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錢斬半 療程加快 光顧半自助式箍牙有何隱憂?

不少人為獲得一排整齊的牙齒,會花費至少三萬元到牙醫診所箍牙,但若以一半價錢就能箍牙,你會否嘗試?近年社交平台經常出現一種「新型半自助式箍牙」廣告,大量KOL自信地向大眾展示其整齊排列的牙齒,標榜只需約一萬五千元,無需經常覆診,四至九個月內便能透過隱形牙套完成輕或中度的牙齒矯正。

這類半自助箍牙公司一般會先要求顧客填妥網上問卷,簡單列明牙齒病歷及對治療的預期成效,並自行根據網站指引,用手機從不同角度拍攝口腔及上載照片。如果情況合適接受治療,公司會以電郵或電話聯絡消費者,著他們到連鎖藥房專櫃或特約牙醫診所進行檢查,詳細做法按公司有所不同。

然而,有用家不滿意此箍牙方式的跟進服務,在療程間受到不少困擾。 牙齒矯正科醫生表示這種療程缺乏牙醫定期支援,萬一顧客在療程前未能確保牙齒狀況健康,會有一定風險。本刊記者親身嘗試公司的檢查服務,更發現半自助箍牙公司與牙齒矯正科醫生的診斷有出入。

記者|陳衍諾 編輯|李悅 攝影|陳衍諾

隱形牙套出現前,牙醫只可使用傳統鋼箍或陶瓷箍替病人進行箍牙療程。直至隱形牙套公司Align Technology Inc. 旗下的Invisalign(隱適美)成立,標榜美觀的隱形牙套技術面世。

牙醫使用這技術,會親身診斷及為病人掃描牙齒,以人工智能和3D技術推測牙齒的移動,訂造療程中不同階段所需的隱形牙套。牙醫同時亦會跟牙套公司持續跟進,例如當病人牙齒移動不如預期,會作出調整和重新製作牙套。

2017年10月,相關的設計及製造等專利到期,全球繼而陸續有多間隱形牙套箍牙公司成立,當中不少海外公司推出「半自助式箍牙」,以隱形牙套作治療技術,直接介紹給顧客,越過牙醫診斷一關。近年幾間公司於香港設分部,其中包括Smile Direct Club(下稱SDC)、Smilelove及Zenyum等。

有別於牙醫跟進的傳統箍牙模式,半自助式箍牙公司會直接與消費者溝通及安排檢查,而跟進大多是以遙距方式進行,讓海外的註冊牙醫透過資料跟進情況。不同公司有不同運作方式,有些會安排一、兩次牙醫親身會診,有些則完全沒有見牙醫的機會,只安排牙醫遙距跟進,省卻定期覆診的費用,令其價錢比到診所箍牙便宜超過一半。惟部份公司於網頁列明此技術僅適合輕度及中度牙齒矯正,不包含其他牙齒手術如剝牙等。

即使如此,這些公司靠在社交媒體的強勁宣傳和價錢相宜,亦標榜療程完成時間快,吸引了愈來愈多年輕人光顧。

半自助箍牙療程比較 有公司無需牙醫親身診斷

(大學線製圖)
(大學線製圖)

延遲出貨逾一個月 牙齒移位導致牙套不適合

楊小姐屢次追問牙套去向,但只獲職員以四個「驚嚇表情符號」回應,及後亦未有頻密跟進。(受訪者提供)

20歲的楊小姐中四時曾接受傳統箍牙療程以改善哨牙問題,但箍牙後沒有配戴固定器,導致牙齒間出現空隙和嚴重牙齒移位。及後她在社交平台看到「半自助式箍牙」廣告,亦見價錢便宜,所以決定光顧Zenyum。楊小姐以港幣約17000元完成療程,費用包括箍牙療程、兩次牙醫檢查、及固定器費用。她認為Zenyum的療程成效符合預期,惟牙套送達時間不如承諾,客服人員的態度也令她不滿:「他們不能(如網上所言)四至六星期將牙套送達,又不向我跟進,要我呆呆地等!」

