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期大學線

林鄭月娥 請認清誰是撕裂根源

2017 年 04 月 26 日

特首選舉結果已成定數,民望低迷的林鄭月娥以777票高票當選。回望宣布結果一刻,擁戴她的選委在場內同聲歡呼,場外有團體拉起橫額祝賀,更有儀仗隊奏樂助興。另一邊廂,反對她的選委舉黃傘、舉標語拉大隊離場,場 …繼續閱讀

129期大學線

主觀的眼睛 看不見真相

2017 年 03 月 26 日

撰文│黃曉丹 美術│艾博瑜 攝影│許雲程提供 半個世紀前的今天,一場腥風血雨的暴動正在醞釀。一連串的示威和罷工,逐漸發展成流血衝突,擲汽油彈、縱火、「土製菠蘿」處處,死傷多人,入獄者也不少。 常言歷史 …繼續閱讀

128期大學線

2017,我們會在哪裏?

2017 年 02 月 28 日

撰文│郭詠昕 攝影│郭詠昕 美術│馮一芯 「2017,一定要得」這句話言猶在耳。然而,所謂政改早已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本土、自決、獨立,眾說紛紜,香港人「得」到的,似乎只有社會撕裂。 回顧近年,香港 …繼續閱讀

127期大學線

爐邊的故事

2016 年 12 月 18 日

撰文│李智聰 林:你們有留意選委會選舉的結果嗎?民主派拿下三百多席,比上屆多百多席,可喜可賀! 王:當然有留意,今屆投票率比上屆足足高一倍,熱烈如此,多少歸功於CY數年來的「豐功偉績」。結果公布才沒多 …繼續閱讀

126期大學線

放下穩定的包袱

2016 年 12 月 02 日

編輯│鍾卓恆 攝影│區翠恩 香港亂局,大可以歸結於一個「變」字。近幾年裏,許多我們不願發生的變化都逐一浮現。有人發聲抗衡,也有人不願面對;然後有人聲討抗爭者,又有人指罵無視社會變化的愚民。爭吵無日無之 …繼續閱讀

125期大學線

溯源研「獨」 方為良策

2016 年 11 月 01 日

編輯│段曉彤 攝影│郭詠昕 談及「港獨」,大抵對大多人而言,都是一般的五味雜陳。 對政治立場保守的人來說,港獨自然無理無望;對激進的人來說,港獨卻是唯一指望。強調理性、自問既不保守也不激進的主流大眾, …繼續閱讀

124期大學線

巴拿馬文件 傳統媒體變革的開端

2016 年 04 月 12 日

清明節那天,在電視台當兼職外電記者的我,本以為公眾假期上班該是十分輕鬆,沒想到一踏入新聞部,就爆出「巴拿馬文件」洩密事件。國際調查記者同盟得到巴拿馬一間律師行大批機密文件,揭露全球多名政要名人,涉嫌透過離岸公司避稅及轉移資產。 …繼續閱讀

123期大學線

我要真小販

2016 年 03 月 02 日

年初一爆發旺角騷亂,在街上出現掟磚頭、焚燒雜物和警察向天鳴槍示警等罕見畫面,震撼程度不下於2014年佔領運動的87枚催淚彈。衝突中的抗爭手法成為社會焦點,但觸發衝突的小販議題卻被傳媒冷待。
…繼續閱讀

122期大學線

不要麻木

2015 年 12 月 22 日

猶記得今年暑假,在報社即時新聞部門當實習編輯,有天人手不足,工作量突然大增。由鉛水事件發展到般咸道斬樹,幾乎所有稿件都要修改。
當時已經夜深,腦裡只想著「何時才能下班」;完成工作後,趕緊執拾物品離開。
下班了,快去找男友,明天放假,真好。
隔天看到般咸道石牆樹的照片,空餘光禿禿的樹幹,當下才覺難受。昨夜只想著下班,今天才懂原來如此蒼涼。新聞工作有時會令人麻木,斬樹是稿自殺是稿意外是稿,社會的種種荒謬變成了工作:要找受影響的人,最好訴說時聲淚俱下;要找專家解釋事件,要找政府部門問回應。
也許,程序會謀殺感情。在電腦熒幕前寫下一篇篇荒謬、有時會令人遺忘、自己視為「工作」的事,當事人身上都是痛楚。跑突發新聞時曾被死者家屬痛斥「冷血」、「冇人性」,看著冰冷遺體,當下卻只顧拍照、弄清死亡原因,像看電影一樣旁觀家屬哀痛。直至完成工作,情緒才逐漸浮現。
實習期間總在思考,看過種種荒謬、看過生離死別,我們會否變得冷酷無情:不管別人生死,只求事件夠「爆」?
「做記者,要有一點冷血。」教中國新聞採訪的老師曾說。採訪過種種天災人禍,看過其他記者在四川大地震頹垣敗瓦前痛哭失聲,他深明若任由情緒氾濫,你根本無法完成工作,也就無法讓港人看清災區面貌。因此他對我們說:再難受也好,也要強忍淚水、完成工作。
提筆之時正值深圳發生塌泥事件,有記者走到災區,拍下家屬靜默流淚,拍下消防員努力搜救,拍下黃土泥沙掩埋大地;但他們沒忘追查事件背後真相,最終發現管理公司毫無經營泥頭堆填區經驗,私下將管理權外判,早於2015年一月,已發現有崩塌危機。
比起單純的工作,新聞工作多了一重意義。每個記者都背負追查真相的責任,要找出事件背後原因告知世人,才能避免慘劇一再重演。即使已多次面對生離死別,仍要時刻提醒自己:別只把一切看成工作。
要冷靜,但不要麻木。 …繼續閱讀

121期大學線

你是我的眼

2015 年 11 月 30 日

自從新聞出現後,我們對世界的了解,其實絕大部分是編輯桌前的那位仁兄所塑造出來;每天看到的世界,某程度上只是記者帶你看見的世界,只屬冰山一角。 …繼續閱讀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