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期大學線

寶島的憂鬱

2015 年 12 月 21 日

《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KANO》,魏德聖拍出了一部部叫好叫座的台灣本土電影。魏導雖在台灣土生土長,卻在拍攝電影過程中,才慢慢發掘到這個寶島上的歷史。「我越認識感受越深,更想告訴大家這些故事。為甚麼那麼多人都不知道?」
台灣人會告訴你,「我們不只有民主自由、夜市美食……」但是怎樣的故事,連台灣人都不知道? …繼續閱讀

121期大學線

巴黎恐襲後的12小時

2015 年 12 月 01 日

11月13日晚上,我正在位於巴黎11區的青年旅館收拾行裝, 準備結束法國的旅程,翌日返回荷蘭。在巴黎最後一天,遊過凡爾賽宮,晚飯後乘地鐵返回旅館,當時我已感到市面氣氛有點不尋常。 …繼續閱讀

120期大學線

歡迎難民,因為他們沒有選擇

2015 年 10 月 29 日

九月初,三歲男童伏屍沙灘的照片引起巨大迴響。當時初到荷蘭馬斯特里赫德(Maastricht),當交換生的我只覺事不關己。隨著當地認識的朋友與學校開始討論難民議題,我也開始關注,並成為難民志願者組織的一員,負責管理社交媒體、公關工作和籌備社交活動予難民,協助他們融入馬斯特里赫德的生活。 …繼續閱讀

120期大學線

瑞典:難民的烏托邦

2015 年 10 月 29 日

瑞典哥德堡的中央車站,每天迎來數百名來自戰亂地區的難民。他們用不同的方式,千里迢迢從自己的家鄉逃到瑞典。有的用了二十多天,有的用了數個月時間。他們看起來一臉倦容,還不確定未來的路要怎麼走、當天晚上有否安身之處等,但始終能鬆一口氣。因為他們已抵達了心中的「理想國度」。
…繼續閱讀

119期大學線

南韓高壓教育下的新一代

2015 年 04 月 27 日

「成績決定命運」的觀念對韓國人來說幾近是信仰,比香港人信奉的程度更高。同樣奉行填鴨式教學、以考核學生的背誦能力為主,韓國與香港情況相近,學生埋首做功課、背誦溫習至深夜已被視為理所當然,補習風氣有過之而無不及。學生為入讀名牌學校無所不用其極,承受極大的心理壓力。 …繼續閱讀

116期大學線

一份讓學生全心全意作夢的氣度

2014 年 12 月 15 日

「課外活動」在這間大學不會是多餘的事,你甚至會覺得老師們都認為這是值得學生去花時間、花力氣去做的事。因為他們都相信學生在課堂以外的地方,都會有值得學習的事,甚至對同學們願意為學校活動付出這麼多而表示感謝、欣慰。 …繼續閱讀

116期大學線

一張選票 改變台灣政治版圖

2014 年 12 月 15 日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台灣舉行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地方選舉,執政的國民黨輸掉了六個直轄市中的五個。此次選舉被喻為二零一六總統大選的前哨戰,選前多數媒體將焦點放在選情膠着的台北市與台中市,但選舉結果出來之後,國民黨兵敗如山倒,讓人吃驚。 …繼續閱讀

115期大學線

拉丁美洲的平衡時空

2014 年 11 月 04 日

本欲記下墨國趣聞,惟近日香港正處存亡之秋,仍談風花雪月實愧對同學。人在異地,眼見香港變得面目全非,一陣無力感湧現,唏噓不已。與墨國友人談起香港,他們提醒我原來1968年墨西哥城也發生了一場規模龐大的學運,惜最後如六四般以悲劇收場。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惟盼我們能從這場墨國國殤中借鑑,避免重蹈覆轍。 …繼續閱讀

115期大學線

旅行的意義是……回家

2014 年 11 月 04 日

筆者余思朗,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三年級生,現於荷蘭堤堡大學當一年交換生,佔領運動期間曾回港兩星期。
過了月蝕,月亮才變得澄明,大概是告訴我們,生命有些事不能勉強。不過,這樣圓又大的月亮總是好的,像是能治癒回港這星期的種種傷痕和挫敗。 …繼續閱讀

113期大學線

守住燭火

2014 年 04 月 11 日

我不時聽見有人傳召醫護人員,靜坐的群眾騰出一條窄小的通道,讓醫護人員可以走進那浴血之地;又目睹救護車不停進進出出,有一架救護車在我眼前劃過幾秒,我瞥見裡面的人傷痛的神情,僵凝的臉孔;也有人高喊「讓媒體進去」、「讓記者進去」……那些盾牌企圖阻擋著的,不但是人民,還有真相。 …繼續閱讀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