Zenyum網頁列明,顧客會於四至六星期內收到隱形牙套。惟楊小姐在付款後七星期仍未收到牙套,遂向公司詢問牙套去向,但只獲客服以四個「驚嚇表情符號」回應,並解釋牙套因品質監控問題延遲發貨。由於久久未能拿到牙套,加上客服回答模糊,楊小姐決定以電郵向公司投訴,個案頓時改由經理直接負責,流程才變得順暢。

雖然楊小姐於一個月後成功取得牙套,但隨着牙套延遲送達,楊小姐的牙齒已出現輕微移位,令牙套「戴到一邊戴不到另一邊」。及後,她雖獲Zenyum免費提供額外照牙齒X光片,及得到一套全新且合適的牙套,順利完成療程,但完成時間比預期遲了四個多月。

完成為期四個月、一共12副牙套的療程,楊小姐認同療程有成效。(受訪者提供)

跟進服務單向 牙醫質疑是否足夠

同樣是20歲的區小姐想改善上排門牙凸出問題,她因箍牙公司宣傳及價錢而決定光顧SDC。療程費用、並加配固定器,區小姐最終以約港幣15900元完成療程。此公司列明僅提供免費牙齒3D掃描,及療程開始後90天獲一次海外註冊牙醫遙距跟進評估。經網上問卷了解其牙齒狀況和預期成效之後,區小姐被判斷為適合的顧客,隨後就到連鎖個人護理店屈臣氏內的專櫃房間進行3D牙齒掃描,惟負責掃描的職員沒表明自己的專業資格。

區小姐在去年12月完成療程,並認為有成效,但在療程裡缺乏真人主動跟進,她只是單方面收到電郵提醒她更換牙套。她戴上牙套後,曾一星期流牙血三至四次,她致電客服尋求協助,但幫助不大,她亦錯過了電郵,沒有在療程開始90日後遙距見牙醫。她沒處理流牙血情況,幸好最後沒出現更大問題,現已停止流血。

其實區小姐光顧半自助箍牙公司前,曾諮詢相熟牙醫,牙醫指她需先改善牙肉發炎問題才能箍牙,但她沒理會,SDC亦沒指出她的牙肉問題,照樣讓她開始療程。

香港矯齒學會榮譽司庫、牙齒矯正專科醫生周明忠指,不能斷言流牙血與箍牙公司有關,若因簡單創傷如牙套刮傷牙肉而流血,問題不大。但如果是潛在的牙周病,問題就大了:錯戴牙套最嚴重或導致「箍牙箍到甩牙」,因此他強調箍牙應視為醫學治療,需透過牙醫親身定期跟進以及時解決牙齒健康問題。對於部分半自助式箍牙公司只有一兩次跟進,他質疑是否足夠,若牙齒出現不如預期移動的情況,牙套公司又會如何處理。

上圖為美國公司Smile Direct Club的箍牙套裝,牙套包裝(左下)印有區小姐負責牙醫名字Dr. Walter Heidary,是一位加拿大持牌牙醫。(受訪者提供)
區小姐在Smile Direct Club的半自助箍牙後,認同其成效。(受訪者提供)

診斷差異 或會越「箍」越「哨」

本刊記者早前以顧客身份接受SDC及Zenyum的診斷。在完成網上問卷和上載牙齒照片一日後,SDC便讓記者預約牙齒3D掃描。掃描期間記者表明除了想排齊牙齒,亦想解決哨牙問題。一天後,記者透過電郵收到療程計劃,當中沒有提及需要任何隱形牙套以外的技術輔助;Zenyum則透過電話通知,指需先安排到特約牙醫診所自費磨牙,以讓牙床騰出位置解決牙齒擁擠問題,才能開展療程。

上圖為本刊記者在Smile Direct Club的檢查後,透過電郵收到療程計劃及模擬成效。(網站截圖)

同時,我們邀請周明忠進行診斷。周明忠指,記者的哨牙情況源自異常牙齒咬合、上排牙齒擁擠及嘴唇不對稱,建議要先拔除至少兩隻牙齒以騰出足夠空間讓牙齒移動,再透過箍牙改善哨牙問題。至於磨牙,周明忠認為作用不大,因為騰出的牙床空間不足。雖然公司的方案能使牙齒排列整齊,可若不剝牙就直接箍牙,都只會「整齊地哨牙」。

周明忠為記者進行診斷,指若要進行箍牙,需先剝至少兩隻牙,不能直接使用半自助式箍牙。(陳衍諾攝)

