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期大學線

「請乘客讓座予有需要人士」

2016 年 11 月 28 日

記者│董銘偕 攝影│嚴智暘 展開關愛座爭議的採訪初期,我經常思考究竟誰有資格坐在關愛座,後來聽罷其中一位年輕受訪者的分享,我發覺自己想錯了。 他說,曾看見一名男孩坐在港鐵關愛座上,當時有一名婆婆剛上車 …繼續閱讀

126期大學線

特別的一課

2016 年 11 月 28 日

記者│吳灝欣 攝影│吳灝欣 最後一期當《大學線》的記者,學習到的是如何在敏感議題上接觸和保護受訪者。 專題題目想探討一些大學環球課程昂貴的額外費用,本來我們已找到兩個個案,一個因其主修有太多昂貴使費而 …繼續閱讀

125期大學線

緊握自己的未來

2016 年 11 月 01 日

撰文:郭詠昕 中學通識教育科理應可以讓學生「攞正牌」談政治,但為何教育局卻不讓他們討論港獨? 當然,學生多少都有一種反叛的基因──「你不讓我說,我偏要說。」他們異口同聲:「因為未來是自己的。 」 這次 …繼續閱讀

125期大學線

2016 年 11 月 01 日

撰文:錢穎嘉 第一次做《大學線》的採訪,收穫都比預期多。首次到訪荔枝窩,只抱著實地考察的心態,豈料因緣際會,竟巧遇村民曾偉強帶團遊覽,我們遂跟隨他了解該村歷史。曾先生也一盡地主之誼,請我們品嘗家鄉名產 …繼續閱讀

125期大學線

史書的一角

2016 年 11 月 01 日

撰文:蘇進燊 六七暴動,於我異常陌生。何以異常?有人形容這是香港歷史的分水嶺,既然它重要如此,為何我們經歷多年教育,卻鮮有聽聞?恰巧是次專題,探討暴動期間左派學生被打壓的情況,正是良機,叫我細察這段歷 …繼續閱讀

125期大學線

累並快樂著

2016 年 11 月 01 日

撰文:唐立培 第一次正式當記者,講句老話:累並快樂著。 中國線三人組做前海法制專題,千頭萬緒。訴訟、仲裁、調解傻傻分不清,上過庭的事主遲遲找不到,一整個月都在焦慮中度過。最大的問題是自己對刊物運作程序 …繼續閱讀

124期大學線

「死場」歷險記

2016 年 04 月 12 日

我和拍檔、編輯走訪多區的「死場」,包括尖沙咀、北角、荃灣、觀塘等,始發現要找到願意受訪的小業主,尤如大海撈針。我們抄下招租熱線,致電多個小業主並表明來意,卻處處碰壁。不少小業主憂慮報道會令鋪位的出租情況雪上加霜,因而「封殺」我們,拒絕受訪。 …繼續閱讀

124期大學線

計劃總趕不上變化

2016 年 04 月 12 日

這是我第一次訪問政治人物。除了時刻緊貼政治新聞,亦要做大量資料搜集。在第二個星期,我們才完成第一個訪問。及後,我們急得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因為其他議員遲遲未有回覆。經過不停追問,我們成功約到兩個訪問於同一天內進行。有過訪問議員的經驗,我們明白到資料搜集有多足夠,訪問就有多充實。因此,我們都不敢怠慢,做足功課。 …繼續閱讀

124期大學線

家長無奈誰能明白

2016 年 04 月 12 日

記得有一位家長指自己女兒拒絕上學,甚至外出幾天都不回家,所以認為女兒「無得救」,想把她送到女童院。但她又表示曾給女兒寫心意卡,希望打動女兒回家。這時,我心裏有個問號:家長如此渴望女兒回家,為何又想把她送走呢?不過那位家長剛下班,還未吃晚餐,便接受我們訪問至凌晨。我認為她可能很累,於是放棄追問。 …繼續閱讀

124期大學線

相信自己

2016 年 04 月 12 日

回到內地採訪,整個過程都是既興奮又不安。神州大地無奇不有,很多現象只要深入探究都可以成為新聞。我們反而比較擔心採訪時間有限,只能抽兩天到內地採訪,未必能夠找到好故事。看著同一期的記者同學開始約訪問,而我們只能心裏著急,等到週末才可以上廣州碰運氣。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