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辭工佔領 義無反顧 — 頁2,共2 — 《大學線》

OL辭工佔領 義無反顧

 對「瘋了」的政府徹底失望

公民抗命的包袱,並非人人認同,更不是人人都揹得起。九月二十八日凌晨,「佔中」旗號一出,參與人數直線下滑。人數少,繼續留守的人縱使再累,也不敢鬆懈。為了保護大台的音響設備,他們全副裝備,穿上雨衣,帶著口罩,撐著雨傘,一副打仗的模樣站在政總門口的鐵馬防線前。梁美華形容那天的自己好像「阿媽」──她不想學生被眼前的戰場嚇怕,便一直站在鐵馬前和警察對峙。

接近傍晚六時,前方警察突然帶上防毒面具,她見狀便提醒附近的人小心,但竟有警察著他們坐下,說不會有事。匆忙間,紅旗舉起,催淚彈隨即應聲而發。她跑到添馬公園暫避,避開了刺眼的煙霧,但控制不住內心翻騰的情緒:「當時心情很差、很激動、很不開心、很想喊。」事前為佔中作了再多的心理準備,也抵受不住連日來的擔驚受怕,加上催淚彈傾瀉而出,梁美華忍不住哭倒跪下,質問眼前的警察:「能不能真的保護我們?」無言的警察別過頭,沒有直視她。在警察面前落淚的還有幾個女孩:「當時我覺得香港人哭並不是因為催淚彈,而是我們心裡已經壓抑了太多情緒,催淚彈爆開那刻,令所有人都爆發。」

115OC_64
資料圖片(圖片由Ernus Leung 拍攝)

當晚,手機傳來無數訊息,有來自家人、朋友、同事,甚至是「預演佔中」的戰友,都勸她盡快回家。然而,留下學生讓他們孤身作戰,只會令她坐立不安。催淚彈最終驅散不了群眾,卻令她見識到示威者的堅定:「我沒想過香港人真的不怕死…他們真的很偉大、很勇敢;事後再細想,政府真的『好癲』!」

催淚彈雖然可怕,卻不及政府的「癲」更令梁美華恐懼。十九歲那年,她見證過「六四」,看著政府在自己首都殺人清場,佈滿血腥味的恐怖場面令她難以置信:「六四的經歷、李旺陽等的新聞,一直在我心中累積,令我對中國共產黨完全悲觀。」

曾在內地工作的她,體會過毫無道德的職場文化,她很憂慮共產黨和香港政府會以什麼手法鎮壓學生。如今旺角亂狀連連,黑社會、「愛字頭」、佔中與反佔中混在一團,不斷的突襲式清場成為了政府唯一的手段。梁美華也怕危險,但這場佔領運動,總有莫名的力量推動人去做以往不敢做的事。十月十七日晚,她特地選擇到旺角通宵留守,與在旺角認識的市民再次以說理對應警察,避免了發生流血衝突:「無論如何,我不可以向惡勢力及不公義低頭。」

「除非是你選擇放棄,但我是不會放棄。」

警方一夜的催淚彈暴力清場,激發超過十萬市民到金鐘集會抗議聲援。佔中運動一夜演變為全港人的雨傘運動。梁美華由最前線的對峙者隱身為人海中的一員,繼續支持這場運動。現時政府的「拖字訣」,令運動可以成功實現真普選的機會愈來愈渺茫;此時此刻,她認為大家更需要目標清晰、意志堅定:「即使再困難,都要走下去。除非是你選擇放棄,但我是不會放棄。」

現時梁美華找到了新工作,故只有週末才能通宵留守,但她無論是下班後、或是午飯時間,她都會到最近的佔領區支援。前路雖然未見盡頭,但她找不到理由放棄這場雨傘運動,繼續留守仍是她現在對政府的回應。

佔中系列精彩內容尚有

學生自發佔領  以崇基小組作例

佔中者的意料之外

內地人看佔中

佔領運動 兩代人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