技術只適合微調 非牙醫跟進或墮法網

無論有沒有牙醫親身跟進,大部份半自助箍牙公司均列明只能解決前排牙齒排列問題。若涉及處理倒及牙、剝牙等牙齒手術,或大幅度排齊牙齒,他們大多拒絕處理。周明忠解釋指根據香港法例第156章《牙醫註冊條例》,只有執業牙醫才可替顧客進行牙齒手術。因此,在跳過註冊牙醫的親身診斷下,這些公司只能提供「隱形牙套」一種技術。

至於在專櫃替客人進行3D牙齒掃描的職員身份,SDC在網站列明相關職員部份是持牌牙科助理或牙醫助手,而Smilelove則未有列明,僅在電話查詢時提及有職員負責。周明忠指出在現行法例下,為病人提供醫學療程時,只有註冊牙醫及洗牙師才能觸碰病人口腔,包括整個3D牙齒掃描程序。若這些半自助箍牙公司承認是在提供「醫學療程」,理應由註冊牙醫負責掃描。但若公司認為自己提供的是「醫學產品」,則不受條例規管,所以周明忠形容這些公司或走在法律灰色地帶。

療程時間比傳統快 結果未必如此理想

半自助箍牙公司的療程比傳統由診所牙醫跟進的個案快,周明忠指有兩個原因:一是這些公司提供的療程大多只是微調,可以很快完成。如果要在診所進行同樣調整,因有更多不同技術可使用,例如傳統鋼箍,甚至可以更快完成療程,但因牙醫需兼顧病人其他牙齒問題,例如牙齒移動情況不如預期而調整計劃,以達到病人想要的效果,所以普遍需時較長。

另外,牙套設計亦會影響療程快慢。周明忠指,半自助箍牙公司希望加快療程,會要求用家每三至十日更換牙套,相比牙醫普遍要求的14日短。周更估計,半自助箍牙公司為令療程有最大效果,會將牙套對牙齒移動的幅度變大,每當用家換新牙套,牙套會施加更大的調整力度,務求令用家牙齒問題可在更短時間內有改善。但牙齒移動的速度和幅度因人而異,周認為要讓牙齒真正適應牙套移動的幅度需時,絕不能操之過急,不然牙齒會很容易再次移位,甚至「反彈」至原來位置。

周明忠:沒親身檢查或造成嚴重風險

就部分公司只使用3D牙齒掃描及相片作遙距診斷,周明忠表示缺乏病人的牙齒X光片和親身診斷,不能確保牙齒狀況良好。他續言,療程前的親身診斷讓牙醫了解病人需要及檢查牙齒狀況,但遙距療程不單無法清楚得悉病人的需要和期望,更會讓有蛀牙、牙周病或其他牙齒問題的病人進行箍牙,或引致嚴重後果。輕則引起敏感、出血,嚴重者或需拔除牙齒。

香港牙醫學會及香港矯齒學會曾在2019年發表聯合聲明,指如療程缺乏註冊牙醫的參與、專業的診斷和進度監察,有機會影響效果及增加治療風險。

消費前審慎考慮 「到底箍牙是治療還是產品」

周明忠勸告消費者在光顧半自助箍牙前要審慎考慮:

「到底你視箍牙為一個醫學治療,或只是醫學產品?」

若視之為產品,公司和顧客都各須負責任,而公司處理手法上或較寬鬆;可若視之為醫學治療,態度就會完全不同,例如有醫生親身診斷和跟進是底線之一。他更指現時在牙醫診所訂造隱形牙套的病人,大部份都需在療程中重新掃描牙齒至少兩次,以解決牙齒不如預期移動和其他問題。

本刊就上述問題向Zenyum 及Smile Direct Club索取書面回覆, Zenyum 以電郵回覆,指「當出現糾紛時,消費者能如所有醫療程序般追究責任」;SDC則於截稿前未有回覆,但其網站列明,療程效果不理想會免費重新提供一整套隱形牙套療程,可未有詳細說明若構成顧客的牙齒問題,會有甚麼賠償,亦未有提及「不理想」的準則。

本刊亦以電郵向消費者委員會查詢有關「半自助式箍牙」的投訴數字,惟會方指出暫未有數據可提供。