道,透過身體語言及音樂傳達神的訊息。


郭偉豪除了設計小丑表演服外,還不時進修專業小丑知識,自我增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