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期大學線 Archives — 頁2,共2 — 《大學線》
122期大學線

同鄉會 由鄉情到政治

2015 年 12 月 23 日

同鄉會似乎是上世紀的事物,隱沒在舊區一幢幢舊樓裏。不少同鄉會歷史悠久,有些更早在抗戰前成立。六七暴動時,福建同鄉會成左派分子的總部,英軍甚至派直升機在天台降落,攻入同鄉會。時至今天,該會仍是政治動員的一大勢力,秘書長自豪地說:「由天后(編按:應為炮台山)開始,一直數到鰂魚涌,除了丹拿區不是我們的人,全部都不用選區議會,全部(候選人)自動當選。」 …繼續閱讀

122期大學線

第七屆中大新聞獎

2015 年 12 月 23 日

「中大新聞獎」由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校友會於二零零三年創辦,藉此表彰優秀的新聞工作者,為業界樹立良好榜樣,提升香港新聞工作的專業水平。這個每兩年舉辦一次的新聞界盛事,今年已是第七屆。頒獎典禮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舉行,逾百名傳媒界及學術界代表出席,場面熱鬧。 …繼續閱讀

122期大學線

為了1,406票的堅持 專訪黃浩銘

2015 年 12 月 22 日

區議會選舉塵埃落定,今屆八位傘兵跑出,但社民連和人民力量等激進民主派未獲一席。「激進民主派參選一定是原罪」,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連續兩屆出選以老人為主的沙田瀝源區,兩戰兩敗。他痛定思痛,為支持他的1,406票堅持下去。
…繼續閱讀

122期大學線

不要麻木

2015 年 12 月 22 日

猶記得今年暑假,在報社即時新聞部門當實習編輯,有天人手不足,工作量突然大增。由鉛水事件發展到般咸道斬樹,幾乎所有稿件都要修改。
當時已經夜深,腦裡只想著「何時才能下班」;完成工作後,趕緊執拾物品離開。
下班了,快去找男友,明天放假,真好。
隔天看到般咸道石牆樹的照片,空餘光禿禿的樹幹,當下才覺難受。昨夜只想著下班,今天才懂原來如此蒼涼。新聞工作有時會令人麻木,斬樹是稿自殺是稿意外是稿,社會的種種荒謬變成了工作:要找受影響的人,最好訴說時聲淚俱下;要找專家解釋事件,要找政府部門問回應。
也許,程序會謀殺感情。在電腦熒幕前寫下一篇篇荒謬、有時會令人遺忘、自己視為「工作」的事,當事人身上都是痛楚。跑突發新聞時曾被死者家屬痛斥「冷血」、「冇人性」,看著冰冷遺體,當下卻只顧拍照、弄清死亡原因,像看電影一樣旁觀家屬哀痛。直至完成工作,情緒才逐漸浮現。
實習期間總在思考,看過種種荒謬、看過生離死別,我們會否變得冷酷無情:不管別人生死,只求事件夠「爆」?
「做記者,要有一點冷血。」教中國新聞採訪的老師曾說。採訪過種種天災人禍,看過其他記者在四川大地震頹垣敗瓦前痛哭失聲,他深明若任由情緒氾濫,你根本無法完成工作,也就無法讓港人看清災區面貌。因此他對我們說:再難受也好,也要強忍淚水、完成工作。
提筆之時正值深圳發生塌泥事件,有記者走到災區,拍下家屬靜默流淚,拍下消防員努力搜救,拍下黃土泥沙掩埋大地;但他們沒忘追查事件背後真相,最終發現管理公司毫無經營泥頭堆填區經驗,私下將管理權外判,早於2015年一月,已發現有崩塌危機。
比起單純的工作,新聞工作多了一重意義。每個記者都背負追查真相的責任,要找出事件背後原因告知世人,才能避免慘劇一再重演。即使已多次面對生離死別,仍要時刻提醒自己:別只把一切看成工作。
要冷靜,但不要麻木。 …繼續閱讀

122期大學線

寶島的憂鬱

2015 年 12 月 21 日

《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KANO》,魏德聖拍出了一部部叫好叫座的台灣本土電影。魏導雖在台灣土生土長,卻在拍攝電影過程中,才慢慢發掘到這個寶島上的歷史。「我越認識感受越深,更想告訴大家這些故事。為甚麼那麼多人都不知道?」
台灣人會告訴你,「我們不只有民主自由、夜市美食……」但是怎樣的故事,連台灣人都不知道? …繼續閱讀

122期大學線

採訪以外的小事

2015 年 12 月 21 日

這次,我和另一位記者Christy跟著編輯到東莞工業區訪問一些失業工人,希望了解他們失業後的情況。或許因受訪工人較少機會接觸香港人,當天我們一到埗,反而成為了他們的受訪者,要不停回答有關香港的問題。雖然我們說著不大標準的普通話,但這樣的交流也讓彼此熟絡起來。 …繼續閱讀

122期大學線

遇挫不折 感激義氣仔女

2015 年 12 月 21 日

截稿前六天,我們才得悉醫管局不批准採訪。情況就像已準備了一桌子火鍋食材,但原來湯底沒有了。其實醫管局一直讓我們頭痛不已,行政時間長,加上公關官腔,令我們焦急卻又無可奈何。我們想盡各種方法,希望既滿足醫管局的採訪要求,又可以保護願意接受訪問的醫生,但仍處處碰壁。 …繼續閱讀

122期大學線

區議會選舉系列

2015 年 12 月 20 日

建制派百密一疏 傘兵突圍而出 《社區公民約章》運動 專訪黃浩銘 泛民溫和老字號 民協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