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at-dfi1
102期大學線

未呈現的故事

2011 年 11 月 16 日

直至截稿前幾天,我們終於透過朋友介紹,到訪廣東省陸豐市一間中學,訪問校內三名留守兒童。機會只有一次,心情難免緊張。慶幸地,採訪過程盡都順利。生活中的小事、受過的委屈、對爸媽的想念,孩子們都娓娓道來。他們沒有敵意,沒有抗拒,向我們投以單純的信任。三個少年性格迥異,有不同經歷。再環顧校內一眾不斷跑跑跳跳的孩子,我巴不得把他們一一拉著,發掘出每個故事。 …繼續閱讀

ubeat-dfi1
102期大學線

再呼吸

2011 年 11 月 16 日

到底是甚麼令我們如此渴望逃離我們的城市?其實香港都有無數的公園,不乏大樹、鮮花、小草,天然人造的都有,而一般人一星期總有些假期,但它們就是和休閒扯不上關係。如果我們所嚮往的,是綠油油的草地、澄明的海洋、有故事的建築物,可以尋寶的書店,會和你閒聊的陌生老闆……為甚麼這些都無法在這兒立足,這些都必須用機票去換取,難道這是國際化的真諦? …繼續閱讀

F-T
102期大學線

一網淘盡心頭好

2011 年 05 月 23 日

六元一個萬用讀卡器、八十五元一支粉紅色結他、二百元一件婚紗……隨著付款與送運方式愈來愈方便,淘寶網對香港買家來說不只是購買一般衣物的聖地,還入侵了他們生活不同的層面:有人用於取代店舖購物、有人用於人生大事、有人則套用於工作。
淘寶亦不再是女人的專利,不論男女,他們生活中很多用品,例如手機配件、電話、吊燈、餐具、電子感應垃圾桶,甚至戶外燒烤爐、軚盤、滑雪用品和家具,都可以一一「淘」回來。 …繼續閱讀

1
102期大學線

解碼交易員

2011 年 05 月 23 日

「職場如戰場」可謂對交易員工作狀態最貼切的寫照。報價機熒幕上閃爍的數字矩陣是沒有硝煙的戰場;交易室內此起彼伏的電話鈴聲傳遞著客戶的命令;十指在鍵盤間上下翻飛,像極了出生入死的勇士;動輒百萬的資金如同一發發子彈,隨著擊鍵聲被送往各自的目的地——這看似輕而易舉的動作,實則承擔了千斤重擔。
…繼續閱讀

F
102期大學線

困境處處 突發新聞將消失?

2011 年 05 月 23 日

突發新聞一向是新聞機構的命脈,但自2004年執法機關逐步啟用加密數碼化的第三代通訊系統後,新聞界便無法透過收聽警察999通訊系統(俗稱聽機)取得突發事件的消息。沒有了這個消息源,記者只能靠不夠快、不夠多的警察公共關係科發布官方消息,而今年七月消防通訊系統(俗稱「白車Call」)亦將數碼化,採訪突發新聞愈來愈困難,傳媒機構唯有各出奇謀尋找突發消息,希望可以保住突發新聞。 …繼續閱讀

Pai Ban 2
102期大學線

泛民力量分裂 抗衡建制笈笈可危

2011 年 05 月 23 日

自去年立法會開始討論政改方案,泛民主派成員對方案持有不同立場,漸漸形成分裂的局面。加上區議會選舉即將在十一月舉行,其新增的「超級區議員」將會加劇泛民內各黨派的競爭,導致泛民力量出現大地震。面對內訌分裂的情況,泛民陣營能否聯成一線,抗衡建制派?年終區議會選舉將會揭曉泛民分裂的影響。 …繼續閱讀

Kid for cover2
102期大學線

未夠秤想投票

2011 年 05 月 23 日

社會輿論一再要求落實普選之際,中學要求實行民主的呼聲也愈來愈大。有中學落實了一人一票選學生會;有同學和舊生為拓展學生參與校政的空間,不惜公投抗命;也有學校選擇不放手,害怕學生行差踏錯。

如果說學校是社會的縮影,目前的中學學生會能否代表中學生的心聲?青少年又可否在學校活學活用民主理念? …繼續閱讀

F-MA
102期大學線

香港學位內地吃香 碩士課程成搶手貨

2011 年 05 月 23 日

提及升學、進修,不少港人會選擇到海外留學。但一河之隔,內地大學生卻嚮往來港深造,紛紛報讀香港院校的修課式碩士課程(下簡稱碩士課程)。本港院校的教學質素得到各地認同,即使學費是內地的數倍,仍吸引不少內地學生慕名而來,造就了香港教育產業的發展。 …繼續閱讀

F_W
102期大學線

食腦扶貧 窮富翁-黃岳永

2011 年 05 月 23 日

香港社會仇富、仇商情緒高漲,有錢人大灑金錢扶貧亦噓聲四起。
前年《窮富翁大作戰》首播,就引起社會很大迴響。印象深刻有位高大儒雅的男士,蜷縮在一張不足二十呎、滿佈木蝨的板間房床位輾轉難眠。這位表現直率,在鏡頭前大叫辛苦的窮富翁黃岳永,半年後辭去謝瑞麟珠寶有限公司行政總裁一職,退居副主席。兩年間,他運用商界資源管理的思維,不費一文,展開了不一樣扶貧工作。
對黃岳永而言,關愛弱勢社群,大概不需什麼基金。 …繼續閱讀

14-16wage-2
102期大學線

最低工資生效 殘疾人士無份?

2011 年 05 月 23 日

編輯:顏依依 記者:吳雋寧 余駿軒 攝影:顏依依 吳雋寧 余駿軒

醞釀了十多年的最低工資政策,終於在本年五月一日正式生效。由立法會討論期間的激辯、大家樂引起的「太刻薄」風波、香港僱主聯合會建議取消飯鐘錢及有薪假期……

一直以來,最低工資都引起社會各界的關注,勞工與僱主之間的角力亦隨著最低工資生效而白熱化,但社會大眾往往忽略了殘疾人士在最低工資下面對的困局:被僱主剝削,求職時也難上加難,加上未必受最低工資的全面保障,時薪有機會低於廿八元。 …繼續閱讀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