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學 宿 舍 違 規 自 由 風

攝 影 及 記 者 : 陳 宜 預 \ 李 秀 亮
編 輯 : 廖 麗 濤 \ 鄧 子 盈

有 人 說 ﹕ 「 大 學 生 沒 有 入 住 過 宿 舍 , 便 不 算 真 正 體 驗 過 大 學 生 活 。 的 確 , 宿 舍 生 活 是 很 多 大 學 生 所 夢 寐 以 求 的 , 因 為 他 們 能 享 受 獨 立 自 主 的 生 活 。 但 是 , 宿 生 們 是 否 真 的 能 夠 善 用 宿 舍 , 還 是 濫 用 了 這 份 自 由 ﹖ 事 實 上 , 宿 舍 的 違 規 情 況 如 吸 煙 、 賭 博 、 買 賣 宿 位 、 帶 異 性 回 宿 舍 過 夜 等 漸 見 普 遍 。

買 賣 宿 位 普 通 交 易

香 港 中 文 大 學 社 會 科 學 院 一 年 級 學 生 阿 文 ( 化 名 ) , 當 初 認 為 申 請 宿 舍 的 手 續 繁 複 , 而 且 在 現 有 的 宿 舍 計 分 制 度 下 , 她 覺 得 到 成 功 申 請 的 機 會 不 大 , 所 以 沒 有 申 請 。 但 入 學 後 , 由 於 經 常 要 做 報 告 , 沒 有 宿 舍 非 常 不 便 , 「 剛 巧 我 的 朋 友 有 意 退 宿 , 便 向 她 買 下 宿 位 。 」 她 說 。

被 問 及 是 否 擔 心 被 人 揭 發 , 阿 文 立 即 說 ﹕ 「 怕 呀 ﹗ 『 打 蛇 』 時 他 們 會 當 我 『 屈 蛇 』 , 被 捉 到 會 罰 款 三 百 元 ﹗ 」 但 由 於 她 所 住 的 宿 舍 「 打 蛇 」 次 數 較 少 , 所 以 只 要 小 心 一 些 , 便 不 會 被 發 現 。

另 一 位 曾 把 自 己 宿 位 賣 出 的 中 大 社 會 科 學 院 二 年 級 學 生 阿 婷 ( 化 名 ) 也 表 示 即 使 她 的 買 家 被 揭 發 , 都 只 會 被 當 作 「 屈 蛇 」 處 理 , 罰 款 了 事 , 而 她 則 會 被 扣 宿 分 。 對 此 她 淡 然 說 ﹕ 「 不 打 緊 , 反 正 我 的 家 人 反 對 我 住 宿 。 」 而 且 , 據 她 所 知 被 揭 發 違 規 的 機 會 不 大 , 她 解 釋 ﹕ 「 我 的 宿 舍 固 然 很 少 『 打 蛇 』 , 況 且 萬 一 『 打 蛇 』 宿 生 經 常 預 先 收 到 消 息 , 『 打 蛇 』 時 只 要 扮 作 洗 澡 、 去 廁 所 , 便 可 逃 過 。 」

雖 然 , 阿 文 和 阿 婷 都 不 否 認 買 賣 宿 位 對 其 他 正 在 輪 候 宿 位 的 同 學 不 公 平 , 但 她 們 覺 得 這 只 是 一 個 普 通 的 交 易 , 你 情 我 願 , 對 任 何 一 方 都 沒 有 虧 欠 。 阿 婷 更 說 ﹕ 「 即 使 我 不 退 宿 也 只 是 多 佔 一 個 位 , 既 然 對 於 那 些 輪 候 宿 位 的 人 影 響 不 大 , 倒 不 如 『 益 』 自 己 的 朋 友 。 」

買 宿 賣 宿 難 以 察 覺

中 大 逸 夫 書 院 第 一 學 生 宿 舍 宿 生 會 會 長 郭 志 仁 表 示 , 中 大 買 賣 宿 位 的 情 況 並 不 常 有 , 他 只 曾 聽 聞 有 宿 生 因 不 滿 同 房 而 賣 了 宿 位 給 另 一 位 同 學 。 而 中 大 聯 合 書 院 湯 若 望 宿 舍 宿 生 會 會 長 楊 世 浩 也 贊 同 此 說 法 , 但 他 們 均 認 為 要 揭 發 這 種 買 賣 行 為 並 不 容 易 。

楊 世 浩 解 釋 ﹕ 「 由 於 一 學 期 才 『 打 蛇 』 三 至 四 次 , 一 方 面 『 打 蛇 』 的 時 候 買 宿 的 同 學 可 能 不 在 宿 舍 , 另 一 方 面 要 在 三 百 多 人 的 宿 舍 內 把 違 規 者 找 出 來 , 實 在 是 大 海 撈 針 。 」

