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壇少將 抉擇背後

記者/攝影□關嘉耀 編輯□王雅慧


  胡兆康﹕「我休學備戰亞運﹗」

  蔡曉慧﹕「我不會放棄學業﹗」

  他們都是中學生,也是體壇健將﹔ 一個曾經擊敗世界保齡球冠軍,一個是香港首席女飛魚﹔ 不同的是在讀書與運動之間,他們各有所想。

  被譽為「保齡球神童」的胡兆康,年僅十六歲已是東亞運動會兩面金牌得主,曾擊敗前世界冠軍巴英格,奪得亞洲保齡球巡迴賽男子組冠軍。「香港首席女飛魚」蔡曉慧,十七歲已是十項香港游泳紀錄保持者,去年並代表香港參加悉尼奧運會。

父親是伯樂

  胡兆康愛上保齡球,全靠父親慧眼識英雄。「八歲時跟爸爸去保齡球場,由於年紀太小,爸爸不讓我打,我於是趁他上洗手間時偷偷拿起球,竟給我打出兩次全中。」自此,愛打保齡球的爸爸和叔叔時常帶他到保齡球場,耳濡目染下,胡兆康不知不覺愛上打保齡球。

  後來,他開始研究怎樣提昇技術。除了看書和球賽揣摩球技之外,還主動請教球場內的專業球手,「他們很樂意教我,當中有不少是港隊成員呢﹗」他笑說。

  在前輩指導下,胡兆康獲益不淺,技術不斷進步,不但在小型比賽中屢獲殊榮,更得到港隊前輩蔣國輝賞識,提議他參加港隊選拔賽。九八年胡兆康順利入選了青少年隊,正式接受訓練,隨後更入了港隊。

十歲鋒芒初露

  而女飛魚蔡曉慧接觸游泳則始於十歲,「起初只是陪弟弟鍛煉身體,怎料自己卻愛上游泳。」因為弟弟身體不好,媽媽便著她和弟弟參加香港體育學院的游泳訓練班。

  在訓練班中蔡曉慧天分表露無遺。「游泳班分十個階段,教基本動作。我當時一年內完成了十個階段,這不是很多人能達到,所以教練推薦了我入香港少年隊,後來又入了港隊。」她自豪地說。

  「其實是游泳選擇了我。」她續說﹕「因為有天賦,所以有成績﹔有成績,勾起了興趣﹔有興趣,便願意付出更多。」付出和成績成正比,使她能夠不斷進步。

讀書運動 難以兼顧

  當業餘運動員,要兼顧讀書和運動,一點也不容易,他們要付出多一倍的努力、多一份的專注。

  胡兆康一星期訓練六天,每天練四個小時。「我喜歡打保齡球,願意為它付出。」話雖如此,在迦密愛禮信中學讀商科班的胡兆康,中四那年由於經常出外比賽,常常請假缺課,不但追不上功課,而且考試成績欠佳。

  就讀拔萃女書院中七的蔡曉慧也是一星期練習六天,每天兩個小時,「我每天五時起床練水,晚上十時睡覺,所以很少時間溫習。」

  平時還能勉強應付,但到測驗考試或備戰大賽,難免分身乏術。「必要時要取捨,考試時減少練水,比賽時放棄溫習,否則兩者也不會做得好。」她說。

停學備戰 家人支持

  為了備戰明年的亞運會,今年準備會考的胡兆康決定完成中四課程後停學一年,專心加強訓練,希望爭取理想成績。「始終,讀書學習是終生的事,但參加亞運的機會卻很難得。」他希望在目前顛峰的階段,好好發揮自己的專長。

  對於胡兆康的決定,父親全力支持﹕「他有天分、有成績,若不讓他打保齡球,他只會無心讀書,倒不如讓他一償心願。」

  胡媽媽初時反對兒子休學,希望他以學業為重,也擔心運動員的生活沒有保障。但經過胡兆康和爸爸游說,保齡球總會又答應為他安排補習,加上學校方面承諾保留學位,胡媽媽才允許他停學一年。

胡兆康﹕「讀書是必要的。」

  「雖然選擇停學一年,但在完成亞運後,我會重返學校。」父母都希望他能繼續學業,他慨歎﹕「在香港做全職運動員是件難事,政府的資助著實不足。」他希望能上大學修讀體育,日後能當教練。

蔡曉慧﹕「我不會做全職運動員。」

  在讀書與運動的天秤上,蔡曉慧從未想過放棄讀書。她為了應付會考,去年特意停止練水半年,因此只有三個月時間預備去年九月的奧運會,結果成績未如理想。

  「運動員也要工作生活,若沒有相當學歷,人家是不會聘用你的。」她說時緊皺眉頭。

  她指出政府對運動員的支持不足,「考慮提供資助時,他們只重視表面的成績。但是,要成為保齡球世界冠軍和游泳世界冠軍的難度就相差很遠。」她不滿地說。

  她解釋,由於泳手的生涯短暫,通常二十多歲就要退役。因此在世界泳壇中脫穎而出是相當困難,即使成為全職泳手也未必可獨當一面。蔡曉慧的理想是世界冠軍,但在現實的包袱下,這個夢想恐怕很難實現。

  繼續當業餘泳手的蔡曉慧,已計劃到海外升讀大學,她打算選修讀體育或傳理課程,家人和教練讓她自由選擇,沒有干預她的決定,「在那裡我較易兼顧讀書及游泳,因為外國大學給予較多的支持。」

胡兆康每日放學後也會到保齡球總會練習。

 

業餘泳手蔡曉慧已決定到外國升讀大學。

蔡曉慧及胡兆康背景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