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survey_5
116期大學線

後佔中選戰調查

2014 年 12 月 22 日

本刊調查發現,在佔領運動後,大學生對激進民主派的評分上升,社民連成為大學生心目中的得分最高的政黨。五成人不滿意建制派的表現,評分全線不及格,並由民建聯「包尾」。 …繼續閱讀

116photo-1
116期大學線

狂飆裡 記者的掙扎與彷徨

2014 年 12 月 22 日

佔領運動發生後一直牽動著許多人繃緊的神經,奔波在最前線的記者目睹了事態的發展,難免會投入個人情感。一方面,記者秉持專業採訪,盡量在報道裡不加入個人情緒。但編輯部管理層的不同取態,以至讀者的投訴,均會左右記者的報道。在尋求各方壓力與專業道德的平衡點的路上,許多記者仍在躊躇前行。 …繼續閱讀

記者們整晚守在佔領現場,為求記錄每一個珍貴的瞬間。
(吳煒豪攝)
116期大學線

採訪遇襲、被捕被檢控 記者活在暴力陰霾下

2014 年 12 月 18 日

「我相信沒有一個記者希望成為新聞主角,甚至連花絮都不想做。」這是佔領運動中受襲記者之一──港台記者徐文傑的自白。自佔領運動爆發後,記者屢屢成為新聞焦點:採訪期間遭襲擊而受傷,新聞機構被群組圍堵、新聞部員工被無故調職,更有記者因被控襲警而遭拘捕,情況令人憂慮。 …繼續閱讀

清場當日,警方向示威者放催淚水劑及以警棍拘趕,站在前線的示威者嘗試勸阻,卻不得要領。
116期大學線

混沌中的堅持 旺角佔領者的留守誌

2014 年 12 月 16 日

旺角佔領區清場前,有一群藉藉無名的草根,天為被、地為床,日以繼夜參與佔領行動。他們自言「食鹽多過學生食米」,深明世道艱苦,稜角早被社會的潛規則磨得圓鈍;經歷佔領運動後,卻讓他們重懷改變社會的理想,由不沾半點政治的打工仔,變成佔領街頭的堅實份子。跨代人、一條街、一團火,對時代發出絕無僅有的怒吼。 …繼續閱讀

116people_1
116期大學線

醫者直說 專訪盧寵茂

2014 年 12 月 16 日

佔領行動進行了一個月之時,盧寵茂聯同五百多名醫生發起反對佔領行動的聯署聲明,將佔領行動喻為「癌細胞」,頓時嘩聲四起。有支持佔領的人在網上大罵;兩間大學的醫學生政改關注組發聲明回應,指他比喻失當。他少理罵聲,不管旁人如何指罵:「你叫我阿豬阿狗都可以」。他堅持反對佔領,就如佔領者堅持爭取真普選。 …繼續閱讀

116HKhistory_5
116期大學線

韓農反世貿示威 撒抗爭文化種子

2014 年 12 月 16 日

九月二十八日金鐘干諾道中催淚煙彌漫街道的一幕,勾起了香港市民對九年前南韓農民來港反世貿的記憶,當年事件最終以韓農衝破防線,警方發射催淚彈告終。縱然反世貿示威歷時僅為六天,但韓農的社運文化成功啟蒙了本港的社運人士。今天香港社運界的抗爭模式,原來有韓農的影子,但韓農組織嚴密,每一步經過精心計算,又與今天佔領運動主張「組織者自發」大相逕庭。 …繼續閱讀

116domestichelper_1
116期大學線

自掌命運 印傭拍電影 踏上社運路

2014 年 12 月 16 日

一名女孩,十九歲隻身來到香港工作,面對陌生的環境和語言,這一趟旅程動輒便長達十年──這是不少外地傭工的寫照,印尼女孩Yayan便是其中之一,但她卻突破「印傭」身份的束縛,在單調的傭工生活以外,擔任電影女主角和工會幹事,做出各種在過往自己視為匪夷所思的事,接觸到未曾奢想過的花花世界。 …繼續閱讀

在魚檔和家禽檔附近,衛生情況仍然相當理想。
116期大學線

領匯改革街市第二波

2014 年 12 月 16 日

幽暗、濕滑、腥臭,是傳統舊式街市給人的印象。早年連鎖超市兼售新鮮蔬果、活魚鮮肉,成功奪走街市不少客源。但領匯去年耗資千萬,翻新天水圍的天瑞街市,街市變得乾淨整潔,同時嚴格監控物價。領匯的街市裝修後物價騰貴,過去一直惹人詬病:今次這個光鮮亮麗又物價相宜的新街市,得到不少居民接受,但亦有商販受貴租影響,暢旺人流未有帶來可觀的利潤。 …繼續閱讀

116canteen_1
116期大學線

內地生留港開菜館 尋回家鄉味道

2014 年 12 月 16 日

在市場趨於飽和,連鎖企業稱霸的香港,年輕一輩的創業夢似乎遙不可及。然而,當近年來許多港人踏過羅湖橋,試圖在龐大的內地市場中殺出一片天的同時,卻有剛畢業兩三年的內地生毅然留港,投資百萬開餐廳,看中的正是愈來愈大的港漂市場。 …繼續閱讀

116taxi_1
116期大學線

廣州的哥 罷駛反加車

2014 年 12 月 16 日

可能你我都曾經在國內「打的」,都曾有過「難忘」的經驗:「的哥」(內地對的士司機的俗稱)拒載、等上半小時都截不到的士……正當你我心中嘀咕,內地的士司機質素不及香港司機之時,廣州的哥卻大呼制度不公,令他們心灰意冷。廣州市政府以的士供不應求為由增發的士牌照,的哥群起反抗,更發起工業行動,實行罷駛,最後卻無疾而終。 …繼續閱讀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