另 外 , 郭 志 仁 表 示 ﹕ 「 因 為 『 打 蛇 』 的 時 候 , 難 以 證 明 買 宿 者 是 長 期 居 住 , 所 以 只 可 當 作 屈 蛇 處 理 , 輕 微 處 分 。 」 他 指 出 惟 有 依 靠 樓 導 師 加 強 監 察 各 層 的 秩 序 及 看 更 們 加 緊 看 管 進 出 者 , 宿 舍 的 違 規 情 況 才 可 改 善 。

中 大 湯 若 望 宿 舍 的 兩 位 舍 監 賴 陳 秀 卿 及 吳 恆 亮 均 承 認 以 上 的 違 規 情 況 的 確 存 在 , 但 認 為 與 宿 舍 制 度 完 善 與 否 無 關 。

吳 恆 亮 更 提 出 一 個 例 子 ﹕ 「 我 曾 經 收 過 一 封 告 發 買 賣 宿 位 的 信 件 , 也 找 出 了 那 一 位 『 買 家 』 , 但 最 後 都 因 為 缺 乏 如 白 紙 黑 字 的 租 約 等 實 質 證 據 , 而 只 能 作 非 法 『 屈 蛇 』 處 理 。 」

賴 陳 秀 卿 補 充 ﹕ 「 宿 生 們 的 私 下 交 易 是 我 們 看 不 到 , 也 難 以 查 核 的 , 所 以 和 宿 舍 管 理 沒 有 關 係 。 」 但 她 表 示 為 防 止 閒 雜 人 等 利 用 後 門 進 出 宿 舍 , 他 們 打 算 在 宿 舍 後 門 安 裝 閉 路 電 視 。

供 不 應 求 炒 賣 潮 流

「 買 賣 宿 在 科 大 是 很 平 常 的 。 」 香 港 科 技 大 學 工 程 系 一 年 級 學 生 阿 希 ( 化 名 ) 說 。 近 年 科 大 實 行 「 三 年 半 宿 」 的 制 度 , 令 每 名 新 生 都 享 有 至 少 半 年 的 住 宿 機 會 。 但 這 個 制 度 使 一 些 真 正 有 住 宿 需 要 的 同 學 只 能 通 過 買 宿 的 方 法 來 取 得 宿 位 。 阿 希 便 是 買 宿 者 行 列 中 的 一 員 , 他 形 容 這 是 「 沒 有 辦 法 中 的 辦 法 」 。 他 並 指 出 買 賣 宿 位 在 科 大 的 特 殊 之 處 在 於 「 炒 賣 」 的 情 況 。

據 阿 希 透 露 , 他 以 前 所 住 的 宿 舍 宿 位 , 曾 經 由 三 千 四 百 元 被 炒 高 至 五 千 四 百 元 。 由 此 可 見 , 科 大 的 宿 位 真 的 是 「 有 市 有 價 」 。

阿 希 表 示 這 股 買 賣 宿 的 風 氣 曾 一 度 熾 熱 , 甚 至 有 同 學 公 然 於 校 內 的 電 子 告 示 版 上 發 出 徵 求 宿 位 的 告 示 。

科 大 的 學 生 事 務 處 學 生 事 務 組 組 長 鄭 簡 麗 嫦 表 示 , 校 方 十 分 關 注 此 事 , 每 當 發 現 這 些 廣 告 , 校 內 的 ITSC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Service Center ) 便 會 立 即 將 之 清 除 , 並 把 張 貼 廣 告 的 學 生 資 料 記 錄 下 來 , 若 有 再 犯 便 會 發 出 警 告 信 。 鄭 簡 麗 嫦 更 表 示 , 這 些 廣 告 經 常 出 現 於 電 子 告 示 版 , 通 常 高 峰 期 在 開 學 前 後 。

校 方 嚴 厲 打 擊 買 賣 宿 位 的 措 施 , 無 疑 令 這 些 公 開 徵 宿 位 的 廣 告 絕 跡 , 但 有 需 要 的 學 生 仍 可 透 過 人 事 關 係 把 消 息 傳 出 。 對 此 鄭 簡 麗 嫦 表 示 ﹕ 「 大 學 是 一 個 言 論 自 由 的 地 方 , 口 傳 是 很 難 避 免 及 阻 止 的 , 唯 有 透 過 教 育 培 養 同 學 正 確 的 觀 念 。 」

科 大 「 舍 三 」 前 宿 生 阿 聰 表 示 ﹕ 「 雖 然 校 方 所 定 的 規 則 十 分 嚴 格 , 如 因 吸 煙 、 喝 酒 及 打 麻 將 等 被 捉 , 嚴 重 者 會 罰 離 宿 一 至 兩 個 星 期 , 但 校 方 那 幾 乎 完 全 不 巡 房 、 不 登 記 訪 客 資 料 等 愛 理 不 理 的 態 度 , 令 這 些 規 則 形 同 虛 設 。 」 阿 希 又 指 出 ﹕ 「 科 大 宿 舍 有 如 私 人 大 廈 , 只 要 知 道 密 碼 , 便 可 自 由 出 入 , 沒 有 人 會 阻 止 。 」 因 此 不 論 是 「 屈 蛇 」 或 宿 舍 易 主 都 不 容 易 被 發 現 。

