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時裝設計師創出路

         風姿綽約的模特兒穿著時裝走在天橋上,儷影與時裝是眾人焦點,時裝設計師最後牽著模特兒在鎂光燈閃爍的台前致謝,贏得艷羨目光。
一切得來不易,時裝設計師不是只靠一手好畫功,畫出幾張美麗的繪圖,就可以建立自己的品牌。要得到掌聲,他們要不斷努力,在港以外找個新天地。

馬偉明──建立個人品牌
        曾榮獲香港時裝節優異大獎和時裝設計師大獎的馬偉明,從事時裝設計二十多年。一九七五年,在香港時裝設計學院畢業不足一年便創立第一間個人品牌時裝店「Vee Boutique」,踏出建立時裝品牌系列的第一步。

保持高質素 堅持不減價
        建立個人品牌,他的步伐比別人快,路卻一點都不易走。本地時裝品牌要與外國的一較高下,首先要香港人對本地品牌摘下「有色眼鏡」﹕「初時很多客人都看不起本地牌子,認為不值這個價,常要壓價。」他感到無奈﹕「客人也很喜歡我的時裝,只是對香港牌子不信任。」
經過多年努力製作新潮、高質素的設計,他終於得到回報,高峰期九十年代時有超過十間鋪,日賣四十多套時裝,明星如芳豔芬、劉嘉玲都是他的客人。

營業額大跌 多作其他嘗試
        經濟衰退拖慢了他的腳步,金融風暴令他走得比從前困難,營業額如玩滑水梯,高速下滑,租金卻像降落傘,在半空中緩緩下來。即使現在租金較高峰期下跌兩成,但仍佔總營業額很大比重﹕「市道好時一千多呎的大鋪,每天營業額達廿萬元,就算月租廿多萬負擔也不算大。但現在一些店鋪每月營業額三十萬,月租卻是七至八萬,佔去三至四成,加上成本,實在無甚利潤。」

        他惟有減少支出,把小鋪合併,但堅持不會為增加銷量而刻意將設計遷就市場,如減價或改用其他質料,最多只發展二線品牌來增加客路。

轉移陣地 往內地發展
        既然在香港發展牆壁處處,他便投向國內的懷抱。「內地租金佔營業額大部分,以上海店鋪為例,租金兩、三萬,每月營業額不過十數萬,但人工很低,一個售貨員月薪只是一、兩千元,薪金開支可省回很多。」
近年愈來愈多平價貨進入內地市場加入競爭,國內營業額比前數年全盛期下跌近三成。似乎在港或內地,發展的路都有不一樣的困難。

劉志華──「山寨廠」做起
        劉志華曾替舞台劇《雪狼湖》設計服飾,九五年在香港理工大學時裝設計學院畢業,一年後他開設工作室,初嘗創業滋味。

經驗不足「損手」
        「當時沒有充裕的資金聘請人手,所有工作都要自己做,好像一個『山寨廠』。找廠商生產、找印刷廠印掛牌,都要自己打開黃頁翻查。」他笑說很多瑣事還是做過才知道,如做一款衫要有不同尺碼。當時有八成時間放在成衣的過程上,如揀布料配襯和鋪內擺設,甚至打掃也要兼顧。直到後來生意上了軌道,多了資金聘請人手,才可全心全意設計。

         他最初對公司運作一知半解,當一間台灣公司希望借他的品牌在台北開設特許經營專門店,他便欣然答應﹕「只要有人買就很開心,會很積極開展市場。」最初專門店的反應良好,短期內由一間鋪擴充至五間,然而,後來支出以倍數上升,盈利不升反降﹕「當時五間鋪的營業額相等於一間鋪的。」過度擴展,劉志華放在設計的時間少了,影響了品牌定位。

         損失過後,他學精了﹕「我會將公司的整套形象套用在特許經營商的店鋪上,例如裝修和衣服的擺設。」

部族人的百貨公司
        開拓國內市場,設計師會擔心國內人的消費意欲低。他卻另有見解﹕「年前看過『尋找他鄉的故事』,有集講述一個香港人到國內的部族人村落開百貨公司,記者問他﹕『族人有錢買嗎﹖』他說,這些部族人沒有見過百貨公司,更沒有見過內堛熙f品,就因為好奇和覺得有趣,他們肯花自己大部分金錢來買。」

         他把這個例子套用在發展大陸市場上﹕「大陸人對新潮時裝同樣好奇、感興趣,而且他們對前景樂觀,相信錢花完可以賺回來。相反香港人薪金普遍高很多,卻不太肯花錢。」顧客的購買意欲才是最大的考慮。 從前他以為時裝設計師是一種天馬行空的職業,想做甚麼就做甚麼,但「身在其中」,才發現要飛不易。

馮冠豪──半途出家
        半途出家的馮冠豪,辭去從事了九年的會計工作,「我一直喜歡時裝設計,因為可以有自己的思想,不必受人制肘。」最後他選擇一邊在工業學院(現已改為香港專業進修學院)修讀夜間設計課程,一邊工作。他還未畢業便於九八年開設了個人品牌「FYB」,現在有兩間鋪,分別賣男女裝,開業差不多四年。

         他賣的男裝服飾走的是較「姣」的路線,如花恤衫和釘珠。「因自己喜歡,而且此類衫較另類,外面難買到,能夠確保有少部分人購買,有穩定的客路。」

租金逆市上升
        當普遍租金下降之際,近年成為流行服裝集中地的利時商場的租金卻逆市上揚。九八年,他九十尺的鋪位月租約三千元,佔營業額一至兩成。現在每月租金攀升至二萬多元,已佔營業額一半,經營愈見困難。

         面對租金上升、營業額下降,他坦言﹕「很多設計師為了生存和盡快出貨,開始『抄款』 而不自己設計,興趣不能當飯食呀﹗」他說設計要配合市場需要,即使他不喜歡,也會生產,只是加入自己的設計。

         為減成本,馮冠豪會用比原來設計較差的布料,「沒辦法吧,我會向顧客坦白承認質料沒以前那麼好。」

外地發展 賣個好價錢
        在港發展受到很多阻礙,但在台灣的時裝雜誌,馮冠豪卻見到自己的衣服賣貴了三倍,令他覺得其他地方的發展空間更大,現在他有四成營業額來自海外。因為資金、地方熟悉等問題,只好繼續在香港辛苦經營。
「我不求出名,我的目標是有人認識 『FYB』 這個品牌。」

         三個時裝設計師走的路線都不同,目標卻一致,就是成功建立個人時裝品牌,現在他們都以發展海外市場為未來前進的步伐。


馬偉明(左)指會把內地事務取代部香港事務。


劉志華坦言自己初時經驗不足,造成損失。


「我要清楚自己的方向和思維,專攻某類的客人,讓店內有統一的感覺。」馮冠豪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