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香港 張如城

記者□李慧琪  編輯□陳敏儀


  只有十三歲的中二學生張如城,於今年夏天自資推出首張唱片,成為香港最年輕的創作歌手。

  「我希望透過我的歌曲鼓勵香港人積極面對人生﹗」張如城的言行卻換來了連番批評和嘲笑。有報道指他博出位、發明星夢,更有人批評他「騎呢」,在網頁上諷刺、醜化、甚至侮辱他。

  出過唱片,受過打擊,張如城繼續走在他的創作路上,依舊把他的宣傳金句掛在口邊﹕「我熱愛生命、熱愛音樂、熱愛香港﹗」

  張如城三歲時由內地來港。一年多前他開始學習三種樂器,包括小號、鋼琴和結他。去年初他還寫了一篇以愛為主題的詩,教他唱歌的老師吳文笙把這首詩譜上曲,便成了張如城的第一首歌曲「愛意」。

  同年五月,吳文笙帶張如城到廣東省吳川市參加「五四青年運動比賽」,演唱「愛意」一曲。當地的公安局長及市委頒了「最高榮譽」及「最佳勇氣獎」給張如城,並給他改了「亞洲神童」這稱號。之後,張如城更獲吳文笙集資數十萬元為他推出唱片。

 

一心祝福

  小學五年班的時候,同學的家長失業,要領取綜援過活。加上當時香港有很多不如意的報道,如負資產,樓價、股市下跌,令社會上的人不快樂。於是張如城創作了「愛意」,目的是希望香港人風風雨雨都不怕,能積極面對人生,遇到不如意事也能勇於面對。「我希望能成為一個全能創作音樂人,將祝福送給大家。」張如城不斷地強調,他是真誠地希望香港人珍惜生命、珍惜香港。

 

遭受劣評

  唱片推出後,傳媒開始報道及介紹這位新秀。但自從被某份報章的訪問指「博出位」、發明星夢後,張如城頓時給澆了一盆冷水般。「我覺得很不公平﹗他們所說的不是事實﹗」張如城一臉無奈。

  「看了那篇報道後,我很不開心。加上傳媒一窩蜂的跑到學校來採訪,騷擾了我的同學,令到校長不滿。當時我很害怕,有兩天更不敢回校上課,不知道校長、同學怎樣看我,更擔心他們會取笑我、誤會我發明星夢。在夜裡還偷偷地哭了出來﹗」他說時一直低著頭。

  張如城的校長接受訪問時說,學校絕對支持他出唱片,「學校百分之百支持學生在多方面發展,無論那是校外還是校內的課外活動。」

  張如城也對記者說,他的同班同學都很支持他,有些更視他為學習榜樣。

  記者其後訪問了與他同校的一些同學,有部分表示只聽過他的名字而不認識他,有同學當聽到張如城的名字時便失笑。其中一位陳同學說﹕「我覺得他的歌藝不好,給我的感覺是在發明星夢。可是我不會主動去探聽他的消息。」而張同學就說﹕「他一定想成為明星才出碟吧﹗聽說他的學業成績不太差,可是也不太受歡迎。我不支持他出碟,因為我認為他不會紅﹗」

  在互聯網上有人製作了數個張如城的個人網頁對他作出惡作劇式的人身攻擊,例如在留言版上以粗言穢語辱罵他,取笑他為「章魚城」,並把他的照片套在另一些古靈精怪的照片上等等。他們認為張如城形象「老套」、歌藝不濟、填寫的歌詞幼稚和發明星夢。張如城表示不知道此網頁的事,自己也不感到憤怒。「我只是想一心祝福香港人,我不明白為何他們會這樣做,他們並不了解我。」他續說﹕「他們製作那些網頁是玩玩而已,想拿我來『搞笑』。我會唱歌給他們聽,希望能感動他們﹗」

 

問心無愧

  至於外間指他發明星夢,張如城回應說﹕「我從來沒有想過當大明星,甚至沒有想過要到紅館開個唱。」

  在張如城受傳媒打擊時,張母開解他﹕「成為創作歌手是光榮的事,沒有什麼可怕﹗」把張如城激動的心情平伏下來。他明白到外間的批評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清楚自己沒有做錯任何事便問心無愧。

 

有得有失

  十三歲的張如城,在暑假出碟期間十分忙碌,他直言有點吃不消。「那時,每星期要接受一、兩次訪問,逢星期六整天都要練歌,還要應付私人補習、學琴、學結他等。此外,每次錄音也要花上整晚的時間。」

  縱然辛苦,他覺得很值得。「第一次錄音時就像在『練功』一樣,因為要灌注強烈的感情去演譯每一首歌。但想到很多人會聽到自己的歌時,人便會精神起來.﹗」

  要兼顧學業和唱歌,他要小心分配時間﹕「開學後已推掉不少工作,只會在週末或沒有太多功課及測驗時才接受訪問及演出。因為學業比較重要,而我也希望升讀大學。」


張如城親自作了一首詩歌來勉勵《大學線》的讀者。

 


對於被指博出位的報道,張如城感到十分無奈。(陳敏儀攝)

 


張如城在「五四青年運動比賽」中,奪得「最高榮譽」及「最佳勇氣獎」。 (相片由張如城提供)

 

音樂人看張如城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