異 性 留 宿 無 人 異 議

既 然 宿 舍 的 規 則 有 名 無 實 , 同 學 自 然 更 加 放 肆 , 帶 異 性 留 宿 更 見 怪 不 怪 。

科 大 工 商 管 理 學 院 管 理 系 二 年 級 生 阿 瑩 ( 化 名 ) 說 ﹕「 我 的 同 房 每 隔 一 至 兩 星 期 便 會 帶 男 朋 友 回 宿 舍 過 夜 , 一 般 情 況 下 都 不 會 對 我 造 成 很 大 影 響 , 不 過 我 也 曾 為 此 要 到 其 他 同 學 的 房 中 度 宿 呢 ﹗ 」

雖 然 , 同 房 帶 男 朋 友 回 來 會 造 成 不 便 , 但 是 阿 瑩 卻 未 想 過 要 揭 發 她 , 即 使 有 不 滿 , 阿 瑩 也 只 會 私 下 跟 她 說 。 阿 瑩 續 道 ﹕ 「 以 我 所 知 , 不 少 人 都 會 帶 自 己 的 男 / 女 朋 友 回 宿 舍 。 」 對 於 此 現 象 校 方 有 沒 有 加 緊 巡 查 房 間 呢 ﹖ 她 直 接 地 說 ﹕ 「 沒 有 ﹗ 」

鄭 簡 麗 嫦 解 釋 道 ﹕ 「 上 門 逐 間 房 間 敲 門 檢 查 他 們 的 身 分 , 是 對 宿 生 很 大 的 侮 辱 和 不 尊 重 , 特 別 是 宿 生 已 是 成 人 , 我 們 應 給 予 多 些 空 間 和 自 由 , 讓 他 們 自 己 去 決 定 對 錯 , 鼓 勵 他 們 互 相 尊 重 、 互 相 學 習 。 」 對 於 科 大 宿 舍 的 規 則 是 否 過 於 寬 鬆 , 鄭 簡 麗 嫦 則 不 同 意 。 她 指 出 目 前 的 規 則 已 足 以 應 付 宿 舍 內 的 問 題 , 而 且 她 覺 得 宿 舍 的 規 則 不 應 太 仔 細 , 應 著 重 大 原 則 , 以 不 可 以 騷 擾 他 人 及 大 眾 利 益 為 前 提 。

相 比 之 下 , 香 港 大 學 的 宿 舍 規 例 就 嚴 謹 得 多 。 港 大 社 會 科 學 系 的 阿 菁 ( 化 名 ) 表 示 , 宿 舍 有 明 文 規 定 宿 生 留 訪 客 過 夜 , 一 個 月 不 能 超 過 三 次 , 再 加 上 看 更 必 會 檢 查 宿 舍 證 、 登 記 訪 客 資 料 及 於 晚 上 十 一 點 之 後 致 電 叫 訪 客 離 開 或 買 「 蛇 」 票 , 所 以 非 法 屈 蛇 基 本 上 是 做 不 到 的 , 更 遑 論 是 買 賣 宿 。

與 寵 物 同 居

但 另 一 方 面 , 港 大 宿 生 很 喜 歡 在 宿 舍 內 飼 養 寵 物 , 「 因 為 宿 舍 有 家 的 感 覺 , 對 它 有 歸 屬 感 , 宿 生 才 會 飼 養 寵 物 」 阿 菁 說 。 她 和 同 房 年 多 前 開 始 養 了 一 隻 大 白 兔 , 並 表 示 有 不 少 宿 生 飼 養 白 兔 、 金 毛 鼠 和 倉 鼠 。

雖 然 在 宿 舍 飼 養 寵 物 違 反 宿 舍 規 則 , 但 是 阿 菁 卻 不 擔 心 被 揭 發 , 因 為 宿 生 之 間 非 常 稔 熟 , 會 互 相 幫 忙 , 譬 如 當 她 的 房 間 要 維 修 或 有 人 巡 查 的 時 候 , 阿 菁 便 會 把 大 白 兔 放 在 同 學 的 宿 舍 , 所 以 至 今 仍 未 被 發 現 。

事 實 上 , 港 大 學 生 事 務 主 任 鄧 喜 添 也 承 認 飼 養 寵 物 是 學 生 之 間 公 開 的 秘 密 。 雖 然 , 宿 規 中 列 明 「 不 准 飼 養 寵 物 」 , 但 是 , 校 方 很 難 監 察 每 一 個 人 , 只 有 依 靠 學 生 自 律 。

三 所 大 學 的 宿 舍 都 訂 有 明 確 的 規 則 , 但 在 執 行 上 卻 出 現 了 大 小 不 同 的 漏 洞 , 導 致 各 式 各 樣 的 違 規 行 為 。 若 要 矯 正 這 種 風 氣 , 校 方 固 然 應 正 視 問 題 , 但 最 終 仍 有 賴 宿 生 的 自 律 。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