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屆立法會可算是多事之秋,先有程介南當選後自動辭職,經過一輪補選,去年年底才選出余若薇代替﹔陳婉嫻和劉江華一上任就變成「保路」,與選舉時支持「炒路」的口徑不一,被指「轉恁v﹔民協被性工作者團體指責出爾反爾。議員怎向選民交代?

提出要求行政長官停止聘用路祥安動議時,民建聯的陳婉嫻及劉江華由選舉前的「炒路」變成跟隨黨意願「保路」,結果在立法會慘被其他議員炮轟。

「保路」風波

會上辯論時,民主黨李華明直指陳婉嫻「既然做不到就不要亂認」,民主黨的鄭家富更形容劉江華為「變色龍的表表者」。但劉江華則說:「我仍堅持我的看法,他們也經常做變色龍,根本沒有資格批評我。」他補充:「當立法會動議『炒路祥安』時,民建聯曾進行內部投票,黨內一致反對這個動議,我不認為跟隨黨的路線會歪曲自己原本的立場。」

是「換」非「炒」

他重申自己的看法 :「若果我是董建華,我身旁有一個這樣的人,而社會人士又不太接受他,那麼我一定會換人,這對於董建華、甚至整個香港都有好處。」

對於轉悛澈責,劉江華提出了一個論點:「立法會的傳統是對於行政機關(公務員體制)採取不干預的態度,我們希望兩者之間有一個分界,立法會不會胡亂要求公務員下台,只會用一些嚴厲的字眼批評。」他認為立法會只是一個提供意見的地方:「立法會要求辭退路祥安,是政治干預!我在立法會選舉前後的說法並不存在矛盾,因為「炒」與否是行政機關的事。我從來都是說『換』,不是『炒』。」兩者有分別嗎?「有的。」他續說:「要他下台是基於他的形象已受損,既然已難再執行現在的職務,那倒不如換人。」

劉江華認為關鍵在於路祥安曾否命令港大校長停止民意調查,在香港大學的調查報告中,路祥安被指是「不誠實的證人」,但不等於他有干預學術自由,而且只是不誠實便要求他辭退似乎並不合理。劉江華解釋 :「在香港從政的人是否一碰到挫折便要被辭退呢? 路祥安被評為『不誠實的證人』也不過是他一個小小的挫折而已。」

 

不敗之謎

「保路」風波中的另一主角陳婉嫻,聲望及工作不但沒有受到影響,反而愈戰愈勇。根據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在十一月做的民意調查,陳婉嫻位列十大最受歡迎立法會議員排行榜之首,反映選舉後一連串的轉悜楫i並沒有削弱選民對她的支持度。不過本刊至截稿前仍未能聯絡上陳婉嫻。

有關對陳婉嫻「轉恁v的指責,時事評論員何安達認為,議員在不同事情上改變立場是正常的,一個負責任的政黨在大原則上堅持,但一些事情的細節怎樣處理、落實,有時應該妥協,不用太過執著。「若政治人在所有事的細節上永遠都不轉變立場,他只是固執而已。」

去年十一月,深水囃粥炩i行一連串掃蕩色情場所的行動,民協、民主黨和民建聯發起遊行、簽名活動,要求政府打擊色情事業。

「紫藤」控訴

這些活動被性工作者組織「紫藤」批評:「連公開講過的承諾都不認賬,出爾反爾,算甚麼政黨!」事緣三個政黨在去年九月立法會選舉前曾出席一個討論婦女權利的「平等機會婦女聯席」會議,多個婦女團體提出有關墮胎、性工作者等問題,出席該聯席會議的民協候選議員廖成利雖然表示對肯定性工作者的工作有保留。不過,「紫藤」職員林依玲肯定廖成利曾說過會加強教育,消除市民對性工作者的歧視。

但林依玲則指摘民協在立法會選舉後,「不但要求警方加派人手巡查區內的色情事業,更在區內發起簽名運動,要求打擊區內的賣淫活動。」林依玲認為,議員沒有認真考慮怎樣處理性工作者的問題,只是要求警方加強巡查,而沒有實際行動幫助性工作者,純粹嚴打區內所有的賣淫活動,就連在現存的法律下不屬於違法的「一樓一鳳」也受到影響。

各執一詞

廖成利則反駁說「紫藤」對他的指控是無理的,並非基於事實。「沒有出爾反爾!根本上社會不應對任何人有歧視,但消除歧視不代表她們可以公開兜搭。」而身兼民協主席的立法會議員馮檢基卻表示,「平等機會婦女聯席」只是邀請九龍西的立法會候選人出席,但卻並非以黨名義,因此當時廖成利的立場並不代表民協。

及後民協舉行的簽名運動,林依玲指摘議員是「搏出位」、「搏選票」,在她們不斷投訴後,議員才轉移視線針對持雙程證來港賣淫的妓女身上。但馮檢基反駁說,一直針對的是非法賣淫活動,並非只針對持雙程證來港賣淫的妓女,不過大部分被捕的是持雙程證罷了。

有指他們的行動會牽連從事「一樓一鳳」的妓女,他說:「警方說深水鶞滿y一樓一鳳』只有三十七個人,我們應不應該因為這三十七個人而任由五千人非法賣淫?」他強調這是回應市民投訴而作出的相應行動。他帶點激動地說:「當有人犯法,我就會干預。」

林依玲則表示對議員完全失望 :「我們真的對他們沒有期望了,他們不再打壓我們已經很好,至少他們不幫我們,也不要『踩』我們一腳!」■

記者/攝影  呂淑慧/吳紹鳴 編輯     蔡運華 

按此閱讀
返回目錄
劉江華:「立法會要求辭退路祥安,是一種政治干預。我從來都說是『換』,非『炒』。」

馮檢基說:「當有人犯法,我就會干預。」

林依玲批評議員:「透過欺壓弱勢社群而取得選票好卑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