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步系列】長安後浪 (文字版) — 頁2,共2 — 《大學線》

【一小步系列】長安後浪 (文字版)

第二代醒覺

居民的熱烈參與,也感召了一些屋邨的第二代,Terence 就是其中一位,「起初我也是置之不理,要顧及自己工作上的事情已經感到很累了。」Terence在長安邨居住二十多年,大學工程系畢業,現時在大型運貨船上工作,大部份時間都不在香港。

Terence趁著工作的空檔,關心長安邨的管理問題,豈料事態嚴重,於是決定向公司申請四個月的無薪假期,留在香港與法團角力。「第一代的居民,即是我的母親那一輩,純粹希望安居,不想麻煩,只要安穩地住下去。我們這一輩當然有不同的看法,你既然有知識和力量,亦有相關的經驗,例如工程如何判、零件如何維修,那便應該出一分力,惟有盡力幫忙,我也覺得我來得有點遲,但現在開始也不錯,所以要理會。」

眼見升降機幾乎每天也有故障,關注組禁不住查閱升降機承辦商的資料。Terence則在機電工程署網站中,瀏覽承辦商的表現評級,以5粒星為滿分,負責長安邨升降機工程承辦商,只得0粒星,安全評級亦是最低,「拉到清單底部才找到東哲(負責長安邨升降機工程承辦商),安全評級只有一粒星。這一粒星是必要的,否則不可以接下工程,(服務質素表現)則沒有星。」

mm_cheungonestate_4

不過,法團未有就升降機承辦商作公開招標,更曾提議提早半年和承辦商續約。

巨額工程費惹圍標質疑

早前法團通過了屋邨其中兩座的八百萬水喉工程。屋邨第二代、測量師Cyrus,和工程界的朋友,根據建築署工程收費表,分析工程標價是否合理,「他們計算過,造價大約五十萬,最多只會高一至兩倍,但不會高達830萬…做工程一定要有利潤,但是否要「賺到盡」,其實我們一班街坊都質疑這一點。」

翻查法團過往的會議紀錄,本刊發現今次中標的德昌(文記)建築工程有限公司,過往至少六宗工程,均是固定與四間公司一起入標,而每次德昌(文記)均以最低報價中標。

mm_cheungonestate_5

Terence懷疑事件涉及圍標,「第一次可能被圍標但不察覺,第二、三次就懷疑屋邨是否被圍標。法團又有否需要找另外的判頭報價?」

關注組在10月18日的會議上,要求法團交出工程標書。這次會議,每座的代表經簽名核實後便可入內旁聽。有居民用手機做直播,提高會議透明度。「不能只有我們十個代表和法團交涉,所以我們要求在網上直播法團會議,在網上全世界的人亦可以觀看。」Zeta向會議室外的居民講解。

有街坊未有facebook帳戶,其他居民則即場替佢開設,加入關注組並觀看直播。有街坊向關注組的成員致謝,「長安邨的居民真的要多謝你們,你們站出來為居民做了那麼多事。」

facebook-live

會議後,法團作出口頭承諾,答應日後聘請管理公司時都會公開招標,亦會公開八百萬水喉工程的勘察報告和標書。不過,有街坊之後自發到管業處查看標書時,被管業處多次阻撓。管業處要求居民提早一小時入紙申請,並要填寫保密聲明,業主亦需要親身出席,不可授權他人到場。

管業處副經理劉先生則指,十月十八日並非正式的法團會議,當天的承諾不可作準,拒絕公開標書內容,表示所有承諾都要再交由法團再通過。

Cyrus對此感到不滿,「為甚麼他們(管業處)知道這件事,卻通知街坊可以查看標書。待我們都請假來到了,才告訴我們。我們當日要求想查看標書時…管業處答應我們的訴求,亦有多人在場,更在facebook直播整個過程,但劉先生依然堅持指是我們的錯。」

一直以來,大部分居民都沒有過問法團如何管理,惟法團的維修基金,由最初的一億一千萬,扣除今年地底水喉工程的尾數後,現時只剩餘大概四百萬。記者曾向業主立案法團主席李錦麟邀約訪問,惟訪問當日李錦麟未有現身。

長安後浪要求撤換法團

從十月開始,長安邨的第二代終於團結起來,更將關注組正式定名為「長安後浪」。

mm_cheungonestate_6

他們再次召集居民,正式宣佈要收集5%業主的簽名,希望能推翻現任法團。有街坊鼓勵居民要團結,「我們要同一條心、齊心合力,向著同一目標。我們要知道,應指向甚麼地方發聲,對誰人發聲。」

「長安後浪」連日以來的努力,逐漸感染到更多街坊。長安後浪在十一月二十九日的會議上,將八百四十個業主簽名交給法團主席。根據建築物管理條例,他們要求就撤換全體法團成員召開居民大會。

陳小姐對結果感到滿意,「今次我們收集到八百四十多個業主的簽名,這絕對超越了法定的5%,請大家給自己一些掌聲…經過爭取後我發現,原來不能不發聲。很多東西也是要自己爭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