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後「雙馮」

記者□趙翹瑛 黃子軒 編輯□郭笑欣


一次和平的靜坐示威,
教他們遇上留案底的「意外」;
「學聯七子」其中兩員--馮繼遠和馮家強,
劫後沒有退縮,
決心在公義路上繼續奮鬥。

為示威留案底

  今年五月二十八日,綠色和平九名成員組成人鏈,封鎖雀巢牛奶公司的元朗廠房。中大哲學系四年級生馮繼遠和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四年級生馮家強因以綠色和平義工身分,用單車鏈將自己鎖在一輛泊在廠房後門的客貨車底,阻止雀巢公司將基因食品運往市場而被捕。八月二十一日,法院裁定他們「阻街」和「阻差辦公」罪名成立,各判罰款九百元及留案底。

  這次是兩人第一次因參加示威遊行被判留案底。

意料之外

  兩人自參與學運以來跟警方結下不解緣。每次示威遊行,他們都「循例」跟警方發生衝突,被拘捕已是司空見慣,但對這次被捕,他們卻十分意外。

  「每次示威遊行前,我們都會先向任職律師的學生會前幹事諮詢意見,清楚明白自己有可能觸犯的法例,也有被捕的心理準備,但我沒想過參與這個『和平非暴力』的靜坐也會被捕。」馮家強無奈地說。他倆的法律顧問是前中大學生會副會長莊耀洸,他以客戶資料保密為由,拒絕透露對今次遊行的法律意見。

  馮繼遠認為政府對學運的態度突然收緊了。「政府在今次事件中應是沒有角色的。對於民間團體和商業機構的衝突,在沒有暴力事件發生的情況下,警方通常不會介入,可是這次警方卻改變了以往的做法。」他語帶無奈地說。

學聯七子之一兼前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張韻琪也同意﹕「就算告也應由雀巢公司來告,而不是由警方。」

  不過,莊耀洸則指警方今次是因他們對公眾構成阻礙才提出起訴,所以程序上沒有錯誤。

言論自由被打壓

  俗語說﹕「生不入官門。」對一般人來說,被警方拘捕是一件嚴重的事情,除了令自己的親友擔心之外,自己也寢食難安。

  但在被拘捕至審判期間,雙「馮」沒有把時間花在「擔心」上,反而積極籌備好上庭前的一切。他們先去找當席律師服務(一個政府資助的法律服務)幫忙,手續費為三百元,由綠色和平支付﹔然後跟律師商討有關案情。「律師上庭前已向我們講解所有有可能出現的判決,而被判留案底是最壞的打算。」馮家強說。

  判決當日,裁判官譚俠侃在庭上指兩人前往雀巢公司的目的,是阻止該公司的車輛離開廠房,把貨物運往市場。因此,他們到該處不是要行使其表達意見或示威的自由,而是要藉著這次行動令雀巢蒙受經濟損失,因而不得不回應他們提出不再製造基因改造食品的要求。

  譚俠侃又指,客貨車和「雙馮」在公眾地方造成障礙,雀巢公司廠房內的車輛也因而不能外出送貨,路上的行人也被迫改道而行。因此,裁判官判他們阻街罪名成立。但莊耀洸認為,根據人權法第十六條,人們有表達意見的自由。「在這宗案件,裁判官只集中討論他們有否阻止雀巢車輛出入,而非他們是否有表達意見的權利。」他說。

  不過,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涂謹申認為判決合理。「他倆蓄意阻礙雀巢的唯一出口,令其產品不能運出銷售。因他們行動的目的帶有威脅性,所以不能以人權來抗辯。」他解釋雖然行動令雀巢損失約六十萬元,但這點並沒有影響裁判官的判決。

  馮繼遠對裁判官的判詞感到不滿及失望。「裁判官對『阻街』的定義含糊,根據他的解釋,任何情況也會被判阻街。」他激動地說。

  莊耀洸也認為,因阻街的定義不明確,沒有準則,市民很容易觸犯。涂謹申也相信判決會影響人們表達意見的自由。馮家強深有同感﹕「這判決意味著市民若想對一些公司或大財團表達他們對日常食品的意見時,都會被壓制。」

  由於不滿判決結果,雙「馮」已申請上訴。

為學運而上訴

  對馮繼遠來說,打官司是一件很煩的事。如果純粹為自己前途,他寧願不上訴。可是他覺得在香港類似的案例很少,如果他們接受這次的判決,以後參與學運人士也可能會被控阻街或阻差辦公而要留案底。「如果上訴不行,我們會再上訴。」他堅定地說。

  雙「馮」坦承,留案底事件間接令一些戰友未能再跟他們並肩作戰,主要原因是受到家庭壓力。馮家強惋惜地說﹕「留案底始終對升學、就業和移民有壞影響,家人當然更加反對他們參與學運。」

  莊耀洸指出,根據公安法十七b,入罪後一定會有紀錄,只是三年後應徵面試時,僱主不可因該罪名而對應徵者有不同待遇。留有案底的人除了不能做政府工,也未必能當保險、地產經紀、律師等行業。

  現任中大學生會福利幹事莊巧怡指出,判決可能會令一些民間團體卻步,因他們沒有留案底的心理準備。

  她承認會顧慮留案底對前途的影響,但也會照樣參與示威遊行。她說﹕「如果我覺得自己所做的事是對的,一定會堅持下去。」

無懼影響前途

  對於留案底對前途的影響,雙「馮」抱同樣的態度﹕如果一間公司為了此事而不聘請他們,或者有些人不認同他們而不和他們合作,他們會認為「道不同不相為謀」。

  未來,馮繼遠會繼續搞社會運動,並打算做多一點基層的工作。他已和一班朋友組織「基層大學」,目標是搭建基層與學界之間的橋樑,鼓勵同學關心和參予基層工作。

  馮家強則表示不會因畢業而放下現在做的事情。他說﹕「我希望畢業後能加入民間團體,繼續為民請命。」

  為學運付出了許多,他們認為是值得的。因為他們在乎的不是自己的前途是否光明,而是公平、公義是否存在於我們身處的社會。

綠色和平義工戴著面具聲援雙馮。 (相片由《蘋果日報》提供)

馮家強對被捕感意外。(黃子軒攝)

 

馮繼遠對判決感失望。(趙翹瑛攝)

 

 

 

殊途同